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邪 ⊙ 生活日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石头/状态/纪事(九月)

◎康邪



《石头七章》

之一

我所目睹或熟悉的石头,或嵌于河沙
或裸于路边,或静卧水底。你可以
视它们完全静止并用笨这个字加以嘲讽
石头的数量之多你则无从得知
人、城市、鸟、树木、村庄……是否
都会经历并充当石头这个角色?我们卧着
躺着、蹲着一动不动,有时,或许
就能微弱地听到石头们的交谈
没有什么秘密,也无非是有关柴米油盐

之二

父亲,祖父,祖父的父亲,祖父的祖父
他们在石头的中间耐住了寂寞
周围的石头上开满了繁衍力旺盛的牵牛花
紫罗兰色,偶尔还会齐声歌唱
祖父们是幸运的,他们在石头群中永恒
石头们从不涉及别人的死亡
它们将尖仞的恐惧默默打磨、淡化

之三

旷野坐在秋天退温的怀中发呆
诗人坐在石头上,风在来回奔跑
煸情每一座城市产业化、扩大化、现代化
在城市的边缘地带堆满了缄默少语且几分顽固的
大大小小的石头,那是诗人们的生活区
风在这里只能是失落,因为风
太热情

之四

黑夜分娩出一座座微型城市
乡村从口袋中取出一块块石头
一个人,整夜地以石头击打这些城市
他的邻居们正携手在大街上散步

之五

更多的傍晚,我能看见很多的城里人
沿着光滑的水泥街面急匆匆地寻找
那些记忆中长满苔藓的石头
我跟在他们身后,像一只蚂蚁
没有目的地,也不寻找什么,更不会抱怨

之六

我的书房里有一把钢质的水果刀
一有空闲,我就会用这把刀努力地
削一块石头,我的邻居、朋友们
把我的行为误作为磨刀

之七

秋天里很难找到花开的状态
秋天中弥散着果子腐烂的气息
石头不开花也不会结果,秋天的石头旁
堆满了弓箭、大刀、长矛与盾甲
石头们责无旁贷地守护着这些沾满血腥的
铁疙瘩,直至秋天消失在
年轮模糊不清的尽头。孩子们每天
吹着口哨快乐地经过这些石头
偶尔地停下来戏耍

2003/09/18夜

<状态一>

三个年轻人扪头而睡,一个地上,一个床上
一个沙发上.风拨弄着窗户上的塑料薄膜
拼着命地挤进,尔后快速从另一扇窗子挤出
十二点过后,年轻人准时醒来,密谋着
该干点什么,一点,两点,他们抽烟喝酒
三点十五分,三个醉汉倒下
鼾声四起

<状态二>

一棵树默立着孤僻
一百棵树并排孤僻
一万棵树林立孤僻
最糟糕的是我每天早晨必须
经过这些树和残余在下的啤酒空罐和烟蒂
却不允许产生亲切感

<状态三>

你必须长出翅膀学会飞翔
即使
城市里布满技艺高超的射手

<状态四>

他说----
"这里绵亘着看不见的风景,流淌着
看不见的音乐,低呤着理解不了的话语."
一个人蹑蹑地走过来,轻轻敲门
屋内又瞎又聋又哑的人站起身
开门,结果被狠狠地揍了一拳

<状态五>

我是乡下人,我住地城里
住够了日子我就离开,你不用
赶我,也无需挽留我
对城里的秘密,我发誓
一定会守口如瓶

03/09/01


<纪事八章>
<纪事一>

一条河,两排房子,三面群山
无须准确地打听这些地名的姓氏
他们的容貌有着惊人的相似
八月十五,土房倒塌,河流拐了弯
一群人画饼充饥

<纪事二>

睡上铺的张三,对铺的李四
鼾声如雷的王五,夜夜呓语的赵六
那些夜晚变着法子在心头卷土重来
康二今夜失眠,有些无端

<纪事三>

顺着旮瘩胡同两弯三拐
穿过三条街,经过早点铺、超市
干洗店、美容院......步入写字楼
把一张报纸从第一版看至十六版(包括中缝广告)
后来,旮瘩胡同拆了,街道整修
绕道,绕道,再绕道.写字楼越来越高
晚报改成三十二版

<纪事四>

大胸的小丽,披发的阿美,正点的雪儿
王志文与江姗夜夜<过把瘾>
旮瘩胡同张老头的女儿其实并不俏
她是我的媳妇,她会煮饭、洗衣、带孩子
还织得一手好毛衣

<纪事五>

父亲艰难地抬起右手指着窗外
黑乎乎的夜空翕动着嘴唇
那个窗子朝向一个小小的村落
父亲最终没发出一个音节便倒在城市
的十楼上

<纪事六>

三点零五分,牙疼,没有一丝风
零零散散的街灯苦撑着下坠的夜空
楼下偶尔地驰过的士踉跄身影
把头伸向窗外,时间的尾巴扫过脸面
抹一把,一手的黑

<纪事七>

刮胡子,刮破嘴皮,流出血
一种小小的痛.放下剃须刀
对着镜子擦血,忘却昨晚虚构的
故事情节,角色变得太快
一个人的去向在旱晨的痛感中

<纪事八>

历史上的今天,战争,杀虏,婚庆
分娩......左脑恢复记忆右脑终止
千万别感恩历史,我们活着
不断地迁徙一点也不惬意
从东汉迁到民国再迁至
公元二00三年秋

2003/09/0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