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欢娱

◎宋尾



——欢娱——


A:
轰鸣声被黑暗折断——
这只是一个比喻:
那看不见的手屡次提醒我在动静间
活着。这样的深夜比重复更要富有深意。
许多人并不在意这些,比如:
白昼与夜晚,我们的肉体更乐意爱?
我曾试图向自己发誓绝不再使用过多的修辞
因为那只是附加的臆想
重要的是分辨:
肉体在你的周围哪个部位?
对面的卡车有无数种颜色
是速度让它们勃起
渐渐发硬的颗粒疾驰在一片漆黑。

“人猿在山冈走动
没有惊动它们的子女”

B:
晚饭后她忆起早晨的梦,我们交换彼此的梦。
两个赴死者热切地讨论既非过去也不是未来:
那里与这里并无区别——或更接近真实。

我们的悲剧是
把布景带进了其它人的剧场。
把内心的焦躁
暴露于观众的脸上。

C:
她与他一样,热衷于做爱
她的呻吟里增加了新鲜的元素
为表达爱——那情感的技艺。

他熟悉那骨骼撞击时
激越的声音;他举着欲望的泪水
其余的靠你用海绵
填充。比如:双翅被黑色淋湿……

总有一阵的空虚袭来
总有蜥蜴沿窗台离开
然后有人大声说:我饿了。

D:
生活本身没有目的,教唆者在你身上
是森林里的狮子。只有接受
或者比狮子更为凶狠:温柔地咬开它的喉管
血象女人一样奔放。

但这跟钱有什么关系?


E:
从阳台下来,一个身着便衣的消防队员
参加星期一上午十点的选题会:蒜泥、姜丝以及
煮红的火锅汤;

恢弘的白菜心里
有选择还是无目的地吃、喝……

我们终将离开此地
此地而非彼地。

当我们的孩子们举着绿色森林的手臂
他们会惊叹:呵,不过如此。

F:
假如不是相互依靠
我们能一起多久?
假如你能回答这个难忍的问题
我背着明亮的壳
慢慢爬到你身上。

提前清理好卧室的盐份
锡纸上的玫瑰花卷有黑色的皱边
野菊花啊星星草
就是没有百合——

回到折叠的客厅
“善良的上帝会来我们家晚餐。”

G:
做到真切地宁静多么不易:
稍微的停顿都会使自己陷入回忆
那是一个巨大的误区——
充斥失真的景象可我为什么仍信任它?
信任是经验的延伸
那里有街道、家、醉醺醺的父亲
提着酒瓶退回黄昏。

——稍微的停顿都会使自己
陷入更大的联想,或者,空白。
白色不是线条,偶尔遇见;只有黑色是永恒
它将要埋葬你,假如你还能睁开眼睛——
惟有时间是不停止的,我们的重逢在圆圈之内:

沉重的声音催促着
沉重毫无目的
朝你走来。

许多个夜里,时针指向过去
一天或者一年,守着多少不为人知的事情
庞大的博物馆终于因为崩溃不得不
终止对窥视者的邀请

——时针指向过去。
2003,10,10——10,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