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重重

◎宋尾



●致沙子

你的沉默是你的阴囊;
它们试图发出更大的声音
你抑制而后松开。

从地下室的阁楼下来
象一对黑色的僧侣:
早晨的蒸气在额头
那只是昨天。

宽厚即是狡黠的跑道:
你跑着,揣着你的黄石
漫无目的地跑
聚精会神地跑。
7,7凌晨。

●诗

在里面找出陌生的熟悉的脸,鹿的脸;
学习悲悼的记忆,把针缓缓抽出来
剩下小镇的白色帽子:
你在教堂门外徜徉,无数幽灵忧郁地打量你。

试图做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动作使世界倾斜,
你朝左边晃了一晃,左手全是酒杯,橙黄色。
略微思索,你吐出一句不明朗的话语;
*而人们说起时:神。
7,6,晚。

●重重

我喜欢这个词:它可以这样或那样念。
它可以任凭置于何处而不感到难过欣喜。

我喜欢它,它从层层里面钻出将我搂住:
直到将我完全地舔化
才拖回它长长的舌头。
7,6晚。

●第六晚

跟着我念:淡绿色的月亮。
数着它,把它数进皮肤下的缝隙
那儿骨刺柔软的嘴等待着你:
吞进去再把你吐出来。

你要的愈多
你显现的颜色更趋于丰满。
7,7凌晨2点。

●自我的韧性

之后,你会惊讶地发现:
你已经朝着不可思议流去;
你已经善于将脸埋于脸中而不被窥视;
你弹向倒车镜;
你已经轻若无物
如柳条般弯曲;

之后,你惊异于自己的发笑
来自于你的小腹,你的声带
缝合了背脊的伤口。
7,7凌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