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邪 ⊙ 生活日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状态VS纪事

◎康邪



<状态一>

三个年轻人扪头而睡,一个地上,一个床上
一个沙发上.风拨弄着窗户上的塑料薄膜
拼着命地挤进,尔后快速从另一扇窗子挤出
十二点过后,年轻人准时醒来,密谋着
该干点什么,一点,两点,他们抽烟喝酒
三点十五分,三个醉汉倒下
鼾声四起

<状态二>

一棵树默立着孤僻
一百棵树并排孤僻
一万棵树林立孤僻
最糟糕的是我每天早晨必须
经过这些树和残余在下的啤酒空罐和烟蒂
却不允许产生亲切感

<状态三>

你必须长出翅膀学会飞翔
即使
城市里布满技艺高超的射手

<状态四>

他说----
"这里绵亘着看不见的风景,流淌着
看不见的音乐,低呤着理解不了的话语."
一个人蹑蹑地走过来,轻轻敲门
屋内又瞎又聋又哑的人站起身
开门,结果被狠狠地揍了一拳

<状态五>

我是乡下人,我住地城里
住够了日子我就离开,你不用
赶我,也无需挽留我
对城里的秘密,我发誓
一定会守口如瓶

03/09/01

<纪事八章>
<纪事一>

一条河,两排房子,三面群山
无须准确地打听这些地名的姓氏
他们的容貌有着惊人的相似
八月十五,土房倒塌,河流拐了弯
一群人画饼充饥

<纪事二>

睡上铺的张三,对铺的李四
鼾声如雷的王五,夜夜呓语的赵六
那些夜晚变着法子在心头卷土重来
康二今夜失眠,有些无端

<纪事三>

顺着旮瘩胡同两弯三拐
穿过三条街,经过早点铺、超市
干洗店、美容院......步入写字楼
把一张报纸从第一版看至十六版(包括中缝广告)
后来,旮瘩胡同拆了,街道整修
绕道,绕道,再绕道.写字楼越来越高
晚报改成三十二版

<纪事四>

大胸的小丽,披发的阿美,正点的雪儿
王志文与江姗夜夜<过把瘾>
旮瘩胡同张老头的女儿其实并不俏
她是我的媳妇,她会煮饭、洗衣、带孩子
还织得一手好毛衣

<纪事五>

父亲艰难地抬起右手指着窗外
黑乎乎的夜空翕动着嘴唇
那个窗子朝向一个小小的村落
父亲最终没发出一个音节便倒在城市
的十楼上

<纪事六>

三点零五分,牙疼,没有一丝风
零零散散的街灯苦撑着下坠的夜空
楼下偶尔地驰过的士踉跄身影
把头伸向窗外,时间的尾巴扫过脸面
抹一把,一手的黑

<纪事七>

刮胡子,刮破嘴皮,流出血
一种小小的痛.放下剃须刀
对着镜子擦血,忘却昨晚虚构的
故事情节,角色变得太快
一个人的去向在旱晨的痛感中

<纪事八>

历史上的今天,战争,杀虏,婚庆
分娩......左脑恢复记忆右脑终止
千万别感恩历史,我们活着
不断地迁徙一点也不惬意
从东汉迁到民国再迁至
公元二00三年秋

2003/09/0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