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霞 ⊙ 赵霞作品/TITLE>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译君特.格拉斯诗三首

◎赵霞



君特.格拉斯  Günter Grass


节选自插图组诗 
     《和索菲一起走入蘑菇林》
(1-3)





令人畏惧

在林中大声喊。
蘑菇和童话
把我们追赶。

每一颗块茎,都萌生出更年幼的惊恐。
还在自己的菌盖下,
然而这一圈圈畏缩的漏斗
全都已装得扑满。

总是有谁,来过这里。
损毁的床--那可曾是我?我的前任
真是什么都不留下。

我们辨别:美味的,
不能吃的,和有毒的蘑菇。
好多蘑菇的内行,早早死去
留下的,是左搜右集的摘记。

乳菇,羊肚菌,喇叭菌。

和索菲一起,我们走入蘑菇林。
那是在拿破伦,往俄国行进的时候。*
我丢失了我的眼镜
还使过一下拇指
她,则接二连三地寻有所获。


------------------------
* 指1812年俄国卫国战争(俄国人烧毁了自己的首都,使它不至于落入法军之手)--译者注。






吹吹羽毛

那是在五月,维里 *引退。
第六个白天,我曾用海鸥羽翎
把自己描绘:已有点显老,形容亦有损耗,
却仍旧,吹吹羽毛,
恰如少年时(飞艇时代)
以及更早先,
当我开始思考(公元前,石器时代)
羽毛,三四支一起,
细绒毛,愿望,幸福
躺着奔着,把它们吹跑
也曾令其凌空飘摇(人生一世那般长)。

维里也是。
他叫人惊羡的坚忍。
他从哪里取得。
自从吕贝克课间操场以来。
我的羽毛--有几支是他的--多么疲乏。
它们偶然地躺在那里,却好象习以为常。

外边,我知道,权力鼓胀它的两颊;
然而,没有羽毛,
没有梦,会为它跳舞。


------------------------
* 维里,指1969年上台,1974年5月6日辞职的前德国总理、格拉斯好友勃兰特(Willy Brandt,社会民主党)。“五月”及下文“第六个白天”即与他的辞职日期有关。维里的辞职曾让格拉斯觉得世界从此无望--译者注。






分分工

我们--这都是角色。
我和你,你要叫汤水暖热--
我要叫酒瓶精灵冰爽。

那时候,早在卡尔大帝 *之前,
我有所意识,
你却只是继续。
你是--我将会。
你那儿总缺少--我这儿又再次需要。
你的小领域安全牢靠--
我的天大的事,冒了风险。
你照料好居家的安宁和睦--
我愿在外头忙碌。

分分工。
你把梯子抓住,我来攀爬。
你的嚎哭帮不上忙,
真要这样,我情愿把香槟酒镇凉。
你只需准备好,假若我从你后边进入。

我的勇敢的小猫咪 **,
对她,我能够完完全全信赖,
对她,说到底我只想感到骄傲,
几下实在的拨拉
什么都将,完好完好,
我朝拜、朝拜于她,
而其时,她从内部改行,
完全另一种陌生另一种,且有所觉悟。

我可否仍旧给你递火?


------------------------
* 742-814年--译者注。
** Muschi,猫咪,也指女子阴部--译者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