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衣侠 ⊙ 紫楝树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与诗之毒/诗集<狼毒花>后记

◎紫衣侠



我与诗之毒
  紫衣侠

    我出生在六十年代物质生活极度困难而贫乏的时期。我母亲说,她怀我的时候想吃一顿红烧肉,但一直没法吃到。后来有一次开妇女干部大会,一位公社干部把她拉到一个集体食堂,终于吃上了一回红烧肉。我母亲到现在说起这件事来,仍然幸福得满面红光。我则坐在一边暗想:还幸亏了那顿肉。要是没吃着,我是不是比现在还要笨一些?
    由于“先天不足”,我生下来就小巧玲珑,我小姑母把我从医院抱回来的时候,放在藤椅上,两边都不到头。他们一致说我出下来只有四斤半。这倒使我长大以后拥有了一副好身材——瘦瘦精精,文文弱弱的,穿上少女时代的衣装,又经过“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的舞蹈训练,当年可能也着实迷倒过一些人;我大学时代的绰号“林黛玉”,说不定也与这个有关。
    当历史的车轮滚滚地进入“买方市场”以后,无数的女人为了减肥瘦身而卧薪尝胆、赴汤蹈火,我却因为有良好的“底气”而饮食无忧、安之若素。我这辈子要省下多少减肥钱啊?我是无法统计了。这真是因祸得福。
    我小时候吃过“忆苦饭”,这使得我的一生都没有“娇骄”二气。和过去分手后,我能一个人养活儿子还绰绰有余。我会买煤饼、换煤气、制作小板凳,在我“被诗歌包围的小屋”装修时,我自己给家里贴磁砖、涮墙面、制作绿纱门。电灯不亮了,当然由我去弄亮;马桶滴水了,当然由我出面加以解决。连老屋要砌一个卫生间,拖砖头、黄沙、水泥、石灰这些力气活儿,都是我干的。
    老实说,作为女人,我经常体力不支并且发挥到了极限。我又何尝不想衣服鲜亮、娥眉淡扫、坐享其成啊。但是我为生活所逼。我被逼得什么都干过了,只是还没有被“逼良为娼”。
    我絮絮叨叨地反复罗嗦这些,别无他意,只是想证明一个简单的算术公式:
    我的生活是我的资本;我的诗歌是我的生活。
今年秋天,我来到云贵高原和青藏高原的交界处旅游。当车窗外一大片一大片红得十分特别的狼毒花跳进我们眼帘的时候,我的内心被它的美所深深震撼和折服。可惜的是,导游对我们说,它是有毒的,狼见了它都会自动绕开……
回去以后,我一直忘不了狼毒花的那种深红的意象,那一种特别的美。但我又还时时记着:它是有毒的。
    这就像当下许许多多爱诗的人,中了诗歌之毒,终身舍弃不下。因为他们太爱那一种美。
    诗歌是语言艺术的极致,要写好诗歌,需要付出终身的努力。我也是中了诗歌之毒的人,每天在紧张的工作之余,我总要在灯下翻阅前人的经典,诗艺的理论,网络的动态……我放弃了许多物质的享受和追求,在江南这个小城几乎与世隔绝。但是我无怨无悔,因为我已乐在其中。
    也许我还有更长的路要走。但我仍然在生长着、燃烧着、延续着……我的青春虽长不过我的生命;但我的诗会比生命更长。
    那么,我还有什么所求呢?
                                               2003,9

===========


                                  
诗友精彩点评:

你的诗都读了,她们朴素、结实,似乎非说不可,不是做出来的。我在想这个江南女子不简单呢。
——靳晓静

一下午读完你的册子。我这里一直暴雨。
暴雨中读书有一种怪异的安静。
喜欢你诗歌中的机智
更喜欢那个小说《蝴蝶记》,是真的喜欢。
此类文字,该继续写下去啊
——玄武

收到您的作品集,报纸,以及手迹。谢谢细心。
我以为,你的散文比诗歌好——女性的细腻,婉转可见;不枝不蔓,富有灵气;大概是诗歌进入散文的缘故。
至于诗歌,我以为与其他女性诗人比较,个性不明朗;语词和结构是“非推敲性”的;机动式的写作;其风韵全在清浅上、在灵巧上。
再次谢谢您的集子,它使我这个中午充实、有很久没有的表达感。我谢谢来自常州的空气,一下子使我灵魂亮起来。
——边建松

紫衣侠的诗,语言、技巧和内涵虽不算高妙,但人们却被打动了——她的诗,守住了真、善、美。
——刘春

紫衣侠是一个热情的现实主义的歌者。
通读这本诗集,几乎每一首都与现实生活息息相关,苦也好,累也好,笑也好,都折射了生活的光辉,当然,在对现实世界的描摹之余,还有升华,譬如
“沉默得又像是一方墨
我只需用手指轻轻一醮
就能写下传世诗篇”
——《黑岩》
即合理又有些出乎意料的想象,使诗歌艺术高于了日常生活的平面,让人叹服作者的艺术感悟力。
——宋冬游

诗很好,真实,坦诚,是非写不可的诗,这才有趣,如果自己都觉得写不写无所谓就没救了。我自己有时就是这样的状态。
——小海

我喜欢你的诗。
——车前子

紫衣侠是通过网络而为人所知。但她并不知道她自己给诗歌带来了什么。她的洒脱、热情、率真、坦诚……是这样的具有亲和力和凝聚力,以前女诗人的小性她是没有的,造作和伤感也没有,自艾自怜也没有,失恋的惨烈伤痛也没有,她是健康的,有阳光和干草的气息,从作品到人格,她同时把这些元素也带给了诗歌。
——赵丽华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