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季 ⊙ 写作与拯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革命练习曲

◎吴季



  序曲

        在我们这个时代,每一种事物好像都包含
      有自己的反面。……现代工业、科学与现代贫
      困、衰颓之间的这种对抗,我们时代的生产力
      与生产关系之间的这种对抗,是显而易见的、
      不可避免和毋庸争辩的事实。……可是我们不
      会认错那个经常在这一切矛盾中出现的狡狯的
      精灵。……在那些使资产阶级、贵族和可怜的
      倒退预言家惊慌失措的现象当中,我们认出了
      我们的好朋友、好人儿罗宾,这个会迅速刨土
      的老田鼠、光荣的工兵——革命。
                  ——卡尔·马克思

        革命坐在这些长凳上,靠着墙站着,胳膊
      肘支在这个讲台上:革命穿的是工人衣服!
                  ——儒勒·瓦莱斯

        革命就是如疯似魔的历史灵感。
                 ——列昂·托洛茨基


革命,一天天瘦下去的脸。
革命,曾经是闷燃的火焰。

革命,看看这肿胀的胳膊。
革命,看看这攥紧的拳头。

革命,一只睡醒的老田鼠。
革命,一个孩子摔疼了但是不哭。

革命,一把火,一堆愤怒的残烬。
革命,风暴挤进一群人内心。

革命,一只手握住闪电的刀柄。
革命,搅动大海的季候风。

革命,那个在哲学深处尖叫的少女。
革命,腐朽的内脏加速分解。

革命,又一声春雷在水中爆炸。
革命,让我们高高兴兴接待它。

革命,塔尖上的旗帜,和一场新雨。
革命,一把钥匙,打开历史之谜。


  之一:抒情的快板


那些有权势的人眯着他们肥胖的眼打量一片森林,
一边用粪便营养人们内心的蛆虫,
高傲的头颅是有的……在那边,在绞刑架上!

我没有爱,在这个世间无论如何我学不会爱。

如果可能他们明天就会把月球瓜分掉,
虽然他们笑起来温和得像只熊猫,
一只手攥紧了科学,一只手攥紧巫术。

我没有爱,在这个世间无论如何我学不会爱。

留给你的是可怕的现在,留给我的是死的未来
留给他们的是精挑细选的宴席
而留给我们的,只是悲惨的性欲。

我没有爱,在这个世间无论如何我学不会爱。

他就是导演,他就是编剧,他努力挥洒我们的汗水
而我们必须走进——这场龌龊的戏
抱紧了怀疑主义在这绝望的夏季

我没有爱,在这个世间无论如何我学不会爱。


  之二:他是,而你们不是




从京城来到乡下,他是
一个安抚穷人的人
从幕后走向台前,他是
一个胸有成竹的人

浑身上下洋溢着人情味,他是
与艾滋病患者握手的人
看啦,他和矿工们一起度过除夕
他是多么尊贵,却又多么和蔼的人

为了教他们住口
他接见那些被排斥的人
而在最近召开的峰会上
当某人问及某事他断然否认

年富力强,他重塑了形象
成熟老练,他在把比分拉平
他赢得一个无疑是甜蜜的胜利
在为期十天的访问里



预定要出访一百个国家,他是
总统们可以与之欣然打交道的人
在许多微妙的时期,他是
参与并解决世界问题的人

(而你们不是)

他指责某些法律暖昧不明
于是成功地向谈判施加压力,向别的骗子们
他相信乙是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他把海峡当成腰带勒紧人民的裤子
他是个有力的人

(而你们不是)

他表示了强硬态度
在屏幕上,在麦克风前
但他也传达一些温和的信息
给别的统治世界的人
他甚至进行了反击,拒绝采购大豆、小麦和棉花
并对某些商品征税
他是个高大的人

(而你们不是)

他说,他在充满敌意的海面上行走
(多么地睿智多么
地俏皮啊你看
记者们笑了),在大洋彼岸
在国会在参议院,在被五六排
警察远远隔开来的抗议声中



他否认设置障碍
他是义正辞严的人

(而你们不是)

