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晓杰 ⊙ 行走在紫色的忧伤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五月也是残忍的

◎宋晓杰







  “四月是最残忍的一个月”
    ……    ……

  于我,五月也是残忍的。疼。看不到血。

  又一个潮湿的季节来临,土地、眼睛,以及心灵。
  五月,在北方,凌寒的花儿一朵一朵凋敝,然后,在果实里功成名就。可是,我日渐疏朗的枝头空空如也,有什么在擅自退席?
  才不过转瞬,已感到邂逅的墨淡与辽远。幻觉里,你在虚无的远方发光、闪亮,色泽洇润着,模糊而印象。
  与众多的河流相比,你更肩负着河流的秉赋。永不停留。我辛劳的眼神不得不一路追索。是的,你一直是我的视线。温暖、唯美、忧郁而伤感。不能走近,又无法远离。
  一条包容的河床。渐渐干涸。
  不能实现。

  我们握牢粗糙的岁月,凝视着彼此动荡的脸,不谋而合地感叹,又一个美好的日影西斜――告诉你,我不要这种有可能的现实:当我们终于靠近,排除万难,不可违逆的离开已近在眼前!

  百年不遇的这个五月,我敌不过神谕,敌不过万劫不复的疫患。黑厚的嘴唇沉默寡言,凝滞的眼睛视而不见。我只能更深地向土地和春天低头,只能夜以继日地扎一只梦想的小木筏,于星与泪的暗处,泅渡。

  ――为左岸上那座意志的灯塔。




           2003年5月1日

(本文获2003年全国散文诗大赛“女娲”奖)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