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 ⊙ 树枝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树枝(2003.10.-- )

◎马越波




树枝(2003.10.--  )


广州 (四篇)




二沙岛里的向日葵餐厅


珠江在马路对面
新鲜的灯光从我身边分开,一些围绕
屋顶向上升起着,我住在里面

我们坐下来
在餐厅人多的地方
低处光线里的树枝倾斜,颤动

吃饭犹如脱下衣服
音乐,及心里跳动的声音一起掉落
犹如树叶落下,犹如下雨

而鳞片一片一片剥开
水在池中荡漾,滑动的和闪现的
那些容颜

记录在一张纸上
或者仅是口述
我试着再去那儿

服务生端来一盆鱼和肉
我吃得不多,看着你
把它们全部吃掉


-----

赤岗大街,桂林芬禾花鱼


1

在赤岗大街,车水马龙
你朝我大笑,笑得弯下腰,笑得开始咳嗽
邻座的人,几步外的人,更远处低语的人
想告诉我什么

啊,舞起宝剑
视而不见的翅膀,流水紧紧缠绕我
当你入睡,我却不能
从你,的叹息传来,不可停止

看得禾花鱼,看得她开,看得枯萎
亭中唱,翻过山,树林里

一只蝴蝶在楼群间闪过
从树上摘下的橙子
一把红色的十字螺丝刀慢慢拧下去
松开钢板,玻璃,巨大的窗户



----


先烈中路之钱江美食宫


吃饭,白发在长,被声音断开的白发
餐桌上,椅子倾斜着在长

和小卖部的女人要了一支铅笔
白发间仙鹤飞来
我开始吃白辣椒,蜡肉,被剥去皮的茄子

广州湿润有矿的中午
他坐在那儿
啊白发,啊,白发

朝我走来的三个人
你消失在秋天先烈中路的大道上


-------



沙面,白天鹅未找到的咖啡吧



我想说很少的话
越来越慢

好多人找我,要我处理文件,谈判,要我自己前往
发生和继续的时间啊

趁着月黑风高
关门,脱下衣服
身体压住身体,压住事件,压住呻吟

我飘摇
我飞行
沿着白炽灯照亮的楼梯



2003/10/22-27
广州,浙江大厦







词语  


你总是站着,看着字
用平声,咬紧牙关说出来
一个字一个字
若她们,被你扯开衬衣露出的双乳
清楚,坚定,滚滚不息

你情意绵绵

2003.11.3






回来


我毁掉了金字塔,它比十六开本的书还小
还要猥瑣.那石头比纸还薄,不美,我被毁掉
一直沿地中海,我不喜欢的海水,毁下去
那些广场没有意义
我从云端回头看北京,没有感情
一路毁灭,广州,上海,杭州

我要回来.我热爱你们
我要回来,从每一件事情中回来
我把手收回身边,走上大街
象一个判了有期徒刑的纯洁的囚犯
看着树叶从树上掉下,心在自己的胸膛里炸开


2003年11月21日
白天(三首)  





我要后仰,才能看见墙角和楼顶之间尚未落下的太阳
天已慢慢变得暗淡,和昨天差别殊微
从正午到傍晚,一直说话
直到感觉静寂快要来临,这一天快要过去
“我要在太阳落山以前写一篇诗歌”
光辉弥漫于灰暗,被窗框挡住,我站起来,它就要落下,变得巨大
那只是一瞬间,转眼就进入黑夜,深夜
然后就是下午,傍晚,急速消失的白天,近旁和远处的山变得模糊
一些危险,让我不安,天堂旋转得这么快
恐惧如熄灭的灯,一闪一闪接近,我打开门,走到屋外
天空很少星星,这是冬天
我们住在玫瑰园中,树木,花朵,小草,紧紧站在一起



在下午


在下午,我听你诉说
话语撒在我的衣服上,手上,闪着白光
我们一定是看见了,那些提到的人,未曾提及的人
全是星星,你是这么说的,一下子脸色苍白
那巨大的不可触碰的词语,让我们沉默
我们低下头,靠在餐桌上,双颊通红
天色清辉,冷意从窗口飘进来
想起他们,想起月河街道



