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风油精

◎宋尾



●风油精


我知道倦怠的时刻
藏在对面的雨中,
我知道哦知道
它象一个整齐的家
贴着昆虫的面颊
而我可以走来走去;

我知道愿望歇在旗杆之外
宁愿是假的,哦可是
我的太阳穴
我的人中
我脖子后
清晰地
传来它从黑暗里
递过来的针:

它打动了
实际上即将成为其它人的我。


●2:22


假如这不是屡次发生的
那么它不会成为时间,
或时间里的一个微小的部分;

假如这一切都让我来表述,
我会说:噢这恼怒的暗示
直到现在我还不相信这些
都是真的——

符号带着我离开此地:
此地已非彼地,
或许我还留在那里
静待你们的深眠。


●习惯了让诗结束这一切


只有让海毁了这一切;
只有毁灭让你远眺——

你会听到瘦弱的声音象柴火跳跃
你会听到说:我爱你。

只有让我们毁灭,
只有让哭泣挂在眼睑下尖叫发出玫瑰的铿锵,
我才能说:爱人哦爱人,哦虫子虫子虫子。


●重庆牌火柴


它燃烧它的磷那是它的头发;
我映亮自己的脸庞灰色中的白色.

我们一起死亡
只差一点点,
我就陪它睡着.


●陪沉默说话


我们对视,彼此并不仇恨.
我数到八,他脱掉皮肤;
他抚摩我,我走到床脚.

我们饿了,互相交换自己的器官:
他吃我的脉管
我捧着他的竖骨.

我弹奏他的音乐
他替我入眠--

我们抱在一起
太阳初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