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薄荷

◎宋尾



●感官


它告诉我们该这样或那样:
不要信任那些值得你信赖的事物
或人;不要学会哭泣当你还不能完全
适应夜晚的雾霭.

它们是黑的,白的;它们是具备颜色却
又在眼睛里透明的--

你说:别告诉我该这样或那样
我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样的生活.

一些喧闹使黎明惊醒
我还做着极其荒谬的梦:

我抱着一只漂亮的鸡
那是你的影子.

6,21凌晨


●贫穷

西尔维亚埋下红棕色的头发;
丽达带着天鹅回到河水;
你睡了就象我的眼睛:
你种植我吃我的脉搏喝我的体液,
你睡了,仍然.

你带回整整一只皮箱:
背囊,镜子,闹钟甚至还有杯子
甚至还有一条蛇
那是一次难忍的梦魇.

对此我沉默
我发誓,我发誓再不向自己宣誓
再不说话.

我喝光若干个夜晚,
那些发光的浓稠的液体
整夜地流.

6,21凌晨.


●我也能飞吗

我一定要贴紧燕子腹部的绒毛
从A到B或者是C.

那些船都毁了,
人只剩下岸.

还有什么好说的,
假如我也能飞的话.

6,21,凌晨.


●薄荷

你会再次,再次回忆起那些薄荷的手指;
清凉的,急促或者终于宁静的:
它们弯曲着;
曾经哭泣
就象一对微小的身边不被注意的草尖的耳朵.

这一切均被空气稀释
一个人走了
一切就留了下来.

6,14凌晨.


●六月之歌

声音被切割
一部分朝不为所知飘去

剩下的
就是六月的歌

被唱啊
唱着.

6,14凌晨.


●我说

是模糊是清晰是不可调和是矛盾的;
是这些在改变事实上,事实上,
流水旋转又回到从前:

你回到小屋子里,从镜子里攫取自己的脸;
你看那些书,听那些音乐
从旅行袋里缓缓升起;
你是一个人,我也是.

不是吗,难道?
我说,我早说过.

6,14凌晨.


●忧郁

重新缩回到身体,声音还在阳台;
栀子花也在,它们它们它们
垂下来,回到大地
松香那么安静.

它们它们说:
你该睡了就象我们一样.

6,14凌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