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晓杰 ⊙ 行走在紫色的忧伤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期待  那棵即将长大的小树

◎宋晓杰




       ――诗人、作家宋晓杰印象

           宁  明


  最先读到宋晓杰的名字,是在一张民间的诗歌小报上。记得那是在1988年,一个万物复苏的春天。
  我与宋晓杰可谓是神交已久的老朋友了,书信往来、谈诗论艺、交流信息,不觉已有15个年头。可是至今,我们却还不曾晤面!好在,艺术的交流与是否晤面并无干系。
  盘锦不仅是个盛产大米的地方,也是个“盛产”诗人的地方。在那方诗的天空上,有许多闪闪发光的诗的星星,晓杰就是他们中最明亮的一颗。
  那时的晓杰,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正值梦蝶翩飞的花季。
  那时的晓杰,待人真诚中含着一抹羞涩,心底清澈得如山涧的小溪。那个年代的孩子都天生稳重,不比现在的“公主”、“公子”们“疯”得可以。
  晓杰曾寄我一本内部刊印的小诗集,名字叫《星星网》。那本薄薄的但很秀气雅致的小册子,在我的心中激起一阵欢喜,一阵羡慕。年轻的我用年轻的目光从头读到尾,又从尾读到头。先是用铅笔在诗行中间画杆杆,后是用红圆珠笔在诗句下画圈圈,还不时在诗页的空白处“点评”一番,问号一番,又感叹号一番。那时,我们都很年轻,年轻得天空中不见一片阴云,年轻得这个世界就只剩下诗了。
  盘锦有张令人羡慕的《香稻诗报》,那是盘锦年轻的诗爱者们的一个诗歌发射架。晓杰的名字就频频从那张小报上展翅飞出。后来,诗的羽翅渐丰满的晓杰,渐渐让诗歌飞向了省级刊物、国家级刊物,且频率越来越高。人们对她关注的“回头率”也日益增多起来。1994年春天,一本书脊厚度颇为可观的《纯净的落英》从盘锦飞落到我的眼前。接着一发不可收,《雪落无声》、《味道》,一本接一本的文集、诗集来轮番轰炸我本已被生活打磨得倦慵的心境,并用她充满生命真诚的灯盏,照亮了我若干个不眠之夜。读晓杰的文,品晓杰的诗,犹如与她面对面相坐,心对心畅谈,情感与思想上的共鸣,最可令人在心灵中升华出一种依赖,一种向往。
  晓杰从不告诉别人她自己有多少“头衔”。她把这些看得很轻很淡。她说她的那些作品就是她的名片。我只是从诗报上、刊物上不断看到她“头衔”的变化。从编委到副主编,从副主编到执行副主编,再由执行副主编变成执行主编,每当发现这样的变化,我都在心里投以敬佩的微笑。有时在心里打问:这就是十几年前那个身穿白大褂、刚进化工厂化验室的“小师傅”吗?这就是那个心地善良、多愁善感而又文采飞扬的“老宋家的二丫头”吗?宋晓杰以她坚实而执着的脚步,一步一个脚印地从过去走到了现在,也必将以更加坚实有力的步伐,在人生和艺术的道路上走向未来和遥远。
  晓杰是个文学艺术上的多面手。她从写诗起步,后又写散文,再写小说,但诗歌是她最初的热爱,也将是她最终的热爱,十几年来初衷不改。她用自己的生命一如既往地热爱着诗歌。她虽然后来写出了一批批令文坛关注,并广受好评的散文,以及初试锋芒就出手不凡的小说,但诗歌才是她“生命中的血液,或者盐。”诗歌的光环总在“无边的暗夜闪现”。在晓杰的心灵深处,诗永远是一颗航标灯,闪耀在她生命的前方,照亮并引导着她文学道路的走向。
  晓杰的诗感很好,诗思敏捷。她总是能在不经意的事物中,捕捉到诗的灵感,提炼出诗的情愫。记不清是在哪一期的《香稻诗报》上,我刚翻开目录就感到眼前发亮:《春天,从一场感冒开始》!当这个诗题跳进我的眼球之时,“不惑”的我已把眼角的鱼尾纹会心地微笑成了两朵“野菊花”。这“丫头”,真“鬼”!先甭说诗怎样,单是看这题目,就会促你去遐想。那诗题一定是在向人们暗示着什么,隐喻着什么,但她不明说,让你去想象,让你去感受,让你去体味,直到让你的思绪也同她的诗歌一起飞翔起来。晓杰的另一组诗歌叫《岁月:回首与瞩望》,发在《香稻诗报》2002年第4期上,诗写得神采飞扬、自如潇洒。诗中对人生的感悟、对往事的怀想、对生命的关切、对未来的瞩望、对时光的珍视……都写得自然而真诚,于抒情中透含着沉厚的人生哲理。晓杰的那些佳作,诗思顺畅、情思如洪、内涵深刻、意象丰富、情感真挚、语言明丽、富有韵味。这些特征,已渐渐形成了晓杰诗的风格。