他承诺加快步伐
他是做出承诺的人

(而你们不是)

他答应让步
他是定出解决期限的人

(而你们不是)

他是领导上一轮谈判也是
领导下一轮谈判的人

(而你们不是)



他协调了立场
他提高了警惕

他提供了保障
他控制了局势

他定下了步骤
他克服了分歧

他进行了谴责
他达到了目的

他结束了讨论
他说他很满意

他感谢某人的支持
并称赞他的明智之举

他的儿子们很腐败
但他可能不是

  
  之三:变奏

      人民掉泪的地方
      可能发生了奇迹
      ——阿拉贡《贝理传说》

领导人在接见,国家在忧虑
饭店遭到突袭,直升机被击落

救护车赶到了,大火正在吞没
副部长表示同情,粮食激动得涨价

恐怖又放出一排枪,和平被一再保证
谁评说死者的功过,经济已黯然失色

两派在城市斗殴,选举瘫痪了
一千株棕榈颤抖,一万人藏匿着

阴谋挫败它自己,凤凰浴血并死去
一再转型的商业,一再脱轨的政治

是谁接管了邮政,是谁出卖了教育
谁在飓风中独行,当情人有了外遇

七条忠诚的哈巴儿狗,七条求职策略
七个好人被歧视,在一个缺氧的世界


  之四:“告别革命”


告别革命
告别阶级
告别1789年
啊告别
一切的复仇
一切暴力

又一次他们动情地说着甘地

告别平等
告别乌托邦
告别1917
啊告别
告别一切的冲突
一切愤怒

这一次他们热情地兜售耶稣


  之五:在贱民的脸上


这世界充满了敌意
在电视在报纸之外
但是找不到敌人
在诗篇在教科书里

这世界呼唤博爱
在歌曲在连续剧里
和不断升级的家庭暴力
在新闻在统计数字里

这世界何其自由
在市场上在贸易协定中
虽然也许还不够自由
在学者在老板们的游说里

这世界多么民主
有这么多人为民之主
但不要期待别样的民主
在枪杆下在精英的嘘声里

这世界总算平等吧
在钞票面前在法律条文上
虽然绝对的平等是虚幻
在冷冰冰的现实在贱民脸上


  之六:那就等吧


那就等吧,贱民
等他们把蛋糕做得大大的
等到那富裕社会自动地来临
等吧,贱民

等强盗们厌倦了压榨,掠夺,欺凌
等外交部放弃密谋,谎言,专横
等媒体变得开明,诚实,公正
等伟大的国家自由,繁荣,昌盛

等待下岗
等待裁员
等待减薪
等待就业培训
再上岗

等待中央
等待上级
等父母官变得体恤
变得慈悲
有教养

等公司的业绩蒸蒸日上
好让我们多赚几块加班费
等企业的效益每下愈况
好让我们拉长了脖子透口气

等社会保障
等医疗保险
等希望工程
等扶贫贷款

等佛祖开口
等耶稣送来奇迹
等彩票一朝中奖
等儿女们出人头地……

那就等吧,贱民
等他们把蛋糕做得大大的
等到那富裕社会自动地来临


  之七:热血


此刻,在东方,在如此黑暗的大陆
蛇族游荡过平原,向夏娃们
吐出温和的,淫荡的蛇信:
“这世上并没有什么知善恶树!”
而上帝,早已在伊甸的东边安下
基路伯,和四面转动发火焰的剑

此刻,猖狂的剥夺者深陷于仓惶
因为那晨曦无人看见却固执地来临
因为颠覆者的大海仍在不息汹涌
当倾尽所有的黑暗也不能剿灭一盏灯
当已逝的世纪末已然是我们的世纪初
时间,已不能治疗一个君主的昏聩

运行、奔突于地下的烈火,那是你的
和我的苦闷的热血,激荡着头颅
向古老的大地要求一个全新的十月
荡涤我们所有的罪,以一个盛开的节日
我们将畅饮美酒为了欢庆,不为麻醉
当自由身上洒落下革命的汗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