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克 ⊙ 树杈笔直而且向天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脱口秀

◎桑克




      

1.

  你怎么还不开灯?哦,是给我省电。不用,我有钱。
  你是不是渴了?哦,水都喝没了。杯子也摔到了地板上,没关系,只是裂纹了。你紧张什么?我不打你,别使劲快速地眨眼睛。虽然不能盛水,还可以当工艺品。你看这个花纹有点像s型,像一条公路,比那天我带你回来的路要曲折多了,曲折就是美啊。你以为我真是大老粗?我也是受过教育的,读过王尔德,快乐的王子,我妈给我买的,她希望我快乐,你不希望我快乐么?
  我给你再找个杯子。
  我给你去做饭,今天电视好看么?我和你说了,刘德华算个屁,如今都在看韩剧,哪天我买八月的照相馆,那才感人呢,我在朋友家喝酒时看的,看得我眼泪都下来了。
  这个有奖竞猜哄人挺高兴的吧?怎么闭上眼了?不乐意听我说?你看一天电视了,哦,看,都烫手了,难怪你都有点烦了,那明天看吧?你看我做事情也都是和你商量的。
  好吃吧,这个炒黄豆芽是我最拿手的。还想吃么?爱吃么?那我明天接着做?哦,你摇头,你不爱吃,那我们改吃麻婆豆腐?配料我可以去超市买,不麻烦。
  揉揉腿,小心肝。都有些紫了。我叫你不要用力,你要活动,轻轻转一下身就行了。没有多复杂,别生气,我不是指责你。我帮你活动,嗯,舒服吧?先得准备,这些乳罩带子对血液循环最不好了,尤其这些钢架,把皮都勒出了这么大的红印子,明天我给你换新的。不用眨眼,我有钱。你老担心这个,这算什么?哦,你看绳子,麻的不好?你知道我找了多少建筑材料商店?我找了一上午。好好,不好不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明天换一条纯棉的绳子行了吧。
  夹这么紧?拜托,还不到时候。我说你还是该配合一下。啪,你这儿有个蚊子,不用看,打死了。哦,你也跟着疼,咳,你是受蚊子连累了。以后我还是拿苍蝇拍打吧,我手是重,有横纹。我一定注意,又掉眼泪,我以后注意还不行么?我错了,行了吧?这样对嘛。昨天还不是这样。舒服吧。我会慢慢的,这样我快乐了,你也快乐了。

2.

  对不起,我忘了看你一眼。瞧你的叶子,都有黄的了。是不是你的左边水少?水少你就说嘛,在我经过你的时候,你可以用你的叶子碰一下我的胳膊,我的胳膊是很敏感的,你不说什么意思,我就知道你的意思了。
  当然你知道我对你好,那天我路过门厅的时候,打字室的小王说这个印度还是泰国的棕榈树不要了,我们嫌养起来麻烦。我说我不怕麻烦给我吧。小王的态度特好,说送多不好啊,好象我们的关系特别地好,这会引起别人妒忌的,这样吧,你给我二十块钱,你拿走,原价可是一百八,你说打了多少折?我说那是那是,还是咱们俩的关系好,要是别人,两百八也不卖给他。小王笑。他的两只大眼睛都快笑爆了。我在旁边那个担心啊。
  你刚来的时候可比现在气色差多了。绿的地方都在下半身。上边基本上是黄的。我给你喂水,给你到处找营养土,听说钱塘街有,我特意叫了出租。眼看你的小脸绿起来了。绿就是好看。
  他们妒忌我对你好,我看出来,但我不说。别看我也拿着一张报纸,也喝一杯三级龙井,但我只不过拿它们当掩护。我只是不能让他们总觉得我在看你。我就是喜欢看你,和你说话,但又不敢出大声。别人以为我没有出声,说我蔫,其实是我的声音小,或者他们的耳朵有功能性障碍,听不清我的声音而已。我还是愿意和他们说话,只是他们实在没有教养,除了本局的政治格局就是妇女化妆品前瞻。我没有兴趣,我是环保主义者,是绿党。呵呵,就是只关心你的这一党。还没有成立呢。
  水来了。喝吧。这边也喝点,否则西部干旱也会给东部带来影响。你想你左边黄了,右边的绿能保住么。我在一个保健报看过一个小常识,说人的左眼视力不好,也会影响右眼的视力。这可都是专家说的。他们一向都是正确的。虽然他们的话未必人都听,因为他们也有收红包的。如果他们不收红包,而且地位尊崇,说什么都容易让人信服。但我可能不会受这个影响。我有自己的判断力,还是就事论事。当然交友的时候还是该考虑一下。
  这样多好。舒服多了。得把这边的黄掐掉,不疼,是阵痛。这样一大片绿色,真是舒服。用小崽子的话说,是爽。我也想大叫一声:爽。但是我不可以,因为我有教养。

3.

