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后卫 ⊙ 弃子微言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病中吟

◎左后卫





节奏,是需要考虑的,因为蚱蜢在起跳前
不肯助跑,姿态,我是说蚱蜢急速撤离的姿态
就难免呆呆傻傻——这个比喻不好……
  该吃药了。当心烫嘴。

蚱蜢有蚱蜢的原则,轮不到我说,可节奏
是一定要考虑的:音乐的节奏,视觉的节奏,
全靠词语的小腿撑住。对,蚱蜢没有小腿……
  该吃药了,吃了再说。

陈鱼的节奏,铁哥的节奏,还有欧化的森子节奏,
颤颤微微或三级跳远,断行技术犹如蜻蜓。
擅长置空的蜂鸟你可见过?那是高老板的节奏……
  该吃药了。蜂鸟我见过,挺好。

琳子在散步,雪峰喜欢蛙泳,至于快乐的飞扬粗俗
每样都想试试。当然断行也不能解决全部问题,
元音和辅音,必须以词为单位——王力说的不对……
  该吃药了。四十一度八不适合评诗。

蓝蓝的节奏是秋天的节奏,而田桑偏爱冬天。
红炉点雪妹妹在晴天写不出好诗,这跟气压有关。
写诗的罗羽不醉,不写诗的罗羽不醒,难为了他……
  该吃药了。待会儿你就是螺旋莓素的节奏!


2004年3月15日于郑州人民医院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