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伊沙诗选(2001下)

◎伊沙



私拟的碑文


三年以来
在人类制造的历次战争中
因为偷情而没有逃离将倾的屋宇
最终葬身火海的好男好女们
永垂不朽

三十年以来
在人类制造的历次战争中
因为偷情而没有逃离将倾的屋宇
最终葬身火海的好男好女们
永垂不朽

由此上溯到一千九百三十七年
从那时起
在人类制造的历次战争中
因为偷情而没有逃离将倾的屋宇
最终葬身火海的好男好女们
永垂不朽

从那时起
继续上溯到史前
在人类制造的历次战争中
因为偷情而没有逃离将倾的屋宇
最终葬身火海的好男好女们
永垂不朽

(2001)





江南水乡


我打江南走过
站在乌篷船的船头
装得像个沉思者
两岸黑乎乎的老屋
是一些人士的祖屋
当年他们曾在灯下苦读
并由此上船
现在我抵达他们出发的码头
摸及他们老底的灰
那些在京城顶带花翎
晃着脑袋
像鸟一样说话的人类

(2001)









人间正道


在男生宿舍楼前的空地
靠近防空洞口的凉棚下
我们坐着谈及前程
你说你是要走白道的
并尽述白道的好处
我说我是要走黑道的
只说这黑道适合我走
在场者也没有听岔
明白这是两个书生
在选择将要爬行的文路
天在我们说那番话时
渐渐黑下来
不远处亮起灯光
有几个同学开始经营
他们的露天咖啡屋
那时我们自命不凡
以小精英自居
并未把他们放在眼里
而那灯光却一直
在晃我们的眼睛
那么多年过去了
现在我们回首来路
不免暗自心惊
倒吸一口凉气
咝!原来是那帮家伙
踏上了人间正道

(2001)




贪官或北岛


贪官请饭我是一定要吃的
比银耳好吃一点的是鱼翅

贪官点歌我是一定要唱的
比民歌好听一点的是摇滚

贪官叫妞我是一定要泡的
比足球略小一点的是乳房

可贪官一高兴就开始吟诗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并要求我自吟一首
我在卫生间里哇哇大吐后逃掉了

白日梦夜总会
一个人连滚带爬地摔下楼梯

(2001)





红色中国的回忆


当运送肉食品的冷冻车
外观仿佛灵车
在人群稀少的大街上
徐徐驶过时
每一个街角
都蹲着一个大脑袋的少年
默默地咽下一口唾沫

(2001)



天使很累


现在我只能在回忆中
见到那些景物了
《文友》编辑部
所在的大楼
二层是一家夜总会
它是先于《文友》停刊
而被查封掉的
这就不至于
让我太难过
小姐都住在顶层
我早就发现了
那时候
我常去顶层的阳台抽烟
望着远处
怀揣文化的蓝图
有一次
一个肥硕的小姐
就站在我身边
她在白天里的样子
并不好看
当时她正把一件
湿漉漉的乳罩
往阳台的铁丝上搭
真像是甩着自己
奶水涌流的乳房
我心有所动
因为听过她
嘴里的那首韩语歌
《天使很累》

(2001)




有多少产品还未开发


一帮孩子在我眼前晃
我六岁的儿子也在其中
站在最前面
他们每人手里
都拎着一小瓶啤酒
晃晃悠悠在我面前
他们都叫我叔叔
我的儿子也在其中
跟着他们叫我叔叔
他举瓶喝了一口酒
他们全都跟着他举瓶
喝了一口酒
他说叔叔
今朝有酒今朝醉
哪管明天喝凉水
我心里喊着
救救孩子
救救孩子
嘴上却说
谁叫你们
喝酒来着
他们哈哈大笑
叫我叔叔的儿子
笑得尤为放肆
然后异口同声
像做广告似的
说:叔叔
我们喝的不是啤酒
我们喝的是啤乐

(2001)





厄运的压强


对白痴丑儿真心相许一次
留级一次
与摇滚小厮热火朝天一次
堕胎一次
跟玉面小生苟且偷欢一次
得性病一次
被路上民工公然强暴一次
发疯一次
被母亲送进精神病院一次
离家出走一次

厄运的压强如此之大
在六个月里砸向这个女生
去年她还在我面前
大谈人生小谈文化
现在她已缩在世界的一角
盼望全人类
跟着她一块倒霉
先是在网上造谣说
她最亲密的女友死了
后是同舍一位惯偷的突然被捕
让她重拾面对人群的优越感

厄运的压强如此之大
我的善良不堪其重
恶变的速度如此之快
我的悲悯紧追不逮

(2001)




回忆录


1931年8月23日早晨
肖洛霍夫和帕斯捷尔纳克
在莫斯科机场见面
在咖啡厅里共进早餐
然后乘上一架飞往基辅的班机
在那里有一场苏联国家队的比赛
他们是应邀前往观球的
七十年前在苏联
苏维埃作家协会主席和一个灰色诗人
难得一次的共同出行是因为足球
也只能是因为足球
七十年后在中国
就在一周前
我刚刚经历了同样的事

(2001)




怜香惜玉


这是卧室里的景象
像小时候对着阳光
看玻璃糖纸那样
他对着台灯之光
看透明的小袋子里
那薄如蝉翼的保险套
有无毛刺
因为有
他就放弃了
去挑下一个
还回头看看床上
眼神已经迷离的她

(2001)




我的爸爸不是好人但是个男人


爸爸,你就是再重
我也把你抱得动
这就是一个儿子
在关键时刻
所起的作用
从手术室回到病房
是我把你抱上病床
在这个过程中
你是赤裸的
腹部有黄色的
大面积创可贴
粗粗的尿管从萎缩的阴茎
通了进去
病房里除了小护士
再没有其他异性
也就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当我使尽全身的力气
把这个动作完成
剩下的就是用一床
白色的棉被把你盖好
此时此刻你一笑
那是麻醉的作用
尚未丧失前的惬意
对自己已被割除的左肾
你没有哀悼
而是有所抱怨地说
“她们刮光了我的阴毛!”

(2001)




家庭审判


母亲在厨房洗衣服
我内裤上与肥皂无关的滑腻
引起她的注意和警觉
并把这点可疑的迹象
如实汇报给了父亲
于是便出现了如下场景
父亲站在家中的过道上
用那伟岸的身躯
堵住了我房间的门
堵住了时年十三岁的我
“瞧瞧!你的内裤何等肮脏
瞧瞧!你的思想多么淫荡”

(200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