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晓杰 ⊙ 行走在紫色的忧伤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幸福生活

◎宋晓杰



  


倒计时,一触即发,这一年中
最后的两个数字;女人花凋落
如何美丽炫目终归是一抔
灰。我伤风感冒,陷入病毒的围剿
寤寐不定,躺在沙发上
看自己的照片,替另一个人仔细端详
仍然陌生。没过鞋面的一撮积雪和
凛凛寒意将被一并寄走,还有那个纯白的
童话,虽然终究要慢慢化掉……

说日月匆匆是不负责任的,其实这一年很长:
疫患、战争、地震、大火、井喷、海事、空难,
当然还有意志、勇气、信心、牵挂、思念。
……生离死别。仍在继续。一些词语被我
私自珍存:人流、呼喊、寻找、细雨、安谧、
挥舞的手臂、闪烁的泪光、辗转的夜晚、歌声、
笑脸、南方、北方、没有说完的话、
没有喝的完的酒……它们的作用等同于
药片,基本上不怎么太管用

儿子在他的房间里演练萨克斯,明天
学校联欢,共同欢送这一年走远
他说既主持,又演奏恐怕会很忙,那么
只吹一曲《春风》吧;如果时间够用
再吹《匈牙利五号》;如果时间再多些
掌声再热烈些,就再来一曲《啤酒桶波尔卡》
儿子吹得陶醉而满足,我除了沉浸
还应该自拔。该做晚饭了
我站起身,仍旧摇摇晃晃
但病情明显减轻了几分


                   2003年12月30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