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嘎 ⊙ 宾至如归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去者日已疏

◎巫嘎



·去看黄慎墓  

宁化城郊  
大路边的小路  
一行人在小路上走着  
去看黄慎墓  
扬州人旋晓宇停下来  
采了一束野花  
经过芥菜地  
经过桃树林  
绿绿的叶子  
红的花已落进黄土  
一个缓和的小山坡  
鬼叔中在山坡下,说  
到了  
安静无风  
扬州已远  
新草和旧草中的黄慎墓  
一张小圆桌的地  
一个布衣  
现在来了这么多人  
招待不周  
把几束野花靠在碑上  
看看碑上的字  
站一会儿  
说一会儿话  
阳光蒙蒙的有点闷热  
大家脱了外衣  
而后原路踏青,返回  
再过几天是清明  
2003.3.31  

·桃花落进黄土

三月末,这片桃林
青枝绿叶
安静地伏在小山坡上
红花已落进黄土
我想起这个人
从扬州回来
安静地伏在山坡上
已经200多年
他画过桃花吗
扬州就像桃花吧
桃花年年落进黄土
他已经老了
母亲更老
没人记得
我心思乱了——
有人说,时近中午
一只鸟叫了一声
在叫声中降落
山下是村庄,烟田和菜地
天空从来空无
黄土始终安静
2003.4.3

1、黄慎(1687---1770),字恭懋,号瘿瓢山人。清,宁化人。“扬州八怪”之一。终生布衣,侨居扬州。其画初学上官周,用狂草笔法,形象怪特,飘渺逼真,其诗情感真切,气魄豪放,著有《蛟湖诗抄》。  
2、03年3月30日上午,宁化(客家)地税采风笔会一行,杨纯华,施晓宇,萧春雷,昌政,鬼叔中,林秀美,边缘和巫嘎等,去看了寂寞的黄慎墓,并祭献野花若干束。
  
·清明

四月的阳光强一阵
弱一阵,人间阴阴晴晴
山上有新坟和旧坟
新坟里还有骨头
旧坟里只有黄土
扫墓的人扛着锄头
拿刀,提篮
出没在山间
一行人与另一行人有时
相遇在山路上
青枝绿叶丛中

下山之后
山上都是新坟
2003.4.3

·我刚才想起了母亲

刚才出门
忘了带伞,雨打在
我的头上
我跑起来
雨跑起来,比我快一点儿
我停下来
雨停住一些,另一些
仍然往前跑
跑跑停停
我一个人玩,我
满脸泪水
我想起了我的母亲
2003.3.13

·昨夜梦回

在屋檐底下暗暗地走
眼前不时掉下
一滴雨水
心有所动
在湿湿的屋檐底下走着
踩着又一滴雨水

祖母在上厅念佛经
偏屋里母亲的咳嗽声
用力,不真实
我明白母亲不在了
父亲,二哥二嫂去烟田里了
细雨从天井里几乎看不见
2003.3.24

·在快餐店

我吃着
米饭,青菜,猪肉,竹笋
一盆放葱的清汤

打雷了
下雨了
快餐店里阴暗了

妈妈
我吃饱了
2003.4.14

·计算  

钟表计算了我  
日历计算了我  
我爱过的人  
你计算了我  
让我衰老  
那些日记  
计算了我  
那些美好的时光  
雨水和树叶  
一个月亮和十粒星星  

十粒泪水  
冻结在天上  
计算了我  

妈妈,又是清明了  
你死了9年了  
山花烂漫,既悲哀又快活  
我今天温柔地计算着  
活者且偷生,9年了  
妈妈,所有的计算  
都让我进退失据  
2003清明

·春雨中  

在春雨中  
在早晨的豆浆店  
我喝着豆浆  
我的嘴唇碰着这  
热腾腾的、乳白的  
豆浆  
我的胃  
装着这早晨的豆浆  
豆浆不是春雨  
不是凉的苦涩的春雨  
不是春雨中的新树叶  
不是迎春花,不是映山红  
不是那条泥泞的山路  
通向母亲的坟墓  
春雨下着  

春雨中人们奔跑着  
2003清明  


·新月下
  
傍晚  
我经过东门桥的时候  
看见天边  
一小片新月  
下面是青山  
同时  
我发现桥上的灯亮了  
桥下吹来凉爽的风  

这是二○○三年的四月
很多人生病的四月
桥下吹来凉爽的风
让我突然感到头上的头发  
是干净的  
像对面岸边那一排树的树叶  
是绿色的  
那么绿,像绿火焰  
我感到微微的颤栗  
瞬间又平息  
我不想追回什么过去的时光了  
也没什么要说的  