  说让你开灯了,你怎么还不开?哦,对不起,我忘了,你后背受伤了,都是那只该死的蚊子。即使不受伤你也开不了,床离开关那么远。其实我是怕你玩开关,一亮一灭的,哦,对了,你没有受过暗语,灯语训练吧?万一人家说你里通外国,你就惨了。连我也受你连累。我其实也没什么,受你连累也是我的荣幸。
  水喝没了。今天杯子的立场很稳,没有堕落到地上。没关系,我有钱,可以再买。你看现在你不用出去工作,我都能养得起你。今天咱们吃鱼,鱼是最补的。我把它送厨房去。你听见我说话么?鱼是最补的!鱼是最补的,让你总吃黄豆芽怎么成?哦,坏了,昨天我答应你今天吃麻婆豆腐的,是我不好,别哭别哭,明天我一定让你吃麻婆豆腐,今天就凑合凑合吧。吃点子鱼,看你把面包渣弄得到处都是。不是责备你,是为了让你有一个卫生的习惯。你下巴上是不是长了一个小洞洞?转过来我瞅瞅,我手上又没有电。哦,是鱼腥味你受不了,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你先看电视,我去做鱼。这一个频道是不是看腻了?我给你换一个频道。你看人家外国电视,一个频道的节目就那么多,哪像咱们好几十频道也没人家的有意思。没准还真是外国的月亮圆,你想啊人家的污染那么少,至少还可以看见月亮,瞧咱们这里乌涂涂的,能看见什么明月。
  我做鱼去了,耐心地看电视,多难看的电视你都要认真地看,这是一个对耐性的训练。连这么难看的电视你都看了,将来你还有什么吃不了的苦。好了好了。我手腥不能给你擦泪,你自己到枕巾上蹭吧。
  哎!我说,吃红烧的,还是清蒸的?!
  我说,吃红烧的,还是清蒸的?别闭眼,电视不好看,咱就不看。我和你说话呢。你是问是什么鱼?是这意思么?你嘴里有毛巾我听不清。如果是,你就点头,如果不是,你就摇头,法子虽然老了,可是管用,是不是问我这是条什么鱼?果然是,你早这样点头我不就明白了。是鲢鱼。红烧?点头了。红烧。还是红烧好。鲢鱼刺多,红烧的味道好。你等着,你躺会儿。吃完饭,我帮你活动活动。你紧张什么?你再不活动,你的肌肉会萎缩的,生命在于运动。老人家的教导你知道不知道?又哭,我不是说你嘛。我错了。我轻点运动。说到做到,这次我一定做到。如果我错了,罚我把鱼全吃掉。

4.

