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果藏

◎宋尾



●果藏

你愿意念它就从刺猬里爬出来,
你往下念那是谁的名字?
你经过长长的磷拖着微黄的尾巴,
你吃着西红柿红色的眼睛;
你不敢出来不愿意回家,
你抱着黑色我亲吻你的头发,
那也是深夜的黄色,有些苦渣。

在臆想在抑泣在表皮下面待着;
在黄昏的凌晨在进屋的出口;
你的栀子花瓣呢?
它也是黄色的,就象猫的眼珠:
诡异,每晚准时回家。

一动不动,一动不动。
打开毛孔呼吸吧而你还没找到
它们在你皮肤的哪个角落。
那是鱼,那是鱼吧,它们穿透河面寻找海洋。
那是果子果子吧,你说它们是就是,
我亲眼看见它们把你卷入只剩下一点声音的痕迹。
7,1凌晨。


●蕴藏

没有道理的经常就是真理。
顺着正确的路径你会说:哎难受。
往其它方向往往令你惊喜,
这就是没有道理。

而我想说,你为之奋不顾身追求的
永远都令你失望。

你必须冷静才能明白诗或者
这个道理,但它是错误的:
因为不是真理。
7,1凌晨。


●预兆

我送走一匹列车,带回整座车站。
——题记。

为习惯活着,我们。
为活着活着,我们。
为活着我们习惯于在地下拣起失去的枝末
或者是枝末的失物。

大雨掉在眼睑上眼睑大声叫着一个人的名字;
如果这时恰好你经过,
你会搂着我,而非他而为之悲泣吗?

天亮后离开空荡荡的平台,
带着我的昆虫,会跳舞的天蓝色的昆虫
象雨伞把你笼罩:

那是个抑郁的时刻
那是终将丧失的时刻
你不理解所以我缄口不语
陪枕头死去。
6,27凌晨—7,1凌晨。

●变化

我不再说话,准确地说只跟你或者自己说话。
这是变化,变化对于我是严重的,无法用词汇
形容的——我只能这样描述它:

它匆匆而来,缓慢而逝。

其实这就是一天,一个白天与晚上的交替。
不要经历许多,这就是整个人生:

爱情与死亡。

阳光会很好;
夜色淌过小脚。
7,1凌晨。


●病

惟有命才能治好我的病:
我卸下感冒再吃半途的咳嗽;
我啃完半边肩膀贴在右边的肋骨。

假如我吃完悲悼,
你会给我意料不到的幸福吗。

你是你是病呵,
象牙雕,一排排
走在阴凉的夏天。

没有孤单的病,
没有随我奔跑在雨中,
没有人。
6,27,凌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