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晓杰 ⊙ 行走在紫色的忧伤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奔跑的火车

◎宋晓杰






  大雪纷飞!
  寒冷就这样轻易地降临。
  而并不为你所知。
  我环着红肿的双手,裹紧披巾,裹紧微温,在清晨的料峭中,冲出动荡不安的家门。

  透明的玻璃之城。
  冷峻、完美而憧憬。

  我不得不握牢梦中的残存。完整也好,支离也好,我只有更紧地握牢。除此,更不会有什么信念让我挨到阳春。
  所谓的远方和前程,就是阳光、笑脸和花海,就是一场真实的虚空。
  如履薄冰。

  过分地凄清!
  早班火车如一条冻僵的蛇,等待人声和热血去化解和填充。

  一看到月台,我就想哭,因为我们之间隔着一天一夜的火车,那也许是一辈子的路,也许是无限延伸、没有尽头的路。但是,我也要等,直到星索黯淡,直到早班火车轰鸣着把我苦涩、幸福的泪水带走……
  在无休止的渴盼中,我注定要迷失归途。

  铅尘的天空了无生气。
  忘掉寒冷,还有什么不能够独自担承?





     2003年10月26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