白天写诗


阴影啊,只有在白天才能照亮



2003年11月25日




散字




想着回家,春秋被迫开始
犹如字被书写,那些碎屑传下声音
缝隙里,灯火熄灭的时候,没有翅膀



都是侯
影子短促,一步一步踏过国的不安

先于我们,我们之下,之上
大雨就可以席卷忧伤,雨
从来没有来临过
就是漫山遍野的草,也只被淋湿



嫦娥看见了什么



闪现我不知道的东西,她要离去
打开门,走到外面

在一张纸箔之中

我要命令黑夜自己消失
命令鸟可以飞
命令爱人心甘情愿爱上你



靡靡,滴落在纸上
最简单的,最薄的
欢庆唱,拥挤不堪
犹如一个秋天,掉落下来,叶子



站在东边,很多人
听他说话,快睡着了,靠着树或者躺下来
一天,更长,直到太阳落山

走回房子
一间连着一间,相隔不远

约(补)

下面碎成碎片,下方
不成形的,不可以说出的
她看见了什么?把我们整日整日地缠绕在一起



2003年11月15日
女儿(三篇)  





让我怀揣着从前睡下,醒来.早点躺下
在黑夜刚刚来临就躺下,在退缩之前睡去
我的梦一定是关于你,慢点,再慢点
轻声说,不要让它们受伤了.
那些黑夜的光芒长满了毒刺,裹着豹子斑斓的皮,想要侵占
我们早点躺下,把黑夜关在门外,把声音关掉
我们有灯炮,可以把房间照亮,也可以留一点暧昧的光线
就是不能够,让它们再受伤害,一遍又一遍,如烘烤千遍的树叶,连灰烬也遭抚摸

你告诉我,慢点,慢点.我静下来,坐下来
我说不出口,我想她
一九九一年,她来了又走了.她一定很美,和你长得一样
她就是这样,不愿意降临,不愿意看见我,这样地听我赞美
在那么多阳光明媚,虽然暗淡,依然照亮着的下午,离开,我那么不好吗
我深埋在椅子中的身体,日渐瘦弱,被削去的白天碎片般落在街上


威尼斯女孩


我们就遇见那么一次,没有隐秘
坐在广场边,看那些鸽子抖动羽毛


我把黑夜当作白天


早点睡了,你对我说,我正想看书
你一直看见我的内心,替我担忧
“我愿意,就是依然苍白”
我没这么告诉你.我想起明天的工作
和你紧锁的眉目,一起晃动在脑子里



2003年11月26日


和一个出租汽车司机轻声细语


东风东路,二沙岛
我现在可以叫出这些名字了
”从来不买花,不买
有一次,她问,你什么时候送花给我
不买,我不买花”
你抚摸着方向盘
一声不吭,用力开车
街灯,光线减损着,虽然微弱
我看着手中枯萎的玫瑰


2003.11.27
听不到什么声音


河水漫过胸口,向后退去
1990年夏,在船上
你微笑着,靠着木板椅子

“我给她看了<<诗集>>”
老师对我说

湖州姨妈家
我看着你,和你说话
门口的树长了不少叶子
房顶盖着瓦片,阳光从天窗照进来

听不到什么声音,我想念你。
那辆铁锈的机动三轮车
你怎么会掉下来,我的堂妹


2003-11-11
(纪念小英)






你和皇帝一样,光明正大
被惩罚,绽开的身体如花似玉,一道道光芒
从黑夜逼近白天
逼近我们的梦,我们的早餐,衬衣,书本,医院

我开始祈祷,从阴影交替的缝隙里挣扎
想和你相遇,跟随你
你不能摧毁的纯洁啊,一次次被摧毁
咳嗽,咳嗽,如仪式
述说着幸福

2003年11月22日



我想念


我想念。我的房间,把它们关起来,关上门
外面在下雨,朋友说现在的河里缺水
这个冬天缺电,缺煤,缺棉花
它们,它们,夹带着叶子,虫子,毛
我想念。身体在湿润,一声不啃
等待白天过去,等待地球另一半的白天也过去
和我有关的所有白天全部变成黑夜
我想念。躺着,睁着双眼


2003年12月11日


四亩地镇


1

傍晚了,你坐在石头上弹起吉它
另一边的石头,横卧在没有水的河中
有人在堆砌砖头,要在冬天来临前把房子建好
小孩紧盯着你划动的手指

2

阳光普照大地
温暖,甚至热烘烘

3

那一个晚上
大家在电影院里看马戏
演员流着汗,闪着光
红色布幔拉开,合拢
道具上沾着泥水,动物有点疲倦

你和村民们伸长了脖子
孩子跳跃着指指点点,哈哈大笑,弯下腰来
请原谅我这么描述

“是,我要走返回去。”

