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钻进牙龈去

◎宋尾



●钻进牙龈去

我告诉金黄的烟草它们的气味
其实早已脱离,我知道此时意味
过去的未来;而你们的味道在过去与未来
之间穿梭,这些银鱼,这些不易察觉
告诉你痛苦并不意味失去所有的欢乐;
但它们存在,象烟草留下的痕迹:
经年后,它们静静依附在牙齿的背后
微笑或者哭泣——
你会发觉它们由金黄变为褐色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也许当你从一间牙科医院出来
熟悉或陌生的人都不知道
其实你牙齿的两个面已返回到年轻时的洁净;
惟有你清楚:某些血迹仍滞留着,在牙龈里。
农历七夕晚,2,37。

●坐在此处

坐在凌晨的余烬,不需要任何前奏
你看见许多未知之物引诱你往目力不达之处;
那是你的你的被蒙在鼓里的其余。

你必须象此时一样承受
惯常的模糊性;你必须忍受
风暴出发前它们漫不经心地细微的凝聚。
农历七夕晚,2,51。

●蒙蔽

该对自己说些 安慰的不满的 或者其它
就象音乐 流向耳孔你听见它们 全部朝同一方向倾斜
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 今天上午的早餐
牛肉块 拉面 蔬菜还有汤
明天等待我的也许不再是它 或它的家。

为什么需要 无休止需要 可有可无那么多
你却留在房间看电视 看书 抽烟 看烟圈旋转直到不见
坐在黑夜里 对面五楼的笛声 就这么轻飘飘荡起来
我确信这是个偏执的男人 在哭
我拨着电话 只有无所谓的盲音 好象一个女人
走过广场时她嘴里嚼的泡泡糖 碎了。

频繁的变化充实着生活 四个排列有序的词语
将我带入 一个孩子睁开眼 幻想里的一切都消失
只剩下手指揉过的模糊:这世界怎么了?
回到自己的云里坐着 黑或白 明或暗
然后反复在伸展的人工瀑布前打量自己
然后说:绕了这么远经过这么多人 我仍是自己
自己的丝毫不变。
8,2凌晨4,20。

●对面的灯熄了突然又亮

对面的灯熄了突然又亮,但现在又归于黑暗
我猜测应该是那个女人:就象我遇见的大多数
潜伏在街道或厨房的温情动物;我记得这些情节
甚至突然想起那么多深夜,母亲在依稀中
悄悄从床上起来捅炉子,给茶缸添水
然后她打个重重的呵欠回到我对面的床铺
她往往能马上就重新睡去
她累了,呵是的,她累极了可不象我
睁着眼躺在安全的暗处冥想
直到整个背下都是细密的汗渍。
8,2凌晨4,30。

●你能接受的

你能接受那是由于:你必须对自己
笼统或清晰;尽管很难认识到也难以办到。

我们在皮肤下互相摸索
我们挤压而不觉得疼痛。

如果你得到期待中的事物那是:
你接受了;你为自己的接受竭尽了全力。

我们走到哪里
哪里就是我们的家。
8,2凌晨4,50。


●空白

除了灰烬在瓶中走动;
除了它们进入水面时轻微的叫声;
你听见了:
我裹着脸;
我藏起一切可藏之物
回到灼热的床铺——

这里酝酿另一个世界:
迟疑,复杂,良久。

天亮时我掏出
自己从嘴唇里开启曾经
以为永远都不会吐出的话语。

在窗子前它们一个接一个
跑或者散步;
它们说它们说
你在阴影里
象个不存在的孩子。

其实我睡了
我一边流血一边静眠;
我一边抽烟一边伸缩难堪的舌头;
让我再次,再次回到
你瞳仁的深处吧
吐出那段空白
埋下沉沉的哭。
7,15凌晨2,30。

●恐慌

你看那绝望挂往明日之日;
你看那从我身体周遭渗透密密麻麻的水;
你看那扭曲的夜的脸庞;
你看你看那心,挤破了喉咙
只是沉默。

只是长久地坐在此地
只是不言不语。
7,15凌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