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印白木 ⊙ 黄孩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平心而论

◎唐海威



平行的道路来自远方
在亲近的步伐里我从未套过
我从这个城市迁移到另一处
我听到布谷鸟哀伤的歌声
在狮子山路的后院,未来的
河水再也不能回流
我不曾分身。伟大的年月
已经复原。一个淡化的大地
将重新起伏,那里片刻的安息
将倾出赞美的诗歌
在这个世界里
万物都会有自己罪过
为自己辩解。感到死亡
感到对快乐的绝望
为自己做最后的呼吸
留在此地,永远不想离开
2003.0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