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嘎 ⊙ 宾至如归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如果阴天我们免于抬头

◎巫嘎



·如果阴天我们免于抬头

“我们活在下水道里,
但仍要仰望星空。”
这是一个外国人说的
在我们中国
可以这样说——
穷人过中秋
也要赏月

以上两种说法
都会在以下这种情况下失效:
阴天

·医生像悲伤的天使  

一些人出院回到原来的岗位
一些人幸福地死在无菌的床上
他们都将悲伤想起红色的十字架
箴言和奖赏:生命高于一切
人道主义……

下岗的依然下岗
当官的依然当官
自杀者将再次自杀

而医生像嘲讽的天使

·我先来到世上

小沈
我先来到世上
我先哭先笑先走路

我先有玩具
而后先失去
我先有钱
而后先发现两手空空

我先看见星星
和流星
大雨落地和土地上升
我先听见风,流水,和月亮之诗
神秘而颤栗
现在你都看见了

我的村庄
我的童年和身体的孤独成长
我的爱和母亲去世比你早
我的泪水和悲伤
我的夜晚
倾述和沉默
我的罪和拯救
都比你早
但,不比你多

我在路上
在前面停下来等你
一个人等你
原谅一个先来到世上的人
他只能给你一首诗
然后问你
现在去哪里
2001/6

·秋夜无端醒来

秋夜无端醒来
我摸到毛毯
一只手
大腿,肉,骨头
摸到可疑的皮和毛
摸到一个人
我摸到自已
摸遍全身
无端恐惧
陌生,怜惜,贫穷
摸到多少只蟋蟀的鸣叫,心跳
和微温的血
和一具赤裸的身体
无端留在微温的床上
无端抱紧
2001/8/16

·婚礼

把看见的星星
想过的心事
把1岁时的母亲
2岁时的父亲
把走过的路
唱过的歌
把眼睛里的
头发里的
和口袋里的
一切
你的和的
你和我
两个孩子
加在一起
头靠在一起
是否已经足够
足够多,强大
不再孤独,恐惧
在神的面前
(这从不开口的证人)
我们就可以说


永远
不离不弃
我们就可以交出自已
2001/9/3

·大家都要晒太阳

冬天上午9点
按摩店门口几个女人打毛衣
小藤椅
小茶杯
阳光照着
她们专心打毛衣
(女人和谐的劳动和休息)
街上的人走着,骑车着
车辆响着
阳光照着新的一天
同样的一天
2001/12/12

·空虚

我非得这样写吗----
你的手像凄凉的冷雨
像冷雨
像雨
像你此刻的手
我不知道你以前的

放过风筝?
写过孤独的诗句?
总是藏在被子里头?
伸向何处
左手抓住右手
你此刻裸露的这截手臂
多么有力
2001/12/11

·衰老

你不可能和你的相片吻合
你忘了照相那时
摆出的姿态
(笑一笑)
这张相片我拿去过塑了
(过塑每次一元)
你迷惘的身体固定了
(背面一句话是后来写上去的
----我爱你)
你忘了他吧
帮你照相的那个小子
早就跑了
还有那架40元的傻瓜机
2001/12/13

·冬夜读上官的诗  

上官 全名上官灿亮  
二十岁 在城市打工 在一家报社  
送报纸 工余写诗 写——  
“生活  
要弯腰挡住生活的病  
要爬上树枝 俯视它”  
(或者拥抱它 像拥抱爱人  
卡尔维诺《树上的男爵》  
是这样干的吗?)  
每天10点骑单车载一捆都市报  
进入城市的身体 手和脚  
夜晚上门订报 提成10%  
吃快餐 “人民回家”  
唱歌 卓玛卓玛 卓玛卓玛卓玛卓玛  
初恋 “琼珍琼珍 琼珍的琼珍  
春天过去 她只和自己相爱”  
抽烟 “烟蒂里残留的毒”  
经过红灯区  
“感到走完了一个人  
所有的荣耀和欲望  
灯劈成两半”  
……  
冬夜下雨 树枝低垂 落光叶子  
人民都在家吗 仅仅是神安排人民生活的低温中  
仅仅是天气预报说的舒适度指数一级  
2001/12/20

