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重庆牌火柴

◎宋尾



<看着它>

看着它吞没,它不说话
我躺在床上,
这是第二张
不需选择的床;
我说了什么
没人听见.

但我拿起手机
对着荧光
数自己的心跳:

95
97
94

直到完全的黑
我揪把头发
看着它
而停止抗争.


<菜市场>


这里安静极了
四周都是声音.

卡车拖着长长的把
后面走着回家的人:
都是一样的人.

买豆腐
买马齿汗;
我提着煎好的鲫鱼
它们有四只
痛恨的眼睛,

但不能说话
直到我回家
吃下一半;

明天或任何时候
我再吃它们全部中的
另外一半:

依旧不能说话.


<重庆牌火柴>


它燃烧它的磷那是它的头发;
我映亮自己的脸庞灰色中的白色.

我们一起死亡
只差一点点,
我就陪它睡着.


<蚊香>

它是我的家
它是蛇
它是我喂养
最亲密的
女儿

它撒娇时偶尔象
这几年我遇过的情人.

倘若我还活在夏天
我们总会见面;
我想象过
但蚊香
使墙面发黄

这是家的一种
我们靠形式而活.


<陪沉默说话>


我们对视,彼此并不仇恨.
我数到八,他脱掉皮肤;
他抚摩我,我走到床脚.

我们饿了,互相交换自己的器官:
他吃我的脉管
我捧着他的竖骨.

我弹奏他的音乐
他替我入眠--

我们抱在一起
太阳初生.

5月13日下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