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璞 ⊙ 写给我的婧婧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献给黑暗

◎王璞



wp


在睡意的浓汁中,
是什么萤火隐隐闪现?
记忆的长明灯依然柔软地站立。
这一切,重又拂动人生的列车。

进入隧道,或一次坠落,
黑暗,恢复了世界本来的面目。
楼下的树,和树下的人,陌生如
一座失去了剧组的舞台。思念的烟却在

弥漫,向另一朵寂寞弥漫:
声音的残片,是不远处,也是地球的另一面。
于是,那些笔划,那些被光宠爱过的,
开始退场;我绻好身子,听黑暗无意的絮语

是几个年轻人,走在黑暗中。
他们的数学太差,更被数学背叛,
但当酒醉获得了夜色的节奏
他们能否赶上末班车,并遇见困在地铁中的少女。

或者,是他正坐在暮春的黑暗上,当然,也可能是初秋
一阵风把他的身影打湿,而身影们正脱去所有的花纹。
他冲动地来到大街上,琴弦温暖远游者
但当他刹车,乐队消失在岁月对岁月的厌倦中。

或者,他躺在他的亲人旁边,窗外是夜的懒懒的步脚。
没有人醒来,没有人看到星星,和星相的预言。
他不懂如何平衡他的伤感,
他不知道命运,此刻,他需要天主。

或者,黑暗正涌动着月晕。她的一次微笑
正召唤着和弦。他先是冒失,而后又不停颤抖。
树影原谅并包容他们,喃喃着:今天,今天。
而他们读到的,则是:比今天更远,更难

或者,黑暗可以是一种近乎零的慢。而他却无法忍受。
黑暗像无尽的沙子将他蚀化成雕像,但并不能将他安慰。
他想让自己手中的玻璃杯变成自己的心。
他叹气,他沉吟着,痛苦再也挤不出更多一滴眼泪。

或者?或者那是我童年?那时,黑暗使我恐惧
连窗帘也变得可怕。但黑暗也是我最喜欢的山洞。
那些小人书里的动物们出来陪伴睡不着的我。
那时我会写的字还太少,但已能在床单上拼出孤单。

还有什么?黑暗,正在我和你之间涨起,我们隔开的
有多近?多有远?它总是单独来拜访我们。
我看见,那些人的身影,都背了过去,
被不同的黑暗吞没在不同的记忆,和梦中

这些记忆和梦,像绒毛在飘动。
可我绻着身子,怎么也站不起,不能把它们抓住。
黑暗,在我的床边,说话声一点点低下去。
它是我们沉入的大海,在表面的潮汐之下,是无数的岩石,无数的睡眠
2002.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