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暗香

◎宋尾



暗香


将这样一支歌毫不厌倦地放回原地
就象曾经的佩泊军队之歌,晃荡在挪威的老式咖啡馆
每个复杂的男人的脸上。

他在褐色的桌面上写字;
他的白色鹅毛的钢笔在纸上散步;
鸽子们回到庭院
远处的海藏着忧悒;
一切如想象到的顺其自然,流向柔软的尘地。

一个男人要用多少情感
酝酿这支激荡的歌,就得回到
黑暗里呆多久。

昨天下午我忘了告诉你们
我早已习惯了隐藏:因此有人把
隐晦送给我当成明日的礼物;你们说词与词
之间有秘密,有速度还有音律。
我只是习惯,在陌生人面前含蓄:
这不是我母亲给我的,但与她必定有某种联系
就像你们反复提到,词与词之间的秘密。

用整个凌晨将歌曲送入空中
晚上,那么多复杂的喧嚣的面孔。
你知道我为了一件合身的外衣
从沙坪坝走到三峡广场的尽头
仍是一无所获:我只是喝酒,干杯,吞咽……
因此,我对此刻

漏水的双腿满怀歉意;假如你能走进我的身体
那么你一定能找到细胞与细胞之间的秘密;
里面一定藏有一张平整的滑板:
假如你进去就会从我的上身掉下去
直到在我的两只腿,那是个岔口
你会选择朝左,还是往右?

惟有不停地写;惟有继续将歌输送,不顾它们最终
消失哪方。惟有抽烟,看吧,仍有这许多人在伴我
在深夜。
不是吗?

许多年后有谁会记得这里,沙坪坝的某间二楼
我的腿脱离我,如果你注意到了你能看到
它们拼命用黑色的铅推我——
水就从裤管里缓缓流出;
树木着火了,喔别以为火热的一定就是爱情。


10,2,凌晨于沙坪坝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