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一壶酒 ⊙ 独酌无相亲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铜版画:母亲]

◎花间



[铜版画:母亲]



在锄草的间歇,她抬高了习惯下垂的
目光。手里拿着杂草,衣袖揩去
少许额际的汗珠。她的脸永远有阳光下
草帽的阴影,凄楚的神色出于遗传
在这首诗的开头,我伸过去的
目光正好和她对接,她小心翼翼的
释放着笑容。母亲


刮风了。风把她稀疏的头发
猛烈地吹,她尝试着在风中站稳身子
试想她,在那个山头等待。父亲背着儿子
去镇上看病。天色已暗。远远的呼唤
没有回应。多少次的贫穷饥寒,不能
让她如此屈辱,只有在儿女面前,她才
又一次在黑暗中跪下自己的双膝。母亲


如今是海水的退潮,看不见
用一生善良赢得的回报。每次
接电话,她都在结结巴巴说着一句话
“你你你你你吃了没有?”每次回家
她用帕金森的双手,从那床红绸被子里
掏出亲手缝纳的鞋垫——就是这双手
曾那么利落地从土地里挖出了
一筐又一筐马铃薯。母亲


我收回目光。她给身边的群羊说着:
“我看下山来的像他,又等不见”
他是她的儿子。此刻在坂田
写这首诗。羊群披着晚霞的桔光
一眼泉水,一边是她清洗泥脚的涟漪
一边是羊嘴饮水的触碰。水面的
两个半圆在慢慢靠近。母亲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