  你天天在这里你烦不烦?你看他们的屁股好象都长了钉子。呵呵。
  他们都是好人,没有笑话他们的意思,只是他们和我们不同。你喜欢静,昨晚你又是一个人在这里睡了一夜。屋子里的灯没有开。但你上半边的叶子可以看见对面光大银行射灯的绿光啊。还有白天被他们,当然也有我,搅动的灰尘,开始全面地往地面降落。有一些也降落到你的脸上,呆会我帮你洗。那些灰尘降落的场面肯定很宏大吧。像一部宽银幕电影上的战争。每一个灰尘分队都在拼命地向地面挺进,而你仰着脖子,看着它们渴望的样子。它们还跳各种舞蹈,讨你的欢心。自己转圈,或者拉着别的灰尘转圈。有的成立了门派,民间社团,一大群拥抱着转圈。我小时候也学着转圈。小朋友手拉着手,围着圈里的阿姨唱歌,老师老师我爱你。现在又何尝不是?围着圈里的东西绕来绕去,嘴里吆喝着什么。
  你没有听我说?我知道你可能也是疲倦了。看灰尘转圈也是很累的工作。把你眼睛转花了?呵呵。那挺有意思。你看我不是很有意思么?天天转圈。我这是真正的巴洛克风格,转的圈非常精致,时不时还有些小花头。比如一般人也就是以右臂为轴顺时针旋转。而我呢,在顺时针旋转的时候,还自己加了一个后空翻。这就说明我的创造力了。而且每次我都力求一种变化。但是最近有不好的消息传来,说我不够成熟,风格不稳定。这帮大老粗,真是,这种变来变去正是我的风格嘛。但是我的细胳膊哪扭得过他们的粗大腿。我也开始成熟了,精心地加工顺时针旋转中的后空翻,把后空翻转体720度,后空翻加一个旋子,都去掉了。反反复复就是一个顺时针旋转加一个后空翻。现在他们一看见我就夸我,说我的顺时针旋转很准确,后空翻显示了我的活力。我摆手,说你们千万要帮助我不要骄傲啊。当我多次面临同志们的肯定的时候,我才真正地明白,不成熟是多么可耻的事情。
  我想起你是多么幸福,每天让自己的叶子长出一点点,而不是一下子长出一大截,让大家不习惯,你这就是一种成熟的风格嘛,看来向你学习是对的。你不要谦虚,你的阅历也很丰富的,当我下班的时候,你自己一个人看到了多少灰尘降落的场面啊。
  
5.

  你别说你习惯了黑暗。我为你把灯打开。
  看现在的屋子多么明亮啊。哦,你眨眼。尿袋满了,没关系,我去倒。
  想上厕所?时间不对呀,你每天应该是早上去厕所大便,一天一次,这样才规律嘛。一个生活不规律的人,道德也靠不住,谁说的忘记了,不是逆才就是佛落一地。
  坏了坏了,还是破例让你去厕所!来,我抱你。你可真轻。像股风。
  来,用力,稍微抬一下,我把裤子给你脱下来。裤子也脏了,哪天我给你洗了。换件新的。从你来到现在还没换过衣服呢。都是我不好。太粗心了。
  我知道了,肯定昨天的豆腐不新鲜,我吃的时候也觉得有点酸。我说你吃的时候不是太乐意么。你暗示过我?点头。是暗示过,但我当时还说吃豆腐对人的身体好,对不起是我的注意力不大集中。我当时肯定在想什么重要的事情了。我可能是在研究关于让你如何活动的方案。
  转过来,怕什么羞?我又不是第一次看你的屁股,不就是白点,嫩点,小巧点,但也不用害羞,你完全可以骄傲么。当然骄傲也是必须要克服的,它容易冲昏你的头脑。
  行了,别穿了,这裤子太脏,还有三角裤,我拿去洗。你急什么?我做完饭就洗。你不用担心,又不是我洗,是洗衣机洗。自动化就是好,解放了生产力。
  来,哥抱着你。你真轻,像股风。好象没有一样。你闭眼干嘛。我又不是现在帮你活动。
  好好躺着,来,帮你把被子盖上。好好呆着,我给你换个电视频道。你愿意看的时候就看两眼。
  哎,今天就是炒芹菜!以后我会注意的!那个卖豆腐的真坑人。我吃的时候觉得嘴里酸酸的。我还以为我的嘴巴有酸味呢。但我没有拉肚子啊。哦,我明白了。咱们俩体质不一样。我总以为你和我一样强壮,犯了大男子主义的错误。其实你的肠胃也很脆弱,怎么经得起腐败食物的考验?但豆腐都吃了,咱们也不能和人家理论,吵架,那多不好啊。吃亏了,下次咱们就注意了,不买他的豆腐就得了。再说,咱们的运气也不能总这么差吧?你尝尝芹菜?绿色食品。咸了?啧啧,不咸啊。我懂了,芹菜纤维比较粗,你的肠胃不大好,吃不下。我给你弄点麦片喝,虽然和中午的麦片面包差不多,但是流质食品,对恢复你的健康有利。

6.

