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历铭 ⊙ 苏历铭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不可舍弃的两种旅程

◎苏历铭



不可舍弃的两种旅程
——苏历铭和他热爱的“两栖”生活

    在打电话预约采访苏历铭的时候,他反复说他自己没什么可写的,并强调这绝非谦虚之辞。作为个体存在的苏历铭,是一种有趣而又引人深思的现象。他从事的投资银行工作,需要严谨的专业精神,特别是涉及法律和财务等大量专业问题,我想他理智得不会有其他的话题。但在采访的过程中,我惊异地发现,他不仅是证券公司的担纲人物,而且在文学领域,特别是诗歌创作上成就颇丰。苏历铭再三表示,自己不算成功人士,只是在社会中追求丰富又从容的人生状态。即自如地游弋于工作与爱好之间,并恰到好处地处理这两者间的关系。
记得一位哲人说过:爱与自由是生命中无法舍弃的两种东西。对于苏历铭而言,职业与诗歌是并行不违的,是同样难分难舍的。苏历铭,一个“两栖”生活的样本,那就让我们在文字中来显现他吧,显现他的职业成就和一贯钟爱并深深迷恋的文字。

选择证券公司,是我没有想到的,但从事投资银行的工作要有相当的敏锐和创造性,这符合我的性格

1984年大学毕业后,苏历铭进入了国民经济最权威的部门——国家计委。在常人眼中看来,这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单位,但在1991年,苏历铭却作出了一个令所有人吃惊的决定:辞职,并自费留学日本。硕士毕业时,当时有不少日本企业为了进入中国投资,盛邀拥有政府工作经历的苏历铭就职日本。但作为60年代出生的人,苏历铭认为留在日本,对个人来讲无非改变了生存环境和生活质量。却违背了留学的最初愿望,即学成归国。他说,回到自己的国家,站在自己的土地上,做自己的事情,是他们这一代人血脉中无法改变的责任。虽然不少朋友劝他留下,但他对于回国却没有半点犹豫。那时他对人说的最多的话就是:“中国即便是一艘破船,我也要回去,去做其中的一名水手。”
回国之后涉及到职业选择的问题。选择证券公司,尤其选择在投资银行工作,是苏历铭留学时根本没有想到的。当时海通证券有限公司在北京组建投资银行部,也正是这个机会让他在证券行业开始了新的工作。
投资银行的工作主要是负责企业上市,也包括资产重组、企业并购等资本运作。如果说金融是整个国民经济血脉的话,证券则是金融中最具活力的领域。“投资银行是证券市场的源头,必须要有相当的敏锐和创造性,这符合我的性格。”
在不到3年的时间里,苏历铭从一个普通的员工做到了部门经理,到总经理助理,再到总经理,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对此苏历铭的说法是:“我是用心工作,当然自己的运气比较好,还有许多朋友和同事的无私帮助。”由于业务拓展的需要,苏历铭这几年来,跑遍了中国的大部分地区,有时早晨醒来,都记不得身在何处。最让他引以自豪的是2000年浦东发展银行的成功上市,募集资金40亿元,开创了金融类企业规范上市的先河。作为该项目的总协调人,他体会到回国的意义。虽然苏历铭在谈到他的职位升迁时,轻描淡写,但我还是认为命运不会青睐没有准备的人,苏历铭的成功,不是偶然。

