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十月

◎宋尾



●四周都是被忽略的


四周都是被忽略的……穿破薄雾而来的建筑物
我从没仔细打量过,它们的差距几乎为零
在整个下午,声音从四面八方聚集
就像窗口的阴影,遮蔽了眼睛之外的昆虫——
它们,显得更为耐心:
除了厄运,没有阻挡它们爬行的理由。

每次从黑暗中回来,菜市场都那么安静
我一个人,屏息经过熟睡中的鸭群
经过巨大的垃圾场,复杂的味道埋伏
在里面就像头发埋葬在大西洋
我朝右,一根根黝黑的铸铁往我身后走
当我回头时,它们已经完整地将自己插在原处
当我走,它们就随之移动——
恐惧是思维的计数器,它屡次发生
它在我的脑子里磨磨蹭蹭
直到银色的钥匙,被我从身体里取出。

在冬天,许多事物都失去了意义
只剩下存在的这些
就像我刚经历的这个深夜,或是
在矛盾中迟疑的下午:
我允许了自己优柔寡断
我从她的哭声里离开,这所谓暂时的现实。
11,28。


●凌晨时所想到的

——或给我死去的祖母

经过我的房间你会想到什么,多年来一直这样
从没离开,你的窥视发现了什么——一切都没改变
就像我,就是我,在镜子前出神:
事实上我总爱幻想,这是一个蹩脚的习惯
以前我总在开水里加糖,但现在我往茶杯里放进黑色的花茶
也许我的表达总不能让人满意,甚至不能让自己满意
但我试着回想你面庞里的沟壑
那痛苦的阴影,紧紧缠着我
是的,你是一个倔强的老妇人你是干瘦的老妇人
这么多年我一直以为你就在身边
飞翔、掠击、不肯归去
假如你真的愿意,就让我的心脏与你的心脏拧在一起
让它们彼此需要,让我进入你
寻找我要的勇气以及所以你的坚硬
当我们再度重聚,你也数数我衰老时的皱纹
那些痛苦,那些被你重塑后的灵魂
那样,我就能清晰地跪于你的小脚下
——带着我的妻子与孩子们。
11,5。


●十月


十月的蟋蟀声
清脆地撒在脚趾上。
这是个巨大的深夜
童年的声音
埋伏在路的尽头
他回头时
蟋蟀终止其哀鸣。

悲伤的人沿夜行方向
雾改变其行程。
他提一只纸袋;
他提着那无法向你准确
言说的关节的酸疼
从农贸市场
回到熟睡的鸡鸭的身边。

他是雾的形状
当他在夜色里行走
四周都是剥落的颜料。
10,31。


●无题


捂住右眼,星星重新回到左眼
深邃、天真的光芒、也是白色的
尽管看上去十分微弱
就好象你不知它为何而来
为何如此微小——
松开手,它就消逝,仅仅只是努力表达的一瞬间。

仅仅是一个瞬间
或许丧失更多。


●无题


传单爱好者收集着自己的梦
那里城市属于他们:

松树上跳跃的松鼠
它们无缘无故高兴
偶尔也沮丧。

乞丐们在树叶下的桥洞里分赃
他们刚盗了一个白痴愉快的梦魇。

城市走过每个人的眼睑
但不为任何人停留。
10,3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