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木 ⊙ 漫步集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青菜豆腐和晚礼服

◎五木



青菜豆腐和晚礼服

青菜豆腐大约每个人都吃,而且常吃。但这和晚礼服有什么关系么?从吃的角度看,应该是八秆子打不着的。但世上之物万不可就此下了断论,没见着牛奶都太空化了么。
要说吃穿住行里, 吃和穿大约是靠得最近的了。大体因为吃和穿是日常屋里屋外都可以实行的。而住私密些,行又有些外交的味道了。当然,裸跑、露宿街头一类的艺术活动不在我的讨论之列。
前些天,某网站推出一个话题:合肥最好的风味小吃是什么。当然见仁见智。惟独此时有君在论坛叫喊一句:庐州烤鸭店的烤鸭。且不说庐州烤鸭店的烤鸭好吃不好吃,是不是比北京全聚德的味道正宗,单就一个烤鸭、而且是庐州烤鸭店里的烤鸭,就决不是什么小吃了。所谓小吃,那是在街边小吃店、大排挡、路边摊、三轮车现买现吃的,是卤煮火烧、肉夹馍、油炸臭豆腐、陕西凉皮。当然,庐州烤鸭店里如果也有油炸臭豆腐,也不能不算小吃。那,庐州烤鸭店的烤鸭算什么呢?
以衣比食。如果平日里我们的夹克、牛仔裤是家常便饭、风味小吃,那么庐州烤鸭店的烤鸭则是标准的晚礼服了。平日居家出行,多是夹克衫、牛仔裤;酒宴婚礼,那是晚礼服了。但以为庐州烤鸭店的烤鸭才是标准风味小吃的美食家,决不在少数。或者说,以为庐州烤鸭店的烤鸭才是美食的美食家决不是少数。其实我大不以为然。吃之一道,青菜豆腐才是主打,烤鸭之类只是补充罢了。好比居家过日子穿的是休闲装,宴会、婚礼才穿晚礼服。不单单是因为晚礼服太过隆重,也因为拘谨了。就算你的晚礼服做得再合体不过,也不能既穿着它去超级市场买排骨,也不能穿着它去和未谋面的丈母娘会面,——不管多隆重。
谁不爱吃烤鸭呢?烤鸭我所欲也,鱼翅亦我所欲也,二者可以兼得,决无怨言。如果星期天朋友老张在全聚德请客,还是要狠狠折磨他一把的。但每天里山珍海味酒池肉林也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的。就算你具备了享受的物质基础,也还要一副好肚肠来消受。因此,多数时间,还是回家吃老婆做的干煸豆角、醋溜土豆丝的好。不管单纯地从营养学的角度,还是从目前劳动人民大众的真正需求来看,都是如此。
还有一个所谓时尚,也是如此。某甲吃了法式煎小牛排后,不断赞叹彼国饮食文化之先进,好像共产主义式的土豆烧牛肉的诱人香味已经随着前苏联的解体而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当然,我这里可能掺杂着些酸葡萄的味道,因为我至今没有吃过正经西餐。但我以为有些所谓时尚,其实根本并不普及,也无法推广。不论我有没有尝试,也无论它多么另类以及美味。
你几时见到邻居老王一大早出门碰见老李,问老李早上吃的什么,老李一脸锈色地回道:“嗨,甭提了。昨儿晚上鱼翅吃的特多,早晨没什么胃口,就喝了两小碗燕窝粥。”天可怜见,你看了看自己手里拎的煎饼果子,恍惚间以为自己变成了刘姥姥,一不小心跨进了某官僚的私人别墅。

曹五木2003.12.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