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克 ⊙ 树杈笔直而且向天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拉金:餐后评论

◎桑克




1.

一顿美味佳肴大约能够弥补
 吃东西里的脆弱的爱;
而现在夜晚迈着方步走来了,
柔软地,穿过喷香的空气,
放下绷得紧紧的恐惧:
 在它上面静静地滑行。  

树林陈列在落日之下,
 在它们斑斑点点的荫影里
我凝视着罪的行列,
我懊悔做了蠢事,
它们像被忽略的幽灵消逝,在
 描绘出的人的形象里;  

平素就感觉悲伤
 在大教堂的尖顶,
呼叫着死亡的啼鸟,
警告着快乐的波动的青草,
我想它们在诉说着
 模糊的愿望;

另一些东西移动
 来到这夜晚的小镇,
这天真汉来临的坟墓,
欢乐在图案装饰的沟里,
不需要一盏灯去拯救
 或者安慰,在他们躺倒的时候。

慷慨和欢乐,砍着
 一片片的石头;
外衣下的肌肉充满着活力,
不让它们拥有过度的激情,
不让它们了解怎样嘲笑或贪看,
 除了唱歌或愚弄人,

我的思想像潮汐般摇摆
 转向阳光灿烂的岸边;
我选我的心灵做引导
受教育和变得干净,也许省略了
携带种子的邪念,
 它一定萌生不了多少。

2.

深思熟虑与
 这些是一样的复杂和深邃,
我目睹我的生活象在一个玻璃瓶里:
开始演奏音乐(黑人爵士),
被文化和被瓦斯染了色,
 一个有意味的亲嘴儿:

卑劣的是:我十分同意,
 现在那个夜晚死去,
天空赢得的果实由蓝转灰
从极轻微的角度
而灯光和窗帘逐渐漫上
 广袤的天际。

被非难的流亡者
 不能再回他的祖国,
我在大海和干草的梦里,
吻着风逐渐融入蓝色
沉思着我已赢得了今日
 四肢铺展着躺在我的祖国,

我所宣布的口令
 我所发下的誓言;
努力攀登的装备,
或者就爱这个乏味的世界,
时间面孔上的手势
 我就在那里形成。

虽然活着是可怕的事情
 而可怕的事情则是——
这生活连吝啬鬼也不感恩,
她不教训不唱歌的人,
以及工作,在最后的河岸上,
 我们的口才我们的智力?

3.

大事降临到他的身上
 他就只能够等死:
生活没有侵害他的家
却把他扔到昏暗的晚上;
当世界开始漫游的时候,
 她允许他拯救他的呼吸。

他得到了什么?哎呀,解救
 他渐渐枯萎的青春;
他将忘记那嘲笑的路数,
绕过他心智的暗礁
从音乐厅和长颈鹿那里——
 他将使真理扭曲。  

反对这些已产生的事实——
 我们不表现我们自身:
这不是谎言的要点,
在内省中懊悔
我们从未有过的缺点和失败,
 或者弥合我们破裂的一半。

出生的也要腐朽,衰败——
 而我也是其中之一?
钥匙孔里弄得没有钥匙,
诗没有一个人阅读或谈论
篱笆没有一个人去打开去看
 喷泉和树林。

请原谅无所作为,是——
 但是我仍然指出
一个人希望,希望了这么多年
既不是艾伦也不是泰丝
仅仅是看见,通过陈旧的泪珠,
 一个短暂的鱼籽似的疑虑。

4.

选你能做的:我要留在这里
 作为中性的东西:这时间
引爆的榴霰弹撕破了人们
他们或许想着他们能够轻视
那个来自熏黑的洞窟的世界
 它出现了,面带笑容;

面对所有熟悉的恐惧,我们
 纠结了其他一些人
沿着我们的路快速地到来:
风在警告,在我们的树阴中
而早报一直泄露着
 母亲们的尖叫。

所以,在夏日的这一天
 她参加了彩排的演出,
让我们忘记谁不得不死,
在充满乐趣的海湾里游水,
经验的激情来自
 不可思议的大教堂;

忧愁在于我们不胜任
 也在于无力抵抗
吃思想的毒药使我们
庄重的生日那天断奶,从那里
我们体会到不育的少女
 还有我们已经失去的东西

当一切充满爱意的人们
 的本能被尊从
通过我们思想之桶的时候,
就在这个夜晚我们坐在
无助之中,简单的“可能性”
 或者决心的援助。

周围,夜晚迅速地降落
 它的面纱;它不谴责
也不赞美已经完成的不同的行为。
时钟敲打着穿过市镇
抚摩着一切,什么也没有伤害
 这时候睡眠走近了他们。

         1940年6月前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3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