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邪 ⊙ 生活日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03年8月整理

◎康邪



《退》

你骤然睁大眼孔,随即无力收缩
然后转过身或背是背着身子倒退,一路退
下去,你背抵老墙坚硬的残砖,一方面
你感到背部的难受,另一方面你还得退
四周万簌俱寂,三只或是四只
来回窜动的狗把恐惧扩散
星星在天上成群结队地孤独

03/08/20

《感觉》

近来,我突然厌于说话,成天像个哑巴
只能凭借手势与日常生活进行交流
这种并不娴熟的方式难免经常出错
我正沿着某条陌生轨道的边缘行走
打着手势,不说话,走岔道
这种结局可能没法收拾,很多装在
肚中的话相继消亡

03/08/20

《晚年生活》

那时候该有一只狗,几盆花,以及
挤满书架的书。每天清晨
站在高高的阳台上向远方眺望,望着
望着,目光就掉转致函身后,然后你看到
狗,看到花全排列到了书架上
你的目光凝于一处,它不是前方

03/08/21

《草》

墙头上、废墟间、野地里、花盆中的草
没什么区别,匀是春长冬亡
我所看见的草全是黑色的,只不过是
在阳光下涂抹着一层浅浅的绿色
并与虫子们为伍歌唱春天的恩赐
草,其实是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全裸露
只是那些看见草的人虚设一身隐密
然后,个个像朝圣者般追问----
草存在了多久,还要存在多久?
最终满脑子杂草丛生

03/08/21

《饥饿》

关于饥饿我只能这样描述----
三只豹子:一只瞎眼、一只瘸腿、一只无爪,
它们潜伏着捕食一群健壮的羯羊,
阳光在空气中小心翼翼地泻在草地上,
羯羊早已发现了豹子的存在但并不急于离开
饥肠辘辘的豹子们谨慎地前移,
世界太安静了,像风拂过白骨的声息
……

03/08/19




《两个聊天的女人》

两个聊天的女人在办公室的一角窃窃私语
声音轻若鹅毛细如针尖,像某个秘密组织
又像是在谈论某个艾滋病患者
糠皮一样的家常话懒散地落入
午后燥闷的空气中

03/08/28

《霓虹灯VS沙丁鱼》

或闪或亮或灭或红或绿……
大多时候它们都是在自娱自乐
这些夜晚的陪客或高或低地晃动
我想起一种叫沙丁的鱼,它们在海里不停地
游动,或许它们更想游上城市与霓虹灯为伍
又不想途经六十度高温的街道,然后才能
抵达夜晚的空间。
沙丁鱼看不见霓虹灯的眼睛、鼻子与嘴巴
它只是感觉自己有一个陆栖孪生兄弟
被夜晚挟持,不停地动荡直至死亡
这是它们家族的遗传症

03/08/29

《无题一〉

请保持安静,注意一盏忽明忽灭的灯
外加夜晚的神情。在灯亮的时候
它们惶恐如鼠般散开,灯灭的时分,
你我开始交谈,用鼻子、耳朵交谈,如果
不小心动用了嘴巴,灯就会骤然亮起
夜晚随即忐忑不安,之后
居住在十楼的我们就能极易而又清晰地
捕捉到各种跌落街头的碰撞声

〈无题二〉

谈谈城市,谈谈我们居住的十楼,以及
周围低矮的建筑。关上灯,你在暗处
远处是街道,远处的远处仍是街道
你想找到那些更远处存在的山,这是穷目徒劳
你只能感觉一条你已够不着的河环绕城市而流
河上立着放木排的祖父

03/08/30
《记忆》

有时我会忆起很小很小的时候
坐在老屋的天井下,四角的天空上
盘旋着黑色的燕子,梁椽上的燕窝里
待哺的声音叽叽喳喳地叫成一片
那时我不懂忧伤,好像也没什么快乐
到了傍晚,母亲从田间地头归来
黝黑的脸上挂满汗珠,当我
冲着劳累的母亲无端地哭喊
刚嬉水回来的哥哥就会遭到斥责
偶尔我也不哭,母亲就显得很高兴
刚刚天黑时分,燕窝里就早早安静下来
只有风和偶来的雨滴轻拍着村庄
空气缓慢地挪动着古老的脚步
这时
我在母亲的怀里
03/08/05

《午睡》

持续的高温已越出了历史的记录,我辗转着
胡思一些词,比如水,比如火,还有土、木、金等
或者是一些鸟和一些草,突然间的楔入坚硬的生活
柔软的时间,风和风之外
阳光灼辣的声音刺透、贯穿整个夏季
漫长的和余下的时间继续嗡嗡轰响
过道里、楼梯上爬着卑微的虫子,顺某个通道
爬向我,我像个多情的动物
居然分娩出一只只小小的刺猬
风扇呼呼呼

03/08/01

《不测》

那些陌生的事和物倏忽长出有有尖的角
在某个时刻刺裂硬质的空气来临
风向偏北,生活偏西
你偏执地要说出众多熟悉的树
它们从陌生到熟悉的枯萎
那么多苦涩与艰难,爱与恨……纠缠的
藤蔓倒在冬天的锋刃上,而我们
在来时的路上,遭遇一些秘密
其实没什么,我们是哭着来到尘世的
其实没什么,风向偏北,生活偏西
我们在各自的生活里接纳了绝望
沉默的方式是树的方式,我们站着
像一棵树,等到最后
只剩下一只耳朵

03/08/02

《虚构的虎》

夜已深得见底了。夜游的虎
你不安的脸像块干涸的湖面泛着燥气
高贵的虎毛直刷刷划过guan木林
虎,过来吧,把我吃掉
或是让我吃掉你,再或者
我们共同吃下整片山林
九道山泉叮咚,九片蔚蓝的天空
记忆一语不发,星星混乱地静穆
翻过九座山头仍是夜与夜的边缘
月亮无法赐予我们死亡与微笑
我们却目睹月亮日见衰老
踩过我脚印的虎,在夜里
找寻我,顺着昏暗的光线……

03/08/06

《完整的一天》


1

早晨的牛奶在阳光慵懒的影子下
等待一根吸管的插入,在城市的角隅
我坐着无动于衷,藏起很多支吸管
在安全区磨磨噌噌地想阳光的无奈蔫样

2

街上扔满了纯净水的塑料瓶
口渴的人小心地避开这些羁拌到处找水
找水的人低头而行
地上的空瓶子愈来愈多

3

从凌晨开始他们争先恐后奔向一棵树
下午时分,他们刚刚爬上树,果子落了
落进树下我的衣兜里,他们看我的目光
愤怒而羡慕。事实上,我装了一兜的坏果子

4

万条筒,中发白,东南西北
一人一方,四圈换位。我被逼着
打了三十年的牌却从未换过位
另三家乐得嘴都合不拢了

5

点一根烟,让虫子从水底浮上来,鸟从土里
钻出来,鱼从天上飞过。拉灭灯写诗
第一行失明,第二行失眠,第三行夜空挂着圆太阳
楼层比火星还高,这是第几行了?

6

从早晨八点到晚上八点,从晚上八点
到早晨八点,整整二十四个小时,我没睡觉
没有作梦,无梦的二十四小时紧密相连
完整得不差一秒钟

2003/08/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