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布考斯基诗选》之六(与老G合译)

◎伊沙



杜阿内街2347号


这个蓝色婴儿,她正在吸吮一只
从顶棚上长出的绿藤下的
蓝色乳房
更远的前方
有个淡褐色少女
在黑暗的褐色背景下
她正斜逸出椅子
沉思,我推想
我的烟灭了
而四周没有火柴
我起床进了厨房
在一个用了 80 年的火炉上点燃它
安全地点燃
此刻在我身后的一张粉红的椅子上
是一把大的旧式剪刀
这是午夜过去15分钟的时候
挂钩在门上
在床的高螺旋灯之上
是一顶被当作灯罩使用的松软的红帽子
外面一只小狗冲着冰冷的高空狂吠
地板上有两个底垫
我睡在其中的一个上面
许多夜晚
他们说他们将用推土机推平这个
被一个日本摔跤手称为富士的地方
我不明白它怎么能与一个更好的东西替换

她修理浴缸龙头并洗涤槽龙头
就在今晚。她甚至卷不起一根香烟除非她削减
抽水马桶的开支
我们吃了一些用凉拌卷心菜和马铃薯泥做的哥伦比亚檀香鸡
肉汁和面包
现在是午夜过去23分钟的时候
他们要用推土机毁了这地方
我不是指明天,我是指很快
小狗再一次冲着天空狂吠
我的烟又灭了
情人在门边的那个床垫上
性交、争论、做梦和
交谈
那辆推土机正在靠近那里
即使它撞倒了树和厕所
在泥泞的车道中挖洞
也不能将它全部拿下
当我在6个月内开车看见
住满50个收入稳定的人的多层楼房的时候
我仍然记得那个吸吮蓝色乳房的蓝色婴儿
爬过屋顶的绿藤,褐色少女
易漏的龙头,蜘蛛和白蚁
灰色和黄色油漆,窗前的桌巾
和靠近门边的那个床垫






1磅59分



我喜欢在平常的地方转悠
隔着一段距离
欣赏人
我不想靠他们太近
因为那是摩擦的
开始
但是在自选市场
在洗衣店
在咖啡馆
街上的行人
公共汽车站
吃饭的地方
药店
我能看到他们的身体
他们的脸
和他们的衣服——
观察他们走路或站立
的样子
或是他们正在做什么.
我像一台X光机
我喜欢他们那样:
在视野里
我想象最好的事物
有关他们的
我想象他们的勇敢和疯狂
我想象他们是美丽的

我喜欢在平常的地方转悠
我为我们所有人感到自怜又为我们所有人感到
高兴
把活人都赶到一起
用那种笨拙的方式

没有什么东西比
我们的笑话
我们的严肃
和我们的迟钝更好的了
买长筒袜、胡萝卜、口香糖
和杂志
买节育
糖果
喷发剂
和卫生纸.

我们应该点燃一堆很棒的篝火
我们应该用我们的忍耐
祝贺我们自己

我们站成一长排
我们到处走路
我们等候.