3

他走的那个早上
兽医在废墟上喷洒着消毒剂
更强的,持久的

甜蜜纷繁,絮絮声
呻吟声,喊叫声
弓起背脊,灿烂星光

4

飞机在城市上空盘旋。四天了
高大,洁白
极细微的一点光或者暗,我无法述说

秦岭,还是秦腔?
头道龙潭,二道龙潭,三道龙潭



2003年12月15-16日
敬献给在2002年6月9日的洪水中死去和活下来的人










说话


它随你而去
名称,词语,音节
房间里熄灭的灯

生长一部分,生长了许多
看它就要离去
回到另一个节日

纯洁和呼喊连成一片
这个念头毁坏了我
那些合唱

说不出一句话
你站在门前,转过身体
一个影子干净得没有爱情


2004.3.16.



第二天


这么出现了
湖面上薄冰发亮

烟花四溅
你低坐在她面前

孩子们在走回家
人影穿过他们身旁

农村和城市都普及了自行车
她们笑着,有点疲倦

真正想说的事是“节日”
你把它放进我手里

这是节日,我要重复说
那些幽暗,那些闪烁

2004.2-3.




会议记录



朗契尼先生朝我微笑
以往的情形会是这样:我也微笑
我们慢慢笑出声来,开始抖动身体,仰起头
或者弯下腰,笑得没办法停止

今天有人认真商谈着事情,关于货物和钱
关于埋头苦干的工人
很多人坐在桌子边上,说个不停
定下一个方案,和我有关

我并不厌倦这一切
因为许多理由
铜,铁,棉花,煤,谎言和实际情况
以及突然的温柔
让我就象一张薄纸飘浮在谈判桌上


(2004.3.9.杭州-宁波,补)



病人

生病了,耳朵听不到声音
亲人低声叮嘱,一声一声
都很清晰
医院里人来人往
清洁工轻轻扫着地上的纸屑,水果皮
篮子边沿掉下的花瓣
她弯着腰,低着头

身体健壮,微笑者

说到你,因为我还是明白不了你
坚定是柔情的。
阳光一定要照进来
这我无法理解
我们小学一起识字
你离我那么远


2003年12月19日


白色 (四篇)


电话那端,我可怜的妹妹在春天失去理智
责问我是谁?责问儿子的去向
我打开本子,轻声给她念一些字,让她安静
在今天的黑夜来临之前,要她整理好厨房,卧室

你承担着纯洁
挟着光线,阴暗被照亮,撕开
收回,一个一个收回去
四处弥漫,在睁开的双眼面前旋转

我该如何原谅,我想原谅
我缄默,不停地呢喃
那些落下的,已经离去的
那些想说话的,正在接受惩罚的,接近的,重复的
被玷污的,可能的




白天黑夜


我无法停止。
怀念以后,无法停止。

全部的事物涌向我,推动我
前进。她的忧虑无法停止我。

名字,惩罚无法停止。
丢弃思念,生活

无法停止。




我走着,慢慢地流淌…


虔诚的回忆
里面包厢玩纸牌的人
下着细雨
清风车影湖州店
Filippa Giordano的casta diva from the opera”norma”
期刊专卖的邮局
1990年前后的电话
红色塑料椅子
30个大娘水饺
人们撑着雨伞
脸庞
时装店
我走着,慢慢地流淌…


早上


我的身体慢慢发烫
不停地说话,然后沉默
这卷起边的时间啊

接下去,一切变得奇怪
旋转的轴,越来越快,我们缩小
呻吟,语无伦次
直到被否定,躺下睡去



2004.3.18-21.







春申君


我咬下梨子
四点三十七分
我就要睡下,我还是要醒来
那男孩,骑在文二街上,微笑着
我把身体洗干净,换上衣服
出租车停在路口等待
疾病在喊叫
我想起他,不明白消失可以这么突然
那优美,潮湿,春申君,你的心啊
慢慢放下帘子,看着窗口人影晃动


2003年12月1-4日


长兴舞厅



这是一个多月以前的事情
那里许多心灵旋转
光线昏暗,其实不是昏暗
只是有人关掉了灯
它很明亮。
散落在地面的头发,我描述这些
并激动地在他们跟前坐着
我想到自己忘了吃胃药
夜晚是可以这样渡过
那些已经原谅过的,等到那时再受责问
你突然打电话给我
好象睡着了
我抬起身体,又看见模糊的影子


2004.3.26.

