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入山

◎宋尾



●入山

凌晨时我们被那些狗发现,踏着湿漉漉的碎石板
雨丝被铁青色的闪电收回——

山坡上的房间没有窗帘,甚至连玻璃都不知道
去了哪里;台灯后面,池塘是黑色的,静止不动。

三个人:吴磊继续上走,很快,将回到酒醉的朋友们中间;
我跟亚军走了大约四分钟
才从灰狗的吠叫旁回到笼子的雾霭安睡。

关节是四截漏水的道管,回声在整个十月的黝黑处
我尽力抑制却还是
忍不住喊出“疼”。

偶尔从山中的睡眠惊起,亚军始终在书桌前,
似乎在看一首口水诗——
这样的天气,在山中根本分不清时辰。
我再次回到均匀的呼吸,床铺驮着我向不明处飞行。

下午,我经过棕色狼狗的睡眠,仿佛就是我自己的清晨
——我蹲在山坡中央的茅厕,露与电在清新的空气追逐着
而我,十余年前经常享受相似的快感,在草垛或甘蔗叶的背后。

梳洗后,我们上山了,公路两旁,房舍浸泡在一言不发的青苔里
偶尔有一两个从红色标语后面钻出的学生,雨
不知道被谁取走,这是下午的清晨。

我们的远处,藏青色的毡帽盖着山巅
分不清云与雾,吴磊说:这象不象水墨?

这让我怀念——经过冬天的路灯时
我总是对着它们吐出一团又一团的雾:
雾本来就藏在我的脏腑,我所做的
只是哈气将它们抽出来,抛还给深夜的寂静。

枇杷树上已经结出褐色的圆果,
我们从桉树下走过时它们微笑致意。
旁若无人的宽叶草,沿着路一直窜上我们的皮肤
——我们或者所有镜像与整个山一起浓缩
被轻轻放进形态各异的模型。

这时,更多隐居的人从洞里返到公路上
餐馆,吃剩的泉水鸡回到乌黑的泔水桶。
我不再怀想脑子里萦绕,大大小小的问题——
那与感情无关的事实。

你看一下子无比拥挤的歌乐山,它容纳了更多:
我们对视,天空看我们变得同样微小;
山或我们,说不清哪个更为重要。

我最终将揣着山的清冽,回到熟悉的街市
那里是等待的欲望如山泉流淌。
当我回到学田湾枣子岚桠六楼,一切如同往日
总有不被发现的眼神,冥冥俯视着我们。
10,6日


●慢在快的后面


事物被人掌握还是人被事物所掌控?

慢的雨滴追逐着快的雨滴
你能说它们不是彼此追逐
而觉得内心快乐吗?

秋天在每个人的脸上
刻下自己的标记:

有的人永远走在前面
有的人总是跟在后面。

但经验告诉我们,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物。

秋天到了,最后到达的人经历了最细致的过程。
10,3日凌晨3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