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涯 ⊙ 杜涯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春天组诗》(16首选10首)

◎杜涯



    《春天组诗》(16首选10首)


   《我知道那些吹过红桦林的风》

    我知道那些吹过红桦林的风
    它们正漫溢过山坡,拂动着树干
    我知道它们来自哪一条宽广的道路
    路上一个日行人被风掀翻了衣衫
    我知道那些平坦的河谷:青色的鹅卵石
    闪烁着,像失落在春天的珍珠
    我知道那些浅蓝色的山梁
    那些透着蓝天的山口  
    几乎一整天都有人在那里走过
    然后快速地消失
    我知道那些石头的围墙、木制的栅栏
    那些干净的庭院中
    四月的风正吹着,油桐花一瓣瓣落在地上
    我知道红色的杜鹃花盛开在悬崖
    有人想采摘却攀爬不上
    我知道向阳的湿润的山坡
    我知道山坡倾斜着,红桦林却一直
    生长向山顶
    我知道那些吹过红桦林的风
    当我回过身
    我看到爱我的那人正站在风中



    《当我们的栗树》

    当我们的栗树把它绿色的枝叶
    长在山崖上
    我们是否应该搬家?
    我们是否应该从山下搬来我们的帐篷
    竹椅、水桶、鞋子和看家狗
    守住我们的栗树
    夜里我听到山风很大地吹来
    我们的栗树却不再颤栗
    ——它只轻轻地喧哗
    我们看着它开花
    然后我看到黄白色的花朵一瓣瓣
    落到地上——我要忍住心痛,不去拾捡
    我们守着它,一直到秋天
    那时会有一群群的黑鸟飞来,趁着
    我们入睡,偷偷地摘去那一树的
    栗色的果实
    而我们的栗树却因此
    变得轻松,对我们醒来后
    望着空空树枝的
    满脸的迷惑
    它只表示缄默

    昨天当我从山崖下走过
    我看到我们的栗树
    我甚至不用停下脚步
    就能听得到它那明亮的
    喧哗

  

    《第三天,风用它明亮的翅膀》

    第三天,风用它明亮的翅膀
    拍打山梁,也拍打我们的双肩
    一整天,我们侧着耳倾听
    心中充满不安,和莫名的神圣
    山脚下,一顶旧绿帐篷
    鼓了起来,那里的风似乎
    更大一些
    山坡上,所有的树木一律向
    南方倾斜。春天,我们眼看着它
    离去了。我们一言不发

    第三天,我们沿着斜长的道路走下山去
    我们的爱情像一只黑鸟
    站在树枝上,在风中
          受伤


   《当毛白杨又一次垂满绿荫》

    当毛白杨又一次垂满绿荫
    我看到它们遮盖了我的窗口
    整个上午它们对着
    我的窗口喧哗
    即使在漆黑的夜晚也不停息

    它们总是占据我的心中
    傍晚当我走在街上
    头顶的喧哗声使我驻足
    我抬起头,我看到
    毛白杨——
    它们绚烂的生命遮挡了天空
    
    它们也有安静的时候
    ——那是在风住以后
    这时我轻轻来到树下
    我听到毛白杨沉默着
    像是把所有的话语埋进了黑夜里
    把手放在树干上
    我能听得到它们无声的倾诉
    我多么难受——当我离开
    我不能把它们带出这另一种
        生的疼痛



    《我记得那槐花飘落》

    我记得那槐花飘落
    那些槐花从早到晚都在空中纷飞
    整整几天了
    每当我打开窗户,我便看见了
    它们迅速消失的身影

    那些低垂的槐树就在房前或者屋后
    每次,当我从它们下边走过
    槐花静悄悄地落着
    我看到白色的花瓣落在地上
    这时我感到这个世界有多么寂寞
    ——特别是在无风的时候

    我抬头望着繁花的树冠
    那些低垂的花束正一个个
    消失不见
    这时我想,即使无风
    槐花也会没日没夜地飘落
    我想一定有一个人
    要把它们带走