  你可真娇嫩,两天不管你,下面就硬了。我找个钉子帮你松松。这样,水就容易渗到下面去,氧气也容易渗。
  水来了。慢慢喝,一下子倒下去不好,和冲凉似的,只是表面湿了,大多数土壤还是干的,还是得慢慢渗。洇最好,可是我忙着把报纸看完,没有太多时间,再说渗的办法是中庸的办法,老是采用所谓最佳方案,你的抵抗力不强。不能图眼前痛快,得想想你的将来。你看你现在的气色,比来的时候强多了,绿的占了绝大多数。个子也长了。比我还高,能看见银行数钱的吧?开个玩笑,别认真。
  墙角有点暗,我还是趁他们不在的时候,把你往窗边搬,让你也见见阳光,哟,你还挺沉!长个的时候也没忘记长肉。I服了YOU。算你狠。
  怎么办呢?还得想办法解决你的阳光问题。这个工作就叫阳光工程吧。首先得解决同事们对你占据三分之一窗户的意见,如果他们没有意见,下面的事情就容易多了,至少你已经合法了。合法以后我的要求就可以提出来,比如,你们得帮我一起抬呀,它又不是私生子,比如我找一个记时工啊,五块钱就可以雇一个,顺便还可以把办公室里的卫生打扫一下,当然老胡的臭烟灰缸她是不管的。现在五块钱能干什么?能雇个大活人。什么东西都涨价就是人便宜。我可不是剥削阶级。我雇她也是帮她。
  有了阳光,你的身体就会越来越好的。再说,你的绿色又不是给我一个人的。他们也不是享受到了?我注意到小马曾经把眼镜摘下来,对着你做眼保健操,大柳曾经站在你旁边打手机,一边还轻轻抚摩着你的枝条。这个理由对你获得合法地位有利。到时候谁还能说,瞧这个青年沙比把人家扔的烂货捡回来了。
  谁也不能对咱们说什么。这个办法我觉得很棒,你觉得怎么样?别老摇头,得点头。哦,是风这么刮的。这不代表你的真实想法。你的真实想法,肯定和我一样。因为我对你好嘛。
  哎,这就对了。我不会弯疼你的。我轻轻地弯,行,60度行了。让人弯90度的肯定是暴君。    

7.

  今天我很累。晚一会做饭。
  你往里靠靠,你把床都占上了。往里靠靠,我累死了。
  我睡一小会,你饿了,就拱我。电视呻吟大,没关系。我习惯了,你该看还是看你的。
  哦,你挺软乎。好。舒服。我不活动全身。只活动手。
  我一会儿就能睡着。小的时候就这样。一只手抓母亲的左乳头,含着母亲的右乳头。
  孩子是多么幸福。
  累死了。我非常累。

8.

  今天挺好玩的,看了一个笑话。给你讲?你哪听得懂?你是植物。虽然是绿色植物,哪知道我们这些黄色畜生的黄段子里面的深刻意思。再说你的智商也不够。我可没有歧视的意思。那些黑女人我都是给现钱的。
  先伸个懒腰再说。没人,你紧张什么?伸个懒腰,说明我的腰已经坐得很累了,没准坐骨神经上长了一根鱼刺,而且泡在醋瓶子里,严刑拷打,又酸又疼,说明我的工作多么努力。当然我说话不准确,不能就这么不加修饰就和别人说,那会造成一些不必要的误会,给自己添那么多麻烦。擦三年地板,分四年报纸和信,都不能弥补这个恶劣的印象。完蛋了。所以,做是要做,但说一定想好再说。所以我的台词都是在肚子里转了好几圈才从上面的安全出口出来的。当然我比不了圣人。说我是圣人,那是侮辱圣人。我这种人不给人惹麻烦就不错。
  所以还是你牛逼,一声不吭,茶壶煮饺子心里有数,此时无声胜有声,用小树叶遮住眼睛不发一言。你就这么挺着,是睡着,是醒着?我们这些人一概不知。因为我不知道哪片叶子后面藏着你的小眼睛。我找过,有一个下午,我翻遍你的内衣内裤,你的每一片闪着油绿光焰的叶子。它们可真有保护作用。其中一片很像眼睛的模样,一个扁椭圆形的纹路,或者一个枣核横过来了。但后来经过我的法眼鉴定,那就是一个普通的裂纹,树裂还是别的什么,因为这个枣核的中心还是绿叶子,没有视网膜,也没有瞳仁。我假睡的时候,即使在眼睛外面画上一个睁开的假眼睛,远远看上去似乎还像真的,但离七步远就露馅了。那个假眼睛太大,远远比我的真眼睛大,或许我画的时候虚荣心的发动机启动了。关键是它不会动,聚精会神过分了,有点像白痴,直勾勾地目视前方,甚至有嘲讽的味道,你想呀,这种手艺不仅不会帮你躲过一场乏味的会议,还可能由此断送你喝三级龙井看报纸的美好生涯。所以我没有你那个本事,我就算了。还是躲在心里唱歌算了。但我又担心我唱出声来。你不知道我想大声唱出声来的愿望有多强烈。你想呀,我突然站起来,推倒了红色的镀铬靠背椅子,哐堂一声,前面的人突然回过头来,后面的人盯你的脊梁骨,你大声唱这小刁一点面子也不讲前赴后继跟党走妹妹找哥泪花流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对面的女孩不简单。你完蛋了。但是我知道很多人也这么想的,但是谁也不会做出来。我也不会做出来,只是我担心,担心自己会做出来。
  咱们俩相处有一个月了吧?没有。那咱们俩也算兄弟了。这些你听听就算了,别刻到你的哪片树叶的脉纹里,传给别的树。

