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写着写着就哭了

◎宋尾



●爱情

可怜的小人儿在滂沱的哭泣中奔跑,
你从整片的白色里躬起身子;

你随之奔跑
不由自主地哭泣.


●写着写着就哭了

你有强烈地毁灭的勇气
当你转向其它人
毁灭的是自己
而非"你".

第九天是郁金香
第八天是夜玫瑰
第七天才是你:

当你的眼神长出花岗岩
当你被失望浸透
当-----------

写着写着就哭了.


●静默

血管的蓝色花朵
血管的焰火,围着瘦削的骨骼
它们跳它们跳;

那么多值得高兴的事物
事实上只是死亡之物:

我亲吻床角
我让它安眠.


●让我们就象一对朋友吧

让我们就象一对朋友吧
我饿了,非常饿;

我吃光凌晨的唇膏
你不反对吧?

让我们象朋友
慢慢收回自己的刺.


●自私的爱

自私的人总能得到最大的眷顾
自私的人得到了爱.

自私的人总在行走
你从脸上分辨不出谁是自私的人.


●凌晨之物

我被推举在凌晨做一个王者
我心甘情愿接受这一切:

没有疼痛
没有心跳
也没有倦意.

我在上升与下降之间
我在是与非之间
我在,其实我不在.

下一个被罚者
将是黎明:

偶尔有雨遮挡了这些.

●只有天花板是白的

尽管墙壁也是,但我不这样认为
至少这次我不象以前那么认为:
它会是白的.

它是精液中升起的人影;
它好象沮丧其实那只是失望.

只有失望才是真实的,把脸贴紧
天花板上长出的地毯:
撞击声
走出这个房间
消失在六楼.

只有天花板是白的,
她回来了,没有死
就象半年前她从某天走出我的心脏.


●高傲

脸埋在膝上,膝盖离大腿不远.
小腿俯视呕吐的物质:
来自你的肺或食管.

呵来自你的嘴唇,将身体弯曲
到夜晚与死亡融会的脉管;
听它们的声音,
听雨讲给你平静的绿色;
呵是,绿色很快就能
爬上城市的眼睑
--也许只需微小的时间衬托

这与离开一个人有什么关联?


●沉默不语

用所有的面具来换这张永不妥协的脸
这脸,遮住任何无法表达之物
缓缓流向聚集地,这死寂的海.

其实你叫了,很多声音不停涌入你的眼鼻嘴
呼吸是唱着歌的夜莺,它呕出你的胆呛出你的泪
没关系,反正不会有人看见.


●停顿

即刻进入下一页,那么多你们蹲在文字里笑着
哦你笑你不知道我已经越过你翻过围墙回到操场
跟自己的鬼说话,他说我知道这是个梦这梦本不难猜测.


●软盘


它吃完啤酒又吃完我的胡豆
我在它里面找:
就象一口井,
我投下自己
被吞没.

就象吞没肚子的啤酒瓶
就象吞没我的胡豆--

什么都没留下
除了雾.


●显而易见的清晰

这蒙蔽双眼的来自你的想象
无所不能的想象将你置于荒野
最后只剩下你一个人

六月的小矮人燃烧在黄昏的余辉
六月的胆囊一直沿心脏上升
最后只剩下你回到事实自身
伏面痛哭.


●响鼻

因为喜欢这个词而迷恋上那种声音
纯净无比的声音,你听:
没有顾忌没有修饰没有阴影.

真正的乐声往往被我们忽略.

静听罢,响鼻在身体里荡来荡去
尽管,你觉得毫不动听.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