    在后山,在倾斜的坡上
    槐花已经落了三天
    当我在暮春那温和的风中
    跑到槐树下,并抬头仰望:
    槐花,它们已在我到来之前
    悄无声息地落尽了



   《那里曾经星光闪烁》

   那里曾经星光闪烁
   蓝色的夜空像一块大幕悬挂头顶
   每当我在黄昏独坐
   长庚星,我总能望见它明亮的眼睛
   那里曾经桃花绚烂
   杏花和梨花伸展在庭院和门前
   我常常在寂静的风中站立
   看见繁花盛开在风中:无声无息
   那里曾经杨柳依依
   柳絮在风中纷飞、飘荡
   渐渐盖满沟壑、池塘、庭院
   以及绿荫垂挂的三月的门前
   那里曾经阳光淡白
   落花和薄尘的气息飘飞在大街和小巷
   每当我独自站立在街的中央
   繁花在四周纷飞,覆盖了年少无知的家乡

   那里曾经有过盛开、凋谢、白天、夜晚
   我曾经拥有哭泣和一个春天


   《流经我们身边的这条大河》

    流经我们身边的这条大河
    也曾流经去年
    那时我们一个劲相爱,不懂得
    外部事物。春天,桃花,流水
    这一切究竟与什么相关?

    现在我们就坐在它的旁边
    看它怎样平静地带走桃花
    沙子、水草、上午的时间
    不,在它的外部我们总是
    想不明白
    甚至包括水面上波动的阳光
    一叶载着放蜂人的家当的小船
    那漂流的、孤独的
    春天!

  
    《苦楝花紫星星般……》

    苦楝花紫星星般开满庭院
    它们淡淡的香气从树冠上飘起
    飘过每一条街面——那些街面
    在阳光中有着温暖而寂寥的气息

    那些苦楝树也长在村口或者河边
    春天当我回到村庄
    苦楝花落在我的身上
    像童年、夜晚、春天的一次伤害
    ——那些紫色的小花遽然之间
    使我迈不动脚步

    啊,多少年了,我不敢提起:
    苦楝花落在庭院
    苦楝花飘满河面
    童年、夜晚、孤独的春天
    上午我站在阳光中,看到苦楝花
    逐渐、逐渐,落满庭院

    像童年的又一次伤害——苦楝花再度
    落在庭院
    站在树荫下,我看到高大的苦楝树
    年复一年,它们盛开、凋谢
    年复一年,它们不能把我
    带出黑暗


    《我已忘记槐林深入的村落》

    我已忘记槐林深入的村落
    春天延伸的无声小路旁
    我已忘记轻柔绿荫的垂挂
    那时只要谁说一声“五月来了”
    槐花便会漫天漫地落下
    青草和堤岸的转弯中
    我已忘记春天河流的流淌
    河水总在上午缓慢而来
    像明镜一样映照着村庄
    我已忘记苦楝树在村中生长
    微风和薄尘的春暮里
    紫色的小花落在宁静的庭院
    布谷和斑鸠鸣叫的村庄旁
    我已忘记伸展的绿色的麦浪
    繁花与树林的深处,盛开与凋谢的时光
    我已忘记青麦的田园,白杨的故乡


    《当我们离开》

    当我们离开,树木倾斜着
    红桑花飘得像下雪
    一群黑鸟在树梢上随风摇摆
    沿途,我们看到放蜂人
    他们把蜂箱和家当装满骡车
    他们的脸上
    有着春天凋落的颜色

    一生中,注定我们要留下这些石头
    山崖、绿树、风,和山脚下
    那些孤单的房屋
    而春天、盛开、红杜鹃——这是
    另一种伤害

    像两只候鸟匆匆飞来,受伤
    然后离去
    如同放蜂人载着蜂箱
    走出落花的群山
    ——当我们离开,我们结束了
    一个繁华时代


                       分别写于1995.5.
                               1996.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