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邪 ⊙ 生活日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夏夜与雪

◎康邪




《夏夜与雪》


夏夜的天空是丰腴的肉身,像唐美人,那些闪烁不定的星子又像极了美人身上的饰物。躺在夏夜下就如躺在了一堆珠光宝器之下。四周并不黝黑,散着淡淡的白,晚风习习拂过刚淋浴过的身体,这该是个惬意的时刻,而我却无端地陷入了一个词的遐想中,这种不合适宜的想法多少破坏了夜的清淡。

我刚看过一篇有关雪的散文,文中叙述:一个儿童这样描述从未见过的雪---“雪是淡黄色味道又冷又苦的沙。”

我曾梦见过自己躺在一堆厚厚的积雪上,大地洁白,空旷而宁静,我躺着保持长久的沉默,眼前显然动着一个坐化的高僧。醒来后,我只能向上面那个儿音一样与人描述躺在雪上的感觉:像躺在沙子上一样,软软的。我从未去过海边或是大漠,从而未在沙子上躺过,我的描述也只是一种与梦一般的感觉而已。我想表达的是一份自由舒展而宁静的心情,与嘈杂的城市生活截然对立。

雪是白色无味的,众所周知。“雪是味道又冷又咸的沙”,这样的话不以孩子的思维来看这又是多么的诗意而入木三分。雪是宁静的,通常在天寒地冻的冬夜无声地悄落于房前屋后、田野巷陌。我喜欢雪就是偏爱这份宁静自然的状态。这是外表的雪,而真实的雪肯定不是“又冷又咸的沙”,一份骨质的静岂能受到“又冷又咸”的干扰,这是中国佛教高僧的境界,雪的境界。

南方的夏夜是闷热漫长的,只有少数的高处才能享受宁静而习习的晚风,这种“静”又只是相对而言,静得丝毫不彻底。即使已是深夜,仍冷不丁地会冒出纳凉者、夜生活者的高声交谈或是其他的杂音。南方的雪夜则是很短暂的,恍如一瞬。在江南,有雪突临的夜晚少得可怜,漫长的整个冬天,只有偶尔的两三个夜晚会有雪,而又大多在人的不经意间发生。等是等不到的,偶遇上是一种幸福。

想有雪的夜晚是一种宿命,经历过火、阳光、燥热、雨、风之后,雪便包裹了城市久居者的内心,紧紧的,没有松口。我喜欢这种感觉,像某个年轻人暗恋一个叫雪的女孩。这种感觉在一天天堆积生命中的幸福与痛楚……

康邪2003/07/2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