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璞 ⊙ 写给我的婧婧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远游备忘

◎王璞



wp

1,
这一川细水必不在水经注上:
它勉强拒收两岸时髦的污染,
一边追逐着异乡的列车,一边
紧张地演奏出湍急的钢琴曲。
至于我们的列车,在隧道口
把所有的高音都唱劈了。
两个人就是全部行李,
我们更新着地理学知识,
咽下各种天气,但还是
无法相信遥远和更加遥远。
她一撅嘴,责问钟表,
但“火车将驶出丘陵,
驶向大海!”我说,让我们
享受这荧光列车的罗曼蒂克吧。
不过,窗外这条河,才是最久的旅者,
它的流逝却不浪也不漫。

2
这是两个隐忍的行者么?
跨越大陆,测量了版图。
或者这是两个潜入的间谍?
装满悲观论,隐匿得像
逃过了健康登记表的病菌。——
一下火车,我就不停地打嗝:真滑稽。
是不是由于那些省份的颠簸?
还是因为我一下子饮入了过量的
南中国的夜色?
两千二百多公里横亘曲折在我的身体里
动摇了本就脆弱的秩序;
局势一度紧张。
此时,近海正开始涨潮,
但我们一无所知,
只觉得是外星人来到了外星。
终于到了:一间屋子,看得见海景;
几页旅游计划,上紧了睡眠的发条。
方向……未明。
不,不,不。我们仅仅是两具身体,
两颗惴惴的度假心。
我们仅仅是一对过于亲密的引号。
我们仅仅是我们的情事。
3
形势逼人,把我们逼到了岛上,
本想借机喘口气,避一避,
没料到神闲间却念起了许多伤心事。
“我俩每天吵一次,
但和好一百次。”
她忍住了水晶般的眼泪,
坐在夏天的夏天里,
但我先哭了,情急下
非想去逼一逼形势。
厦门敞开了心门么?
曲曲的巷子竟通不到午夜。
换了间雅舍,却是月朗,星稀,
她心情大好,但还是怕热,
和我玩造句游戏。
那时我俩谁也没想到形势会大变,
说到底还是形势比人强。
“一轮寂寞,遗失在那次仰望中。”
还有闽南语,功夫茶。

4
我们摸索着生活的其它侧面,
半生半熟,编排着小日子。
白天,店铺们都被晒蔫了,
耷拉下帘子,我们一路逛过去,
大口大口地吃亏,但不上当。
入了夜,街景上仿佛缀满了南国的珠翠,
但在最不起眼的一处,
她恶狠狠地买断哥特摇滚。
天哪,在那些音乐中,
我战栗着,成了见了鬼的鬼影,
但她却款步如女神——于此,
我们求大同,存小异。
再看一看海吧,
看看我们自己,两包受了潮的炸药,
如何被逶迤地托运,
如何漫不经心地回到北京的晴雨间,
又如何变质或
爆炸。他们和我们一样,一直在猜,
但猜不到,只能用劲地等待。

2003-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