四月的黄昏  
新月安静地升起  
我感到了柔情  
是的,柔情  
并且它最终取代了  
我心中的厌倦和其它阴郁的念头  
取代了刚才那一顿快餐  

·新月下2

1

新月下
世界可口
晚餐坚硬

“牙好,胃口就好”

2

青山
小县城
东门桥
水东路
4幢66号

巫嘎
或陈小三

3

天空在什么地方
天空完整
人间完整

4

母亲来了
走了
陈小三

你还有何贵干

5

人们点灯
放在桌上
喝酒,抽烟
让我摸摸你
脸放在桌上

今夕复何夕
共此灯烛光
重逢,宾至如归

6

一辆加长卡车停在一棵春树下
卡车漆成蓝色
树漆成绿色

旁边
几辆旧单车

7

东门桥上已经没有人了
这么想着
桥下吹来凉爽的风

8

某某某
我欠你2000元
先记在这

9

新月下
旧山河
2003.4.25

·人在世上给自已喂东西2  

人在世上给自已喂东西  
一只手或两只,和  
一个进料口  
组成的  
传送装置  
上方,附设两只眼睛  
惊恐的眼睛,或者  
没有  
2003/3/10  

·纪事

4月5日,清明
悼亡伤生
4月6日,下午

隔壁有人说话
楼下有人喊
“晚上过来吃猪脚,
一大盆猪脚"

一大盆死猪脚
2003.4.14

·白天

白天阳气重
母亲
你到黄昏再回来吧
院子里堆着劈柴
竹杆上挂着衣裳
我坐在门口

你从村尾回来
天边有美丽的红霞
2003.5.11 母亲节

·旅客们一去不回

父亲带我去乡里赶墟
走2个钟头的山路
父亲说
快到了
果然就听到了一声汽车的喇叭
看到前面的路上
一辆汽车开着
父亲说
那是班车
载旅客的

从那时到现在
我算了一下
有25年了
当时父亲强调了
“旅客”两个字
2003.8.29

·父亲赶墟回来给我们兄弟姐妹带了一截甘蔗

弟弟靠在村口的土墙上
和其它几个小鬼
等大人赶墟回来
父亲会带一截甘蔗回来
天黑的时候
娘用菜刀把它分成六片
2003.8.29

·我羡慕大哥二哥都是寄宿生

我非常羡慕大哥二哥都是寄宿生
他们都在嵩溪公社读中学
一个高中
一个初中
一星期回来一次
星期五傍晚回来
星期天下午去
背着黄书包
扛着一袋子米
水果罐头瓶子里装着酸菜
非常神气地出了村口
他们又去嵩溪看班车了
我和父亲去赶墟的那次
看过班车
和娘一起从村口回来的时候
娘对我说
你要向你大哥二哥学
以后也去嵩溪读书
2003.8.29


·硬币

有一次我去小店铺买烟
找回一枚硬币

低头走着,在手心里玩着那枚硬币
正面、反面,反面、正面……有时
又想着其它的事情

比如:衰老、海关、霜降
比如:前面那个人有一张怎样的脸
2003.10.8

·制服

在任何地方
都可以碰到穿在制服里的女人
在自选商场里,进来一个女警察
男人紧随其后,像跟着一个警察局
商场里的制服小姐说:先生、小姐或者诸如此类
而那个男人有着谦卑、羞涩的笑
我祝他好运
2003.10.22

·厨房

你的厨房过分清洁了
所有的器具都光可鉴人
这会伤害你
你总看见自已出现在
明晃晃的器具上
这还会伤害你的妻子
她是个有名的外科医生
2003.10

·吃饱了撑着

吃饱了
首先是脑袋饱
略感晕眩
手捧地球像个面包
世界产生化学反应
比如街道开向汽车
人朝下走
天空朝小鸟飞来
垃圾桶扣向塑料袋
那个漂亮的女人
散发着暴力的味道
你站在原地说啊啊啊
2003.10

·突然觉得今天的天气适合还乡

很冷
连日的阴雨之后
出了太阳
这开了灯的屋子
我可以看得清你
空旷之地孩子们像阳光跳跃
泥泞已干
已成形
屋檐,这衣衫滴水已尽
这雪后霜冻的土地
冒着热气
靠着木质的门框
在阳光下
看看晃眼的天
有一点晕眩
有一点慵懒

像一个穷人刚吃饱了早饭
2003.1.3

·门窗未关

门窗未关
像是歌唱
和倾听,耳朵未丧失
嘴唇未丧失

品尝此生的啤酒
啤酒主义者的桌子
缺少睡眠
灯火昏暗
美味佳肴下面是残羹剩汤
玫瑰下面是坚硬的舌头

嘴唇未丧失
舌头丧失
耳朵未丧失
听觉丧失

身体在镜中变成水滴
歌唱还可以听到余音
2003.2.21

·床头阴暗

床头阴暗
你早早洗脚上床,或者
三更之后上床。也不知道是几更
秋天人们很早关灯,整幢楼一片漆黑
内心黑暗,无话可说。风擦拭一盏街灯
那灯下的道路是无用的,有些人他将永不归来
那稻田盖着稻草,稻粒归仓了,有多少粒呢
你睡不着,在床上悉悉索索的。父亲在床上
悉悉索索的,他在想什么,母亲去逝9年了
母亲此时在村尾的山顶上,秋风吹着草木悉悉索索的
2003.10.7
  