·冬夜,吃东西  

冬夜,吃东西,看电视  
电视里的人  
也吃东西  
外面下着冷雨  
路灯偶尔看见一个骑单车的人  
像个仓惶的水鬼  

一直吃各种东西  
就像在一直说话  
在沙发里吃  
床上吃  
发现手指甲太长了  
开始剪指甲  
之后接着看电视吃东西  
2001/12/20

·天冷让人头晕  

天冷让人头晕  
无法数清星星  
你风中的指头  
(中学时代遗赠的冻疮)  
天冷像寒霜  
像美丽 清洁的  
多么酷的 命运女神  
(那半截兽皮紧裹的外地女郎  
勇敢地来贵地谋生  
笑贫不笑娼)  
天冷冻结着街上的垃圾桶  
天冷弯腰 跑步取暖  
默数天上的星星  
默数一组彩票数字  
天穹微微上升  
2001年


·春天,悲伤而神圣

春天,悲伤而神圣
坐在露水里
在汽车后视镜里,春天
坐在露水里,凄凉的额头
紧抵着这个早晨,坐在潮湿的露水里
垃圾,街道和下水道坐在露水里
昨夜的狂乱,高烧和梦呓
坐在露水里

这寂静的春天……早晨
环卫工人打扫你的门前
生锈的露水坐在寂静的反光里

在汽车后视镜里
垃圾,街道和下水道滑过
春天的树枝滑过
一朵白色的花滑过
轻盈,洁白,透明
像一个谎言,一个奇迹
感人肺腑,不可思议
仿佛死者悲悯的微笑和牙齿

在汽车后视镜里
还有一座白色的医院
坐在露水里
一辆红色的消防车和它的后视镜
坐在露水里
2001/2/25

·……不可能提前  

现在你甚至要通宵写诗
因为安逸的生活马上就要到来
安逸的生活!骄傲、受人尊敬的生活
一个当了家长 老婆生了儿子
沙发 电视 席梦思 和《人之初》
或是一个人回家 有一房间
有一个女人 和神圣的天黑

勇敢的卡夫卡 通宵写作《城堡》
三次订婚三次退婚
一个鳏夫 也不能抵消罪
通宵写诗的卡夫卡 累了 睡了
你的墓碑前 献花的女士仍然戴着墨镜

悲伤的卡夫卡……你的遗嘱被背叛了
诗由此而提前了吗
2002/3/26
  
·一个生时间的气的人

一个生时间的气的人
日记,信件和钟表都让他发疯
那些感叹时间流逝的诗歌
隐喻,忧伤,疲倦了的爱情

“月亮向西,月亮牵引着潮汐
她有无限循环迷人的外表
和冷漠的内心……”

他哗哗地翻书,偷窥的镜子
感到一丝残酷的快乐
一点幸灾乐祸
“洗洗睡,梦里钟敲13下”
一日就是一日

“而大时代使时间更快……”
“大时代使时间暧昧不明……”
他怒不可遏,情绪不定,没有了幽默感
像一瓶咕咕冒泡的啤酒
瞬间变得苦涩

他一个人紧抵着那可怕的时间之胃
2002/7/20

·大寒。一个报纸上的穿了6双袜子的卖水产的女人

有几天我一直想着一份岁末的报纸
2版 小标题:女人的坚强
12月18日 沈阳最低温度零下20度 刮3—4级风
凌晨3点 下岗工人牟义美骑单车去批发市场进货
8点整 牟义美出现在工人村农贸市场摊位前
今天她患了重感冒 坐在农贸大厅里直打哆嗦
她双手插进大袖套里 里面有一只热水袋
她平时穿37号鞋 现在是42号 因为套了6双袜子
在冰冷的水泥台前坐了2小时 迎来了第一个买主
她的第一笔生意是一斤虾 以18元成交
买主临走又从篮子里抓了一只 两人吵起来
买主说:“你要不给我就不买了”
牟义美伏在水泥台上 对记者说:“这样我是要亏本的”
今日大寒 我所在的南方县城温度4度
舒适度指数几级 紫外线指数几级 穿衣指数几级
我不知道 我怕冷 不出门 但只穿一双袜子
周末呆在家里看电视 快过年了 电视里多富贵的广告啊
多红的歌星影星啊 多假的电视剧啊
今日大寒 寒有多大 让我想起一种文人的游戏
叫做九九消寒图 九九消寒表 九九消寒诗 等等
东北的牟义美大嫂 大娘 你听说过吗
冬雪雪冬小大寒 春雨惊春清谷天 大地回春吧
2002年大寒

·空了  
   
杯子倒了:水倒了  
水在光滑的桌面上流动  
滴落下来......  
杯子倒了;水把杯子掏空了。  
空了。你受到了惊吓  
这是不应该的  
你看着这只倾倒的杯子  
空了,多么漂亮的杯子,玻璃杯  
透明,空荡,杯口一圈弧光  
神秘如同启示  
然后你笑了  
然后你空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