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嘎 ⊙ 宾至如归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在高岩新村寒山小筑

◎巫嘎



·在高岩新村寒山小筑:小自述

今天我感到困,瞌睡
无精打采,失语

山风猛烈、含霜
我裹在毛毯里,深陷于
一个低烧的额头。你得表述
身处何处,试着借助那枚月亮

在空中移动,使天空变得锋利
和薄,且不讳言它的两重空虚
2003.11.16

·某夜:在高岩新村寒山小筑1

秋风埋在山上
层层积累,落叶、松果
或是小虫子
它是向下的

煤矿工人顶着前额的灯
紧紧咬住岩石和泥土。黑暗猛烈的井底
有光滑如玻璃的壁
乐曲的演奏逐渐轰鸣,这里的小松树

也向上奔跑
有一个峰顶,与清福寺是同一个
松树轻轻摇晃,合唱队向一边倾斜

秋风此时猛烈地袭击了我
2003.11.8

·某夜:在高岩新村寒山小筑2

两扇玻璃窗开向后山,山的名字
叫虎头山。看出去一个三角凉亭、高大的杉树
和丛生的茅草,雨在那里下着,发出沙沙的声音
再汇集到这个房间的底部,变成潮湿的烟雾

房间隔成两半:前半摆着一张床,后半有桌子
暗红的4只老式布沙发,旧书柜上砌着零乱的书
成捆的旧信,过期的报刊杂志。我有时取下一本
翻开:这像是一种过时的外交术,是哑口无言的

还有一张麻将桌,若干把空椅子,墙上一面镜子
我迷惑于镜中的人,这个房间,而不是另一个
一根惨白的日光灯像深深惊吓的脸,但它没有手
用以掩饰。而我没有嘴唇,在腹内喃喃自语

像雨在雨里:从天空到一片树叶,再滴落另一片
或打在地上。雨没有干爽的身体,不漏水的鞋
2003.11.12


·在高岩新村寒山小筑:火车

一个夜晚,我隐隐听见火车。很短的一声
短于一节车厢。我的头转动,蓝色玻璃里
一张模糊的脸,窗外是山野,一株不知名的树
树叶垂下。室内事物浸于一根惨白的日光灯

像梦中的一节车厢。50级水泥台阶下、右侧
传来打篮球的声音,上面是一枚月亮。火车的
汽笛扩散在11月的初霜里。这个城市的火车站
在城西,没有配备马匹和翅膀。送别的人独自回来

火车将开成一块废铁。火车仍然为这个时代所需
参与你的内心,你以手加额:你仍在修建之中
2003.11.18

·在高岩新村寒山小筑:一条路

“从凉亭那里有一条小路通向山顶”
这么说我看到的只是头上的一段,小鹅卵石
砌的。拐弯之后只见一片杂草和高大的杉树
有时傍晚听见上面有人说话,我以为那一定是

从另外一条大路上去的登山爱好者。以前
我也是一个锻炼者,但现在我感到疑惑:蜈蚣
的20条腿同时上同一条路,还是20条路?
哪条路终将被荒草掩埋?那么空中的路呢?

得往上锻炼!直到变轻,像月亮一样飞翔,像
月亮一样从月亮到月亮,重叠,单腿,无始无终
2003.11.19

·诗

你孤零零地往前走,直到
被一个小教堂阻挡。或者只是个
小教堂一样的建筑,你缺乏
神学的基本知识,但这没关系

它说:止步。赞美。

它说,城市停电的时候
你能点燃一个灯泡吗
2003.11.18
·灯

现在我在日光灯下
读一本论述古老的灯火的小册子

我读了很久,总是停顿不前
事实上是不断地返回,深陷于遐想
一些很远的地方,清凉的夜晚,一间屋子
一个写作者,桌子、灯盏和白纸

我的手有一次摸到了它
那垂直的火苗,略微摇晃
又回到焰心。更大的部份是阴影
明与暗相互渗透,灵魂有同样的形状
那人的前额在吃着小小的火苗,它是
我所遗忘了的过去的粮食。它是秘密的

但多么令人吃惊
是电灯,一盏白痴似的日光灯
在其它地方是一个悬垂的灯泡
照亮一本论述古老的灯火的书
书里的光明:油灯和烛火

我试图摸到更多,童年、星星和树叶
但只有一个墙上的白色开关
走出屋子,外面一片电灯的轰鸣
没有灯盏和烛台,也无法轻轻吹灭
2003.11.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