我喜欢任何形式的文字

对苏历铭而言,文学是自小的时候就源自于心底的热爱。大学毕业后分到国家计委,在很多人看来,国家干部和诗人的身份是无法重合的,但苏历铭却不这么认为。他说:“诗歌对于我来说,从来不是负担。她是我在欲海横流的现实世界里纯净的圣地。”“在面对社会时最真实的声音就是诗歌的声音,最美好的声音也是诗歌的声音。”诗歌最初是作为个人情感的一种载体,但诗歌也不决是单纯的青春时代冲动的产物。写诗靠激情,但最后要归依思想。
苏历铭还写过相当数量的经济学论文,日本的《经济学论丛》杂志出版了他的硕士论文单行本。在国家计委期间,他的文章几次获奖。在证券公司工作时大量的分析报告更是数不胜数。他说“我认为文字是能把自己思想展现出来的最好的载体,任何一种文字形式我都愿意驾驭,对我而言,文字不是负担,而是快乐。写诗并不是清闲时的消遣,我从来不会为‘写作而写作’,都会在其中溶入自己的思考。”
苏历铭一直以一种自然的状态和独立的姿态进行诗歌创作,几乎可以说是随心所欲,并且不曾有任何的改变。在他看来:“诗歌是文学之父,世界上还没有哪一种语言能够替代诗歌,诗歌是人类最美好的语言。” 诗歌早已溶入了他的血脉,是离他最近的东西。繁忙的工作使他经常忙到深夜,但只要有时间和情绪,就会回到诗歌之中。“每当夜深人静时,诗歌会异常清晰地响彻在我的周围。”。
苏历铭能自如地协调工作与诗歌这两个不同的层面,在这两个看似截然不同的层面间自由地穿梭。不少朋友经常问他,说他那么忙怎么还会有时间写诗,他则调侃地说是把酒桌上的应酬的时间缩短了。其实苏历铭自己最清楚,写诗从来不是负担,而是呈现思想的时刻,是他最充实和愉快的时候。迄今为止,《诗刊》、《星星》、《北京文学》等国内外多家杂志在内发表过苏历铭的诗歌,他还出版过4部诗集。苏历铭说:“我喜欢文字。任何一种文字、任何形式的文字,我觉得它都是能够展现思想的最好的载体。”

如果要让我选择,这些东西都是我的,但我不会选择其中的任何一种

苏历铭说:“我不像有人讲的那样做这件事就做不了那件事。我也深知专注的道理,但我好像同时能做好几件事。很多朋友说我是精力过剩,或者是脑袋里长了几个分支。我没有刻意要在哪个方面展现自己,但我还是想把这些融入生命中的东西牢牢抓住。我不是白天工作,晚上写作,没有这种严格的区分。前不久在中国证监会,公司有一个项目准备上发审会,那边是紧锣密鼓,大家十分紧张,而我却心静如水,在隔壁的房间里,把我一直想表现的与证券有关的诗歌《困倦于金融街的午后》写了出来。
聊到这里,我觉得苏历铭是个人群中的异类。从他清瘦的面庞你很难猜出他真正的职业。难怪有人说他,既像诗人,又像学者;既像机关干部,又像商人。而苏历铭说他主要有两种身份,一种是文学身份,一种是经济身份。但哪一个身份对他更为重要?或者说,如果让他选择,他会选择哪一个身份?如果必须要选择的话,苏历铭说当初他真想成为一个诗人。他说的“诗人”不是现在意义上的“诗人”。对他来说,“诗人”这个称号是崇高的,是大智慧的最高境界。不是写点东西,或者玩票的、起哄的都可以成为诗人。如果现在真要他选择“诗人”这样的身份,对他来说有相当的难度:“因为你置身于纷杂的社会之中,就会发现文学之轻,绝不是文学本身的含义。”
相比较而言,苏历铭还是比较喜欢经济圈,不像文化领域存有过强的意识形态问题。在经济领域,各种各样的想法、各种各样的事物,都可以在实践中探索。任何一种经济理念,只要对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有益,即刻可以进入操作。
苏历铭说,目前的职业和热爱的诗歌,可能都不是他最终的选择。“我想我们这代人走到今天,应该去思考涉及到产权的问题。从职业经历来讲,这些年来最熟悉的就是资本市场和投资银行。但我的梦想中也一直想在文化产业中有所发展。将自己的热爱真正放到职业中去,但又不是传统意义的文化公司。充分利用自己将近20年的积累,在资本市场上将文化事业做好。我是把文化当成一个产业来看待,一种商业行为来看待,如果做好了,也许就能更圆满地实现自己对文化的热爱。”他还强调:个人财富的意义在于对社会的回报。单纯地追求所谓成功人士的生活方式,对自己来说没有任何动力。

