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晓杰 ⊙ 行走在紫色的忧伤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危险的解读

◎宋晓杰







  我始终相信:有一个词语会把我拯救,同时,它也获得自救。
  然后,我们在清风朗月中炫耀学识、共读西厢,或者干脆什么也不做,共同发呆、失色、松弛、沉醉,一遍遍擦拭着彼此辛酸而幸福的泪。

  我强迫自己放下书,拦住惊马的思路,对着那个珍馐的词语专注、沉郁、叹息。是啊,这样的日子多么奢侈:所有的文字都能忘记你,更重要的,所有的文字都能忆起你。

  当你从辗转的梦中醒来,我知道,你律动的思想朝着一个方向,执迷、清新,如朝霞下的雾霭,泠泠的洒水车,怀揣两个人的喜悦,续接着完整的黑夜和白昼。关于这些,你极少谈起,但是,我能够体会,阅读和解析,我善于迂回。

  黄昏的余晖中,我看到健朗、质感的嘉木玉树临风,怎能不让我想起你,怎能不让我对一座楼宇,对一个幸运的窗口,对南方细碎、清浅、甜腻而绵软的温情耿耿于怀?
  有什么在幻想和先验里面驻扎?一个独特的影子和命运,浮出水面,悠然地昭示。不可勉强。不可重复。语调、音质、情思、光波,像符号和情节,构建出独一无二的风格和表达。

  一个词语,是开启和关闭你的锁匙,是宣叙和沉默的正当理由,是我恐惧与颤栗、荒凉和内伤的全部。找到它之前,我是沙滩上搁浅的沉船,是中途夭折的无花果。破败而忧伤。

  珍存过去,修正未来,惟独对现在束手无策。冥冥中,一阵和风在寻找回归的栈道,一只夜莺在寻找歌唱的树梢。

  与世间的牵系就剩下这微茫的一念了吗?
  不如山阴背后一朵竟自枯荣的花来得从容;
  不如特立独行的一个词语来得从容。



           2003年5月5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