9.

  我回来了。
  哟,精神不错嘛。容光焕发。
  看电视呢。不错,赵忠祥的自然和人。环保节目。好好。我就说你的素质高,你还老推脱。
  今天吃点什么?瞧瞧豆腐干和笋干,还有西红柿罐头,是没化肥的。清淡,有营养。
  呜呜。是有点系紧了。我怕你口无遮拦,什么都说,你不知道祸从口出?知道,点头了。知道就好,知道了就该理解我的一番苦心。我给你煮西红柿汤,很好喝的,要不要加一个鸡蛋?要,点头了,这就好,你要你就点头么。你不点头我怎么知道你要呢。呜呜,你想让我把毛巾解开自己说?点头了。你这个要求其实也很正当,但你知道你的问题在什么地方么?你的控制力差。嘴是用来接吻,口交,说话的,不是用来咬人的。你也受过教育你怎么就不懂文明礼貌呢。你看你咬的。青了。现在都没好。不用涂紫药水,太难看。我不怪你。你年轻,你没见过复杂的社会,我是为你好。
  这里多安全,你看看阳台都用金属杆横上了,坏人从那里是进不来的。门是双的,里面虽然是木头门,那可是我定做的,楠木门,现在有谁用楠木门?不好找,这个门的价钱都顶过了德国复合地板。外面的门是防盗门,名牌,对,你在电视里经常看到那个牌子,爸爸上班去了,小姑娘把爸爸送到防盗门前,爸爸蹲下,微笑,和蔼可亲地把防盗门关上,然后是外景,安着防盗门的小房子发出黄色的光。你觉得那扇门黑?黑糊糊一大片。是的,防盗门就那样,但它的功能就得那样,如果和筛子似的,外面的坏人看见你,不就完了。现在好了,坏人从那里是进不来的,何况我在外面加了双锁。我不嫌麻烦,为了你的安全我从来就不怕麻烦。
  流眼泪了。用不着这么感动,都是我应该做的,我就像那个广告里的爸爸,一定要把安全留给自己的女儿。你知道么,现在安全问题有多重要。工厂街煤气中毒死了七八口子人,惨。我,还有好多围观的人都哭了。可煤气公司不承认是自己的错,可能是煤气管子的错。他们说得对,是煤气管子的错。比如你不舒服,其实就是毛巾,还有绳子的错,但是目的是最重要的,有时候为了一个安全的目标咱们不得不这么做。外面坏人多多呀。何况还有猛于苛政的汽车,刷,一个人死了,刷,又一个人死了。说不定,就什么时候轮到你,轮到我。真让人担心。走到路上,一个鞋底子砸到我的后脑勺上。乐了乐了。活动的时候你都不乐,砸我的后脑勺你却乐了,你这个小丫头爸爸把你惯坏了。

10.