我喜欢在平常的地方转悠
人们对我表达他们自己
我也对他们表达我

一个女人在下午3点35分
正在用天平称紫葡萄
十分认真地看着
天平
她穿着一件简单的有白花图案
的绿色洋装
她把葡萄
小心地放入一个
白纸袋里

太幸运了

将军和医生可能会杀死我们
但我们
还是嬴了







拥抱黑暗



骚动是上帝
疯狂是上帝

永久存在的和平是
永久存在的死亡

巨大的痛苦能够夺去生命
或者说
巨大的痛苦能够维持生命
但是和平总是令人恐慌
和平是最糟糕的事
散步
说话
微笑
不过尔尔

不要忘记人行道
妓女
背叛
苹果里的虫子
酒吧、监牢
爱人的自杀

在美国
我们已经暗杀了一位总统和他的兄弟
另一位总统已经辞了

信仰政治的人
像相信上帝的人
他们甚至榨取吹过麦杆的一丝


没有上帝
没有政治
没有和平
没有爱
没有控制
没有计划

从上帝那儿走开
保持不安的

骚动







哭泣



在厨房里汗流夹背
试图在这里碰上一个
56岁的人
恐怖地弹起双臂
太长的脚趾甲
在腿边生长

跟在工厂不同的是
我们全都感觉到
辛苦

几天前的晚上我去看那个
很棒的女高音
她依然美丽
依然性感
依然沉浸在个人的悲伤中
但是她失去了高音
因为喝酒
她戕害了艺术

在厨房里汗流夹背
我不想戕害艺术

我应该去看医生,把那些东西
从我的腿上割掉
但我是一个怯懦的人
我怕我会尖叫而吓坏一个待在候诊室里的
孩子

我想和这个很棒的女高音做爱
我想把自己埋在她的头发里哭泣

在沿路往下走的那家洛卡店
吃沾满粉末的西班牙豆

很棒的女高音从来不读我的诗
但我们俩都知道怎样戕害艺术
喝酒并且悲伤

在厨房里汗流夹背
没有客套话
我曾经知道的最好的诗人死了
其他人写信给我说的

我告诉他们
和这个很棒的女高音做爱的事
但是他们回信谈了
别的事
没用的事
无趣的事
愚蠢的事

我看见一只苍蝇落在我的收音机上

他知道它是什么
但是他不和我说话

这个女高音死了






散步



每天晚上
是的,几乎每天晚上
在傍晚的早些时候
我都看见这个老头
和他黑白相间的小狗.
天在街道上黑下来
不管怎样他看到我
总是一副
受惊吓的神情
但还算大胆——
大胆是因为他脆弱的小狗
跟着他
他穿件旧衣服
一顶打皱的帽子
棉手套
大方头鞋子.
我们从不打招呼
他和我年龄相仿但是我显得更为年轻
我既不喜欢也不讨厌这个男人和他的

我从未看到过他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单独呆着
要说明的是我知道他们
必须那样
他和他的狗给我一种
和平的感觉
他们属于那种人
像街道告示牌
草地
黄颜色的窗户
人行道
汽笛和电话
电线
车道
停泊的汽车
有月亮时候的
月亮





树叶的悲剧



我意识到干燥,蕨类植物死了
盆中的植物黄得仿佛玉米
我的女人已经离去
空空的瓶子像流血的尸体
用弃置无用包围着我
但是,太阳依旧美丽
我的女房东每每话里藏讥
充满廉价的猜忌;什么是现在所需
是一个好的喜剧演员,上古风格的,一个用荒谬的痛苦惹人发笑
的小丑吗,痛苦是可笑的
因为它存在,但并不多见
我小心翼翼地用一把旧剃刀刮脸
这个曾经年轻的男人
据说很有天赋;但是
那是树叶的悲剧
那些枯干的蕨类植物,那些死去的植物的悲剧
我走进黑暗的走廊
女房东站在那里
诅咒着,最后
要把我送入地狱
她晃动着肥胖的汗津津的双臂
尖声大叫
为租金而歇斯底里
因为这个世界已把我们两个全都
打败了







相似的遭遇



我们去不去看电影?
他问她

好的,她说,去吧
我不穿内裤
这样就能刺激你在黑暗中和我
做爱,她说

我们拿奶油爆米花吗?
他问

当然,她说

穿上你的内裤
他说

什麽?她问

我只想看电影
他回答

瞧着吧,她说,我到外面
街上去,那儿有一百个男人
巴不得拥有


好吧,他说,你去吧
我在家读
《国民调查人》

婊子养的,她说,我是
想和你营造一种浪漫的
情调

你就不能用榔头营造这种情调吗?
他说
我们去看电影吗?
她问

好的,他说,我们
走……

在西街和富兰克林街的拐角
他打开转向灯
准备向左转弯
迎面的小巷里一个男人
急速开来
像是在抄近道

急刹车,避免了
碰撞但是几乎挤在了一起

他咒骂另一辆车中的
男人,男人朝后咒骂着。那个
男人的车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和他在一起,是他的妻子

他们也是去
看电影







给拿走我诗的妓女


一些人说我们应该保持来自诗歌的悲悯之心
保持抽象,有些道理
但现实是
十二首诗丢了,我没有复写,而且你还有我的
画像,我最好的一些,这叫人郁闷:
你也试图像他们一样搞垮我吗?
你为什么不拿走我的钱?他们常这样做
从角落那酒醉后酣睡得令人恶心的裤子里
下次拿走我的左臂或五十块钱
但不要拿走我的诗:
我不是莎士比亚
只是有些时间是
不会很长,抽象或其它
总是有金钱、妓女和酒鬼
直到最后一个炸弹袭来
但也可以像上帝说的
跨过他的腿
我看见我已经造就了许多诗人
但是并没有那么多的







给尊敬的玛丽琳



漂亮地滑进灿烂的灰烬
这是香草泪滴的目的
你真实的身体为男人点亮腊烛
在黑暗的夜晚
现在你的夜晚比腊烛所及
更黑
我们会稍稍忘记你
这不亲切
但比真实的身体更亲近
就像虫子渴望你的骨头
我这么愿意告诉你这些
碰巧发生在熊、大象
暴君、英雄、蚂蚁
和青蛙身上的故事
还有,你带给我们一些东西
以一些小胜利的形式
为此我说:好的
让我们不再悲伤
像一朵因干燥而遭弃的花
我们忘记,我们记得
我们等待。孩子,孩子 ,孩子
我举起酒杯整整一分钟
并且微笑






免费



正面看台上的这个傻妞
一头染过的红发
她的胸一直斜靠着我
聊着加登那
扑克游戏厅
可我把烟吹到
她的脸上
告诉她在熟悉的国会山庄
我将看到一个梵高的
展览
那个夜晚
当我带她回家时
她说
“大红”是她见过的
最好的马——
直到我脱下衣服。可是我
还在想着梵高展览的事
他们要价
50美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