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嘎 ⊙ 宾至如归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两种马

◎巫嘎




那一年元旦,我从一个朋友寄来的贺卡上找到了时间温情的证据:马年生肖邮票上的小马温驯无比,摇着尾巴。我把那张邮票小心翼翼地从贺卡上分离下来,随手夹进书页里――一本历史书,野史――相当于故事、轶闻,就像民间传说一样随意,又有点不自觉的渲染,有点粗俗,散漫无拘。那几天我读得入迷了,那些人和消息就像新鲜、茂盛的野草,穿越了巨大的历史,王候将相死了,他们栩栩如生。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谁放牧的马儿悠闲地在原上吃草,啃下一株又瞬间长出一株。从这个门口看过去,这种风光像是不变的,多么美丽。
时光可把握的信心让我在一刻里有一种不切实际的凌驾于时光之上的晕眩和感动。傍晚时我出门,到小城窄窄的旧街道散步,步态从容,志得意满。想起一个成语:走马观花。街道那一边,一个年轻的母亲面容娇净、柔美,牵着孩子,孩子在母亲的指导下学唱一支童谣:月光光,骑白马。听听,得、得、得。白马披着月光在童谣里驮着的现在不是猎手,它的上方升起了好看的明月。
月光铺路。
我独自一人去城西的电影院看一场电影,买了票,走进悠暗的影院时影片已经放映一半了。是一部老电影(因为买票时没有去看窗口上方的牌子,我叫不出片名)。最前面发亮的是幕布,几束光从后脑勺上方投到上面。逐渐适应了室内的光线后,我发现看电影的人很少,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在四处坐着。我认真看电影:黑色的算盘摆在柜台上,一个帐房先生低头去找他的老花镜。另一个镜头与之叠印:一列浩荡的马队在街前的青石板上哒哒而过,一闪而逝!――特写:帐房先生揉着迷蒙的眼睛对此有足够的惊讶,张开的嘴阔大、空洞、幽深。算盘是没有用的。这是另一个成语:白驹过隙。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