·在小店铺

也许是一个秋天
三四个人坐在小桌前
不是很紧密,显得散散的
每个人都不是正对着桌子
仿佛都有各自的打算,随时可能起身
右上方吊着一盏40支光的灯泡
他们在谈论着什么,其中一个声音大一些
其它人偶尔说两句,像是敷衍、附和
桌上放在一个白色的方形茶盘
大部份时候是几只手轮流去拿茶杯
一个人过一会起来用开水壶往茶壶里倒水
一个人好像是散了一圈烟,零零落落地点烟
靠路边的那个人迟迟不点,若有所思的样子
是秋天了。店铺旁一株桂花香一阵阵的散去
桂花树在黑黑的角落里像是在一点一点地飞走
他闻到了手中香烟的烟味
2003.10.5

·秋天:一张打台球的画

两个外国人
一个男的
一个女的
前倾
男的伏在女的背后
男的赤膊
女的两个半边乳房从紧身衣里
露出来
一根球杆贯穿四只手
指向一个白球
男的在指导女的击球技术
周围散落着其它几个球
其中一个是黑8
上面这张画钉在我的床铺上方墙上
以前我年轻、健壮
以前我把上面这张画钉在墙上
用了八枚图钉
2003.10.4

·哎,这烟有一股烟味

秋风吹着
街上的女人胸前的双乳
让人温暖。从树下走过的女人
和树叶的响声混在一起

路边,再拐一个弯
有一个老年人活动中心
他们在打纸牌和麻将,门半开着
灯光像一小盆凉水泼在经过的女人脸上

那露天电影院的小板凳上
爬上了露水。没有人跟你说再见
树叶哗哗响着,另一半树在阴影里
女人加快了脚步,差点和少年的肩膀碰在一起

少年抽着烟,穿着凉鞋,另一只手里
抓着一个打火机。哎,这烟有一股烟味
2003.10.5

·荒废

镜子转向墙壁
转向墙壁,看见自已
“你还那么年轻、光滑。”
2003.10.5

·在桥上

一个人
傍晚对自已站在东门桥上
感到迷惑。从夏天看过来
那么多乘凉的人仿佛刚刚走散

一场电影散场了。我伏在铁栏杆上
抽着烟,这烟有一股锈铁味
桥下一个打渔人正在收网,看不清面容
小船慢慢地横渡河水,听不见水声

有风。秋天天那么快黑下来
但我知道那水波在响着并扩散到两岸
这让我突感微微的晕眩,桥变高了
我好像第一次确切地明白这是桥

架在水上,悬空。铁栏杆冰凉
河里的风吹上来,桥微微倾斜
2003.9.28

·秋天的山上

我昨天去过山上
就我所见,有一些松针落在地上

小松树的树皮有了成年之美。太阳落山的时候
像是在埋黄金

它还要埋多少次呢
总是在同一个地方埋,这几乎是一种大智慧

有时候阴天,有时候我们没有看见
天就黑了。我们洗脚上床

有时候我们会想象一只老虎(如果有老虎的话)
也不过是秋天酿酒的材料之一
2003.9.30

·松果

我躺在一些松针上
躺在一座山上。看着小松树上
那枚松果
我想它落下来之后
也是躺在松针上
躺在一座山上。它还没有落下来
我有沉重的肉体,是一些泥土
想向那枚松果学习轻盈
在松针上缓慢地反弹,而后被秋风吹空
整座山在等待它落下第一枚松果
2003.10.5

·雨中的灯

雨是斜线,窗是方框
都很清晰
你从远方回来
衣上有雨,有几种不同地方的雨
“群山很美,在雨中又绿了
不泥泞。”
你点上一支烟,烟草味飘散开来
又抚摸着那盏油灯。雨还会下一阵的
你说,你忘了把那把椅子搬进来
2003.10.5

·去者日已疏

雨水落进碗里
灯火点在阴天

玻璃杯露出玻璃
玻璃忍着虚无之痛

村庄荒芜,堆着一小堆新劈柴
旧劈柴有时里头藏着小虫子

稻草人守着青山转黄
春种秋收冬天打麻将

你姿势露骨
女人日益肥胖

空中落叶寂静
河里露出大石

人还是一样多,看不出
有谁死过
2003.10.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