  哦,谁往盆里扔烟头了?缺德。
  别哭。我拣。
  等着,我弄些清水给你喝。顺便洗洗你的脸,你看你的脸,昨夜刮风了?窗子不严实,灰尘都跑进来了。公家的东西就是样子货。这塑钢窗得花多少钱?留了这么大的缝。
  别生气,生气会把人气死。
  我回来了。来,喝水。慢慢喝,宝贝。喝急了噎着。对,对,这样就对了,慢慢喝。洗澡水从上面流到下面,就变成了饮用水,你的肌体比人健康。人要是把洗澡水变成饮用水,准出乱子。医院的过道上都得挤满肠炎患者。你挤我我挤你,如果有人感冒了,流感又来了。啧啧。大街上的人都戴着白口罩,好象我们的城市污染指标不能忍受似的。不过你眼睛不大好,你还以为满大街都飘着白色的玉兰花呢。完了。你是上海人。你说飘白玉兰就证明你是上海人。你应该说飘白丁香。说飘白丁香才证明你是本地人。本地人选择花草,首先要选丁香,丁香有紫的有白的。你说街上飘着白花,当然就是白丁香。嘟,不许说白纸花,丧气。
  等会儿,哟,楼下过救护车,好几辆,哪里又发生什么事情了?嘿,哪天不发生点事情,不发生事情也很闷的。你说我哪有那么多话?不就是老一套。你叫什么名字?其实他知道你叫什么名字,表格上写着呢。人家牛逼人家就这么问。你是学什么的?其实他知道你是学什么的。表格上连你幼儿园喜欢开火车的专业爱好都写上了。但人家牛逼人家就这么问了你能把他怎么着。你在国内学不行么?为什么去荷重国(合众国)?去你妈的卷舌平舌都分不清的老外,老子要是在国内都学会了,去你们那里干屁。但是表格上不是这么写的。表格说,我需要开阔眼界,需要了解专业的前沿发展状况。他说,你们国家的法律是特殊的大陆法,和我们的不一样,你学会了我们的法,在你们那里也用不上。放屁放屁。纯是放屁。疯牛肉吃多了。我是学国际法,我是他妈的fucking打国际贸易官司。不是fucking打国内官司。拒签。我有移民倾向。我没有老婆,没有女儿。我想去了就不回来。我是这么想的不假。但你凭什么断定我心里就是这么想的。操你个姥姥的美国鬼子。再打韩战,我报名。
  哟,等会儿,救火车,好几辆红色的,难听的警笛声。哪里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我也就赶上了个五四。还算好的呢。  

11.
    
  咱们老百姓啊,今儿个真高兴~~~~
  咱们老百姓啊,今儿个真高兴!
  我回来了。真高兴。
  终于买齐你要的这些东西了。一大包,很沉呢。你看看,内衣内裤三角裤,乳罩背心小衬衫,口红梳子凡士林,两套,够用。没有鞋,别看,你用不着的东西我都不买,浪费。
  来,先洗澡。我去烧水。盆浴吧。淋浴喷头不好用。我怎么用了?我是男人呀,我得克服困难。
  来,我帮你擦后背,你看这泥。白人身上也长泥,说出去都没人信。呜呜,干什么?哦,擦这边?擦这边,你用眼神示意我呀。你的眼睛会说话。认识你的人都这么说。我认为他们有点夸张,因为你有时候说的话,我不是很懂。嘴角有点裂,呆会给你抹凡士林,那东西效果很好。吸收也好。很快就能让你的小嘴唇红润起来。啧。来一口。别躲。先湿润一下。裂了我也心疼。
  把胳膊抬起来,受累了。这里的泥更多。哭什么?说你泥多你也哭。你这么娇?幸亏是我,要换了别人,你可就惨了。谁还帮你洗澡?来,两手扶着盆沿。我抬小腿了。对,对,这样好。听话就好。
  这边一下呀,那边一下。我不能光顾着它,而忽略了它,要一碗水端平。冒出来了!你看你也是人么。闭眼睛有什么用,好象你闭上眼睛,身体也闭上了。心理活动也停止了。呜呜。除了这两个词你也不会别的了。翻过来。翻过来!还得我亲自动手,你怎么就不能自觉呢?虽然这个动作要求是困难点,但技术加分也多啊。你可以把两腿团起来,然后,手扶。不行。还是我来吧。没有我你还真不行。
  谁呀,那么大声敲门?别出声。我去看看。
  没关系,是楼下邻居,收卫生费,哦,钱在哪呢?
  哦。在这个兜里,21块,对,上个月我还差他们两块,这次得一并还上,我可不是一个赖账的人。
  哗嗒。给……
  你们是谁?!你们干嘛打人?哎,我的头,我的头!!    

12.

  民警同志,我交代。

             2001/3/16/10:21—3/17/12: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3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