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木 ⊙ 漫步集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狗肉

◎五木



狗肉

“狗肉上不得宴席”这句话我一直也不明白,为什么是狗肉而不是别的什么肉上不得宴席呢?狗自古就是中国的六畜之一,周天子饮食之中有“六牲”,指马、牛、羊、豕、犬、鸡六种家养禽畜。传说“龙肝”就是狗肝。于是乎更加糊涂,上得了天子的宴席,上不了我等平民的宴席?仿佛禁物。由此看来,对于狗肉上不上得宴席,要从另一个方面来分析。
管它禁物不禁物,我等照吃不误。
最早吃狗肉,掰着手指头算算,大约在二十几年前了。父亲在县城上班,回家的时候,带回来一块狗肉。下了酒,留了一块,赏了我。等我吃得差不多了,才告诉我,这是狗肉。彼时懵懵懂懂,已经记不得味道,只记得香。仔细想想,在故乡,还真是没见过人杀狗、炖狗肉。狗通人性,乡人淳朴,还是舍不得杀的。也并非说,吃狗肉就不淳朴。所谓“狗肉滚三滚,神仙站不稳”、“闻到狗肉香,神仙也跳墙”,如此美味,怎舍得不吃。
不上席的狗肉其实各地均有名吃。或炖或烧或火锅,吃法不外乎这几样。邀三两个好友,到路边小店,来个狗肉火锅,几瓶啤酒,着实可以吃个痛快。狗肉大热,拿啤酒镇镇,没什么坏处。合肥就有这么个去处。马鞍山路和芜湖路交叉口,有个路边小店,叫“咸狗肉馆”,说是名字,其实和没有差不多。但是,所谓咸狗肉,我不知道其他什么地方有。安徽人喜欢把肉腌起来,什么咸肉、咸鱼、咸鸭子、咸鸡等等,但凡可以拿来咸上一咸的,都弄来腌腌。所谓咸肉,就是把肉里外抹上一层盐,挂在通风处晒起来,过个把月,就好了,如果再熏熏,其实就是腊肉了。但是,狗肉腌了来吃,还真是第一次听说。一尝,味道还真是有些不一样。一般说来,咸肉既保持了肉的鲜美,又多了几分回味。咸狗肉一样的道理。火锅也罢,蒜苗烧咸狗肉也罢,滋味丰富,别有洞天。同去的一个朋友很了解一些合肥往日的风情,他说,在过去,人们赶集的时候,如果闻到谁家院子飘来炖狗肉的香气,可以走进去,不必跟主人打招呼,直接吃上几口。这样的风俗,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听的将信将疑。吃的正欢,也没有考证的心思。
狗肉还有一个做法也是深得我意。大体在安徽、江苏北部,徐州、宿州等地,大约是沾了汉将军樊郐的光吧,路边支一个炉子,锅里煮着整只的狗肉。买的时候先撕一小块尝尝,觉得味道好,买上一二斤。卖狗肉的老板不用刀,直接用手撕。这样的狗肉肌肉条理清楚,吃起来挡口,解气。
父母养过一条狗,平日看看家,做做伴,相处融洽。猫狗算一口,日子久了,跟家里人一样。头一次见我就摇尾巴,可见的确是亲人。养了几年,有天出了车祸,死了。肇事司机逃逸,没了影子。父母唉声叹气,流了眼泪。埋吧,可就跟家里人一样,实在不忍心亲手埋。叫了临近工厂里的外地工人,帮忙埋了。嘱咐了又嘱咐,埋的远一点,深一点。生怕不照着办,又给了十五块辛苦钱。
第二天有人告诉父亲,说看见那几个工人在河北边把那只狗炖着吃了。父亲半天没说话,最后蹦出一句来,“十五块钱,正好够买作料。”

曹五木2003.12.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