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 ⊙ 未完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带鱼,带鱼

◎许多



带鱼,带鱼

  母亲吃完带鱼是在早晨八点钟的时候。那天,天空有点雨。母亲的胃口很好。在小镇,外婆已经很少听到带鱼的叫卖声了。所以,当货郎走过家门口的时候,外婆还是毫不犹豫的掏钱买了下来。母亲吃的很香。这让外婆非常的开心。5岁的哥哥跑来跑去,他希奇的看着母亲那日益变大的肚子,他已经知道他在不久的日子里将有一个小弟弟了。5岁的哥哥很会玩,他当心出生的弟弟会与他抢玩具。所以,他居然会对着母亲的肚子与弟弟协商着什么。那时我躲母亲的肚子里。我没有和我未来的哥哥说上话。我正使劲的踢着我的母亲。母亲吃下了带鱼,那是难得的美食了。
  带鱼在我的身体里穿梭,游织着它们的传说。我躲在母亲的襁褓中,不说一句话。我静静地听着带鱼的话语。我听懂它们在深处的语言,就像每一位母亲都听懂孩子的脚踢声一样。有节奏的,轻轻地,美丽的。
  海里的音乐,母亲灯光中的词语,一阵落叶的抚慰还有父亲满是烟味的指头。我都看得清清楚楚,只是,我还小,我还在母亲的身体里,我的名字还要让我的父亲费上几夜的鸣思苦想。
  带鱼带鱼,我在带鱼味中来到这个世界。那天早上,母亲吃了满满的一碗带鱼。带鱼是一位货郎从海边捎来的,外婆买下了它。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