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晖 ⊙ 唐朝晖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面具

◎唐朝晖





面具
———刘采的生活幻觉


唐朝晖


所有狂跑者,停不下来。窜进一扇又一扇门。怀恨的心永不平息地算计着与你的名字打交道的人。
担心自己的影子受到传染,能与影子一起坐下来的人是充实的,是不畏的。影子是解放我们自己的另一个我。
你也是疯了。你诗意地疯在窑岭的一个院子里。
你把街上狂奔的生活搬上舞台的背景,舞台上的一切是在上演,是在做戏,一曲又一幕。
水泥和钢铁对大地的囚禁和密闭,心存魔幻的人已经很少。魔幻在成为一具具僵尸和远古的神话。

你努力着让魔幻显灵,之前你是一个人的涂画,一张张脸谱的变形,舌头从上面垂下来,足有十米长,颜色是阴凉的。主要人物是次要的,他们毫无顾忌地把自己的脸想象成红色,那种绝对的红,红绝对地充满了整个脸。
双手上举,千百种美仑美奂的镜子围着她,她眼睛充血,双珠下垂、肿大。她自己不知道,只感觉背插双刀,黑柄白刃,身体轻盈地跳着世上最优秀的舞蹈。
你就抓住了这一点:我是世上最优秀的,我在自己的镜子里看见了。

你冷酷到底,你冷静到冷,实现了一面镜子的阴冷,那么一小块的镜子,放大着舞者发热的局部,肉和血是没有的,她还在舞,你在镜子后面冷笑。
你的本质是完全中国化的,甚至到影子的一些符号都很中国。
你又在笑,朴素的样子进入生活的心脏,另一方面,你学会了用另一面来表达中国人的表情。
产生幻觉的主要部分:面具,突兀而来。
幻觉啃着一张张不同的面具。所有的人都说面具是假象。

你把真相以假相的方式让人看。

面具是丰富的,它远远超过人的幻觉生活。
你胆大包天的把颜色亮纯过一定的点和度。大红大绿大蓝地撕下我们的面具,给我们看不同的生活幻觉。
你固执地相信,撕坏、重现,又回到脸上,又撕下。最终你的希望是把面具真正地挂在回忆的墙上。
让血肉真实地生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