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 ⊙ 未完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白 气 球

◎许多



白 气 球

  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就非常羡慕那些能飞翔的事物。我通常是在院子里观察它们的。飞翔的鸟,浮云,还有若干的树叶。飞翔给我某种莫名的力量。像这片土地,那些稻子,院子里的釉子树。
  白气球出现在我与哥哥的身上是在一个黄昏。日头落下山去了。祖父蹲在石蹲上抽旱烟。那焦黄的烟气弥漫着屋子。白气球就在这种气味中开始了它的飞翔。我们把它绑在自己的衣扣上,绳子很长。白气球在我们的头顶飞翔。我们与它一起走过小巷,走过烟气弥漫的屋子。
  白气球在我们身体消失的时候我们谁也没有在意。我们像放一只麻雀那样解开了纽扣。我们的小手抓住了绳子,我们决定让它飞的更高。我们松开了小手。白气球终于飞上了天空。可是我们再也得不到它们了。哭声,我的哭声,足以让我们的院子得一场感冒。
  就像我们的童年,你轻轻地一放手,就已经是黄昏的事情了。我们都长大了。我们站在河的对岸,遥望着我们年幼的影子,以及我们的白气球。
  我的哥哥大我5岁,现在他来到了一座海宾城市。我们还时常在电话里互相争论当年谁先提议放手的事情。他的女友,在一旁呵呵笑出了声音。他们准备明年就结婚。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