  晓杰的散文,一开始便站在一个较高的起点上。她行笔流畅、文思丰富、感情挚诚,颇富感染力。她曾寄我一本厚厚的散文集《雪落无声》,读之,感慨良久,浮想联翩。一个个平凡日子里的事物,却在她的笔下蕴含着撼人心旌的力量。那力量不是疾风骤雨式的震天惊雷,也不是天崩地裂式的山呼海啸。而是一种细细的、轻轻的浸入人的心灵深处的,让你不由得其深深感动和诱发你无尽遐想的东西。它是于无声处让人们的心灵为之震颤的东西,像一只纤指,只轻轻一拨,心弦便会有动情的回声。收到晓杰的《雪落无声》时,正赶上我马上就要赴俄罗斯军事留学,所以,也没来得及写一封读后感式的信。两年后,我从那个冰封雪锁的异域他乡回来,听说晓杰又出了一本散文集。晓杰不知我已回国,自然便没有将书寄我。但基于对她散文的良好印象,我从朋友处问清了出版社的名字,径直向出版社邮购了一本。《我是谁的粉玫瑰》。初看书名,先是一楞,莫非晓杰这两年也“西化”了?但当我用连续两个不眠之夜,一口气将这本散文集读完之后,才会心而又放心地笑了。我在书中没找到一点“粉”的意思,反倒更加让我赞赏起晓杰的散文来了。她的散文文笔更加顺畅和隽美,情思更加丰富与飘逸,情感更加真挚与质朴。她对生活的感受更加细致与贴近,对生命的追求更加自觉与执着。晓杰的散文,由此又跨上了一个令人欣喜的新的台阶。
  晓杰的长篇小说《在城市背面呼吸》不日也将与大家见面了。晓杰,确是一位能不断给这个世界带来惊喜的人!她用自己对生活的真诚、对友情的珍视、对文学的挚爱和对美好的怀恋与向往,赢得了朋友们的信任与尊敬,获得了社会和文坛的认可与赞誉。她那用生命写就的一篇篇有血有肉、饱含真情的作品,是对生活和生命的真心回报。
  在这个蓝天上飞翔着灿烂的阳光,而地面上的一些角落里又充斥着大量阴暗与霉烂的繁杂的世界里,人们无不经受着物欲横流、道德沦丧、人情淡漠、情感错位的考验。晓杰以一颗真诚善良的心,顽强地守护着自己,并坚信人间自有真情在。她说自己是个“对时间过敏的人”,她喜欢“怀旧”。这恰恰印证了她对生命的珍惜和对生活的热爱,对这个世界上渐已流失的那些真善美的无限怀恋与呼唤。那些生活中美好的东西,无论是实物或幻想,都常常会令她“无端地黯然无声,泪如泉涌”。你由此也可以想见得到,她是怀着一种怎样的心情。晓杰理智而智慧地让自己的心不去纠缠于周遭的乌七八糟的事物。她对那些社会上的苟营之事,“近乎弱智”,从不关心,更不去分心。她的心态很平稳。她没有“野心”。对于文学,她“只想认认真真写出那些真实的感受,并让它们在时光的流程中慢慢地彰显独特的姿容。”她愿自己“像一棵宠辱不惊的草。或松。”
  由此,可以断定,晓杰身上有着相当深厚的创作潜力,她已取得的成绩可以视作对未来创作的“热身”,也可视作一颗极具生命力的种子对泥土的寻找与拥抱。她由过去与文字打交道的“无意识”,经过多年的探索,已渐转为“有意识”的创作,这是一个“分水岭”。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她只要照着这样的“好势头”继续发展下去,静心敛气,排除干扰,扎实耕作,定会有一个辉煌的收成。
  作为朋友,我衷心期待,那棵即将长大的小树,在未来的岁月中,会渐渐长成一棵抗得住风雨、耐得住寒霜的参天大树。


     (宁明 空军上校、特级飞行员、诗人)
     
            2003年3月27日于大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