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璞 ⊙ 写给我的婧婧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玩具店

◎王璞



玩具店

等我再次睁开眼时,
老板已经把我放在了橱窗前。
由于多年不见阳光,
所以四肢太不发达,
但我已经长得足够圆


世界是多么大啊!
从最上头的照灯一直到
地面。可是橱窗以外呢?
那还算世界么?老板每天
都把玻璃擦得干干净净,提醒我

不会有什么答案。我瞪着眼睛,
很快发现,生活就是
走来走去。早上那些大人
把自己装在包里,走直线。
到了中午,一股硫磺色的空气

飘来,溜达者收束一下影子,
过敏地吸食着花粉。偶尔,
街对面会涌起一阵剧烈的狂欢,
但他们最后也都累了,离开时
拐出很精确的弯,留下些

没来得及熄灭的光。到了晚上,
就会有相当多孤独的人,
像被时针推动着,成批成批地
从窗前流过。我看不清
那些脸是金属的还是塑料的,

我想和他们说一句话,但
我不会说,他们也太久没交谈了。
还有脏苹果一样的小汽车,
还有泄了气的旧袋子——
广告牌里的小姐早已不见。

我好奇地看着,当然
时不时也有人看我。
记得一个小女孩把鼻子
贴在窗上,看了我老半天。
她的眸子真清澈呀,从那里

我看到了自己的映像:这是我
第一次看到我。我的脸一下就红了。
另一次是小伙子。他似乎
刚买了双新鞋,走一步就看一下,
所以走得特别慢。他看见我就

不好意思地笑了,像是和我分享了什么。
其他人看我时,漫不经心
最多只能记住我的轮廓。
直到那个人,他仿佛是想
早点到达终点站,转头望着我的样子,

就像是在观看一部片子的尾声,
眼中布满了灰尘。
打烊之后,老板会说起
我们的身世。我根本听不懂,
只觉得似乎有无数双手把我抛来抱去。

老板一走,大家就都凑到了窗口。
好几十种狗站在我头上,
白熊带着睡袋爬过来,
青蛙蹦达着,小猫和大鱼
也挤在一块……

大家都想多看看窗外。直看到
夜空倒出了它的最后一滴,又开始
议论,将来我们被别人带走后,
会不会拥有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可一直挂在上头的小猴子却说:

“世界再大,也就那么一小点。”
店里静下来了,只亮着一大堆困惑。
我又接着想,那我们的内心
是什么做的?是废弃材料,还是
一团破布?或者,里面什么都没有?

想到最后,我又睡不着了——
最香的睡眠只配得上白熊的大。
小公鸡快要打鸣:他的内心是
一节电池。一天又开始了,
我还要在橱窗里欣赏那些走来和

走去。后来,老板真的老了,他的妻子
不再露面。一个下雪的夜晚,大白熊决定
冬眠。再后来,我被一对太亲热的情侣
买走了。他们有答案么?
世界,内心和一扇扇窗子不停地打开。


2003-10-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