我感到寒冷,春天就要过去


我感到寒冷,春天就要过去
我兴高采烈
百花合拢
我在收缩
我今天想大海了
甚至想它如何耀眼动人,如何让人奔腾不息
春天就要过去了,落下的在泥土里开始腐烂
明月开始发亮
我们看见的在转变
我没有否定什么
我正在写字
它紧紧抓住我,牙齿咬进我的身体
多么美妙,这幻象
这伤害
这万劫不复

2004-4-9


"为什么还要看见?" (一些记录)

1

开始晚安,开始
失去我,你已看不见
那不是我,我已远离
万花齐放,晚安,我要飞到上面,不再落下来
没有重量,回过头说
晚安,晚安,晚安
不下雨,不刮风
没有雷电,留给你们月亮,狗,花,吃的
晚安.晚安
我不注视,把上衣敞开

2

我们来说说关于写字
被写错的,一个一个倒在纸上,没有愤怒和悲伤
象擦掉我一样擦去,发出满足的呻吟
再没有人能够识别这些字
三,十三,猛然跳舞
旋转着的餐厅,写,写字
一个压着另一个

3

那么时间在叹息

4

那低矮的呼吸
被风吹下来挂在上面的衣服,袜子,塑料口袋
路过的学生,转动着的自行车轮胎,掉落的头发
晃过商店,玻璃,打开的漆成红褐色的门
出发,鞋子
三月垂下
屋内充满的大雾,水滴,积水的洗脸盆
拨动的扣子,晕眩的凳子,发出声响的铁锈
聚拢者,午间休息者,鄙视者,颁布法令者

5

"那细雨中的呼喊"轰隆隆碎成碎片
走,跟紧我,我们前去节日
每个镇,每间屋子的心脏,挂起红灯,这可耻的狂欢
满桌子四散的谷,走,回到田野
不要再等, 回到树上,回到水里,不要再等
让大街空旷,大厦停电

摇晃着前行

6

清晨被唤醒之后重又入睡,闭上眼睛
杭宁高速,一车从黑夜到白天的商品
原材料,汽车,山东苹果
闭上,关闭
阳台上滴答滴答掉下来的水珠,闭上
衣服,湿衣服,集体把它晾干,在节日
闭上眼睛,闭上,让水委顿成河,冒出气泡,升起来
展开双臂,如两根门柱

7

在头顶角落里荡来荡去的那些时刻
一排排风扇,慈溪某个工厂出品
螺丝拧紧,叶片绕着马达轴心在旋转
坐在椅子里,陷落,静止
压迫着,缠绕着
欢愉着,逃脱不了的节日贺词,钉在墙上
我所犯的罪,就是写字

8

他失去了语言能力
词根,就象菜地里拔起的箩卜
一遍一遍被清洗,切碎,倒入锅里
煮着,等它沸腾,等待生活必需品的名称
等待动作的词组,中间,呼喊的喊声
拒绝句子,拒绝长句
拒绝问候,贺词,拒绝赞美
天空中飘扬的召唤,我拒绝
我要照看我的兄弟,把手伸给他,不再出声

9

不,你舞动在白墙上的影子

10

工人安装着机器,汗流浃背
我抬不动了,走回房间
拿出以前写下的文字,慢慢读着
读到那些未完的篇章
和约定。早就打上了句号
也会模糊看见窗口升起开放了的花朵
很多次,在快要入睡的时候

11

来自身体内部的诱惑以及房间外面响起的粗暴
当我习惯这些
让它们在文字中间停留
给它们一个房间居住
我想我该离开了
路上大雪飘着
寒风凌厉

12

一点一点,我感觉到了光从身体里面消失
原谅我,也原谅你们
我们现在可以静静地坐着
看着孩子们滑过眼前
打量着陌生人
他的出现
是对我的惩罚
我最后还是明白了这一点

13

我得起床了,跟上她飘走的灵魂
为什么还要看见?

“道路闭上眼睛,咳嗽不停,忍住,光一样泄漏的心
在他们,六神无主的脸庞面前,闭上眼睛
睡觉,离开黑夜”


2004.3.17-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