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半抒情

◎宋尾



●半抒情

它会给你一个妥协的笑脸,让你亲耳
听见争吵的声音,做爱的声音以及痛苦的声音。
那么多家庭漂浮在凌晨的雨丝里,它们的发根
有一种摇滚后的美好感觉,其它的你不可能看见。
你能把握的只是消逝,但它们是无穷的——
什么正在走掉,静耳听,它会给你
一个妥协的向外挤压的薄壁:声音。
你依靠自己的触觉能走多远,你仍停留
从前你钟爱的抒情语气,你期望靠这些打动
其它的什么人?那些伪美的伪感伤的跟你一样
自以为是的人。那些假的近乎固执得疯狂的人?
你看他们都睡了,但仍假装醒着,在黑夜里强睁着眼睛:
墙壁摸索着秋天的手臂
你带我远离吧我宁愿你是一个虚伪的天使;
我听着烟味里的摇滚喝下熟透的生姜可乐。
秋天一定临近了,你看那些凉爽的血笔直伸入蓝色
你看我的爱人与你们的爱人有张年轻的脸;
你垂下头那是我对你说:
世界终给了我们一个妥协的契机;
所有秘密隐匿在里面。
8,31凌晨

●旁观

你一定忽略了,那即将或成为过往的威胁
从你漫向他然后从他们漫过你;你说话的表情
你的快或慢的手势以及你所有的内心
都被另一个隐匿的沉默者收拢:他从容
离去时,怀着更为复杂的情感
——这巨大的折磨!

应能猜测你们;应能保持漫不经心观察窗口的三叶草的姿势
在你们狂饮话语的同时;在你们吆喝开道的背后。

我惊怖于这样的镇定,
我总模糊于无法确定
他是我后面的影子抑或
我是他前面的影子。
8,31凌晨。


●声响

你能确定这就是声响而非仅仅只是单纯的声音?
你看清晨拉开它们的序幕,斧头扛着它们的木柄;
它们走,就象声响那样;有时候敲击你,有时候
却诡异地消失;你尽可以想象,那是水流经过坐便器
或者血液鼓动晨光里紫色皮肤的汩汩声。
我不能排斥这些,相反我尽可能将这些收集——
不是所有,不是一切,它们仅仅只是一部分,相当微小
存在这清晨的世上。
你能从镜片内分辨那种声响是来自于雾?
这雾是可有可无,可烟丝是事实存在;它们挤涨着身躯
想告诉我什么?想向**近还是驱逐,其实这不是问题。
问题在于我总忽略木斧敲击之下的鸟鸣;
窗外有人扛着建筑物,他们一起生长,与这个初秋合为一体;
我能轻易就获得钢铁的铿锵,它们咬破了自己的指头
而将我脑海里那些主人公的内心一举覆盖。
我小说里的人物齐声抗议,他们有褐色的生殖器官
就象声音让我们想象到快乐呻吟的画面;事实上我也有。
我有着与这个清晨不相符合的声响,它们有时候在我上面
有时候却跑到我身体下面;是的,这仿佛很飘忽
就象隔壁我的爱人,我无法阻止她梦见任何事物但
任何事物都如初恋一般它们统统都是美好的,惟有美好
是不受控制的,它们肆意生长,就象清晨或者清晨的声响。
9,3日清晨。

●理解是困难的

要让你完整地理解是比较困难的,甚至复述;
要让一根发丝进入另一根发丝几乎是不可能
却又经常可以随意看见的蠢事。
你一直在窥视其它人,你做的都与你的内心有关:
那是你的欲望,是虚荣还有可怜的自尊……
或许并不止这些而怀有更多的因素,
一个人怎能完整地表述自己当他向你倾吐。
你别轻易相信,也别总是怀疑;
你只需要对任何人说:你是对的
但我决意坚持我自己,即使它
愚蠢得象空气一样重复,且不存在。
9,3日清晨。

●凸现

依靠想象的经验似乎可以得到:
它们在生长,从可以出现的任何表面。
但你无法将它比喻成蘑菇,因它并非清晰得
可以让你看见,你只能一点一点积攒
对它的印象因它不是可视之物;是的
这很奇怪。

事实上我的表述出现了若干故障:
其实我只是想说,我刚刚在前几秒钟
想到我们写诗必须尽力表达最真实的瞬间
一如“凸现”这个词,从内心跳出。
9,4日深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