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夏令营》(微型小说)

◎伊沙



夏令营

伊沙

        明丽的夏日风景,当我从中间穿过,从未注意到在通往各个名胜的路口,多了一丛丛头顶白色遮阳帽的孩子们,其中必有一位手中还举着鲜艳的红旗——也许是我的眼睛已经注意到了,但大脑还无法做出反应。所以,当我在某一天的晚上忽然接到一个从某中学生杂志社打来的电话:邀请我以嘉宾的身份出席第二天上午举行的一个文学夏令营的开营式,那些街头孩子的模糊影象这才在我脑海中一下变得明晰起来。
        尽管还带着些许的恍惚和疑惑,但在当晚我没有丝毫的犹豫就答应了,并在第二天的早晨比平时上班还要积极地去了。“文学夏令营”是我少年时代的一个情结,那时夏令营似乎比文学本身离我还要遥远,为此我不是没有做过努力,我参加过两次获奖者可以去异地参加夏令营的征文活动,平时总是能够获奖的我这两次却偏偏没有获奖,也就没有去成,没有参加过一次文学夏令营成了我少年时代的一大缺憾,现在能够以嘉宾的身份出席一下也算是一种迟到的参加吧,一次弥补。而另一个让我感到应该前往的原因是:我以为夏令营有,甚至比从前更多,更为普及,而文学夏令营已经没有了。
        这个开营式是在南郊某大学招待所的会议厅举行的,我到达那里的时候里面已经坐满了几十号阳光灿烂的少男少女,他们年轻的样子、他们脸上的阳光,那种满含神圣的表情,让我在抬腿迈进会议厅大门时有一种后坐的欲望和退却的冲动,在主持人介绍我并请我发言时也感到了一丝意外的紧张。
        我一坐下来就开始构想在这个场合最好的发言方式和内容,思路基本是对的,我从自己作为一名文学少年的年代和经历谈起,但谈到后来言语的表述在愈加自如的同时也就出现了问题,比如我说:“现在,我人到中年,和文学的关系就变得更加暧昧了,成了相互需要相互依存的一种关系,我的身体、我的灵魂都需要文学;我的文学也在召唤着我的身体、我的灵魂。”——我讲得足够真诚,也十分真实,但孩子们如在梦中的表情说明他们听得一头雾水。临座的一位中年评论家是一位大学教授,留一撮鲁迅式的小胡子,大概是平素给大学生们讲课讲惯了,他也和我犯了同样性质的错误,他讲“文学是一种慢,现代生活的节奏太快了。”关于这个“慢”字,在其讲话中反复出现了数次,孩子们也是听得一脸茫然。
        大概就是在这位评论家的发言之后,一位外请的某杂志老板身份的形容潦草的人讲话了,他说作为一个老文学青年,对大家提出三点忠告:“第一,不要选择文学,因为这实在是一个很糟糕的职业,选择文学就意味着选择贫穷;第二,不要选择文学,因为它业内竞争过于激烈,成材率甚低;第三,不要选择文学……”下边孩子们的反应很快就像炸了锅,使他的发言没有进行到底,主持人有点慌乱就马上插话打断了他,宣布进行开营式的下一个程序——授营旗。我想:这是一个失败的文学青年,对文学有着深仇大恨,他试图把今天的场合变成他控诉万恶文学的忆苦思甜报告会,“甜”自然是他弃文从商搞媒体之后尝到的,由于忽遭打断,他还没有来得及讲。有趣之处在于:他作为一个文学行当的失败者却以嘉宾之身出现在文学夏令营的开营式上是因为他“成功人士”的“社会身份”。
        我在以上的这个过程中有过一次小走神,不好意思,是因为盯上了底下的一个小姑娘。她大概有十六岁,在这些女孩中未必是最漂亮的,但却容光焕发神采飞扬:脑后扎着一束马尾辫,闹门上有一抹发亮的白光,眼睛大而有神,目光纯净到里面什么都没有。我在望着她的同时注意到她也在大胆地望着我,目光交汇了大概几秒钟,最终还是我先怯了,将目光移向了别处。总觉着我们应该认识,但却想象不出来我们应该如何认识,在这样的一个场合中,我可以做的事情实在太有限了。我又心有不甘地用眼睛的余光扫了她几下。
        开营式完了之后,我们这几个做嘉宾的被安排到楼下餐厅的一个包间里吃饭,这些小营员就在包间之外的大厅里集体用餐,他们喧闹的声音传入了包间,落座之后,那个被中断了发言的某杂志老板(一起下楼的时候我才搞清楚他办的杂志名叫《商战》)对陪我们吃饭的这家中学生杂志的老板问道:“弄一帮傻孩子来,烦不烦啊?”听口音看做派这个老板是江浙那一带的男人,他回答说:“有什么好烦的?这是生意啊!”然后一五一十地给在坐的算了一笔账,向众人“汇报”他通过举办一次夏令营就可以从中赚到多少钱。还向几位嘉宾致歉说:“这次赚得不够多,我就不给大家意思意思了,等下次吧。”
        因为眼前的这番景象,我大概有理由在离开的时候将夏令营送给我的遮阳帽和T恤衫忘在会场上,可是包间的门开了,探头进来的竟是那个扎马尾辫的小姑娘,她用目光找到了我,她果然是在找我的事实令我在一瞬间竟以为这是我臆想中的一个庸俗故事的开始,不想她一开口我就凉透:“老师,我们送你的礼物,你忘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