人生中从来没有更多放不下的东西,我很想回到“原点”,从零开始

文字和行动,是苏历铭人生中的两个“轮子”。苏历铭不想当一个纯粹意义上的学者,而是想在“实现”之中去做些更多的事情。只要他能想到的,基本上都会做到。他说:“我这个人行动力特别强,而且创新意识似乎与生俱来的,就像完成完美的作品,我会持之以恒,不怕从零开始。”
苏历铭将自己的人生归结为一个又一个的“原点”,不断地从“零”开始,不断地超越着自身。当初他在国家计委从事国民经济年度计划的编制和分配工作,干得一帆风顺,但意识到自己还年轻,还要充实和扩展视野,突然间他就辞职了,自费留学去日本,不仅在语言上,而且在经济上面临着巨大的压力。留学日本可以说是把自己降到了人生的零点,一个最初的“原点”。在6年半的时间里,苏历铭从语言不通,到取得学位,成为留日学生中出类拔萃的代表。从日本回来之后,他没有选择日本企业的高薪职位,又将自己降到零点,人生再一次回到了“原点”。在证券公司,苏历铭仍然从零开始,最初每晚都在办公室里学习全新的专业知识,每次出差必须带上书籍和专业报刊阅读,已经成为他的习惯。
苏历铭说,“如果现在重新选择,无疑会舍弃太多的东西。很多朋友会说,你做得很好呀,在证券行业中也有一定的名气,做了那么多成功的项目,那么多的事情,怎么又回到‘原点’了?也许这是我的命运。我喜欢人生充满挑战,把自己不断地置身于不可预知的将来,面对全新的一切,会让我永远保持青春的梦想和激情。”
也许一般人都会认为,证券行业的收入及福利是比较好的,而且苏历铭在这个行业做了这么多年,且在一个令人羡慕的职位上。如果舍弃这一切,从零开始,是不是得不偿失呢?苏历铭说:“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对我个人来讲,人生中的乐趣就在这里。有时我常想这样一个问题,当年我大学毕业时只带了一个箱子来北京,只要我最后还剩下这个箱子,我就什么都没有失去。平凡人生中追求不平凡的事情,已经让我这个凡夫俗子享受了生命的欢愉。如果不小心成为所谓成功人士,不是我的初衷。当然你无法让时间停留,无法将时间的成本算进去,所以只要这样一想,我就觉得人生从来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东西,那么就一个一个地开始,再迎接一个一个的挑战,就是这样。”(记者 何隽)

关于苏历铭
1963年3月12日出生于黑龙江省佳木斯市。
1980-1984年 吉林大学经济系国民经济管理专业
1984-1991年 国家计委国民经济综合司
1991-1997年 先后在日本筑波大学、富山大学留学,经济学硕士学位。
1998-2003年 曾先后担任海通证券投资银行总部副总经理,湘财证券投资银行北京总部总经理,北京地区总部总经理。曾主持和参与浦东发展银行、仕奇实业、首创债券等20多家上市公司的发行融资工作。领导和承担大量的企业改制、辅导、财务咨询和并购、重组工作。
2003年6月辞职休息,现居北京。

曾在《中国宏观经济》《经济学论丛》等国内及日本杂志上发表若干经济学论文。与人共同主编《海外证券市场》(经济日报出版社)。
著有《白沙岛》(1985年)《北方没有上帝》(1985年)《田野之死》(1989年)《有鸟飞过》(2000年)等诗集。
翻译出版《今天母亲对孩子应该说些什么》《如何表现自己》(商务印书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7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