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布考斯基诗选》之八(与老G合译)

◎伊沙




障碍物联想



我穿过房间
到达最后的墙壁
最后的窗棂
最后的粉红的太阳
用它的双臂环抱着世界
用它的双臂环抱着我
我听到苍鹭死亡的密语
海洋鸟禽骨质的想法
那几乎都是岩石
这个障碍物像灵魂一样深陷
用苍蝇潦草地书写
我的不安和诅咒
是那些蠢猪的一只
粉红的太阳粉红的太阳
我恨你蠕动于
镀金的生活十字架上的神圣
像我的手指、脚和脸
最后归为
和你想象成妻子的妓女睡觉
来日你定会白白死去
在我
活下来时





我摇摆不定



我左右摇摆,万物悲哀——
疯子在没有门
的石屋里
麻疯病人倾吐着爱和歌
青蛙试图描绘
天空
我左右摇摆,悲哀的事物——
手指劈开熔炉
晚年像早餐的贝壳
习惯了的书,习惯了的人
习惯了的花,习惯了的爱
我要你
我要你
我要你
“它”已离去
像匹马或只狗
死了的或丢了的
或是不可宽恕的







受惊于生活而飞速跳起



沉浸在痛苦神性中的我的猫
在附近散步
他转了一圈又一圈
带着
神经质的尾巴和
双眼


活泼
毛绒绒的
总之像一棵李子树

我们都不理解
大教堂或是
在外面
浇草坪的
男人

如果我是所有的男人
那么他就是
猫——
如果有这样的
男人
这个世界才能够
开始
他在长椅上跳跃
并且穿过
我赞美的
柱廊


仿佛雪中的紫罗兰



在尽可能最早的日子
在印有蓝色抬头的正午
我会发电报给你
一只
瘦骨嶙峋的手
用鲨鱼皮
作装饰
一个长着黄牙的
大男孩和他患癫痫病的
爸爸
将带着它
来到你的
门前

微笑
并且
接受

它比另一个可供选择
的办法
更好







太阳下的男人



她给来自纽约的我读一本书
我没买的一本,也不知道
他们是如何在这里搞到的,那是一本
有关黑手党的读物
黑手党的一个头儿
吃得太多,过得太好
太多的尤物爱抚他的
胡桃,抽着上等雪茄他日渐
发福,年轻的胸部
患有心脏病——于是
当一天有人为他开车时
在这辆沿途行进的大汽车里
他要求这男孩停车让
他出去,男孩照办
沿着道路,在晴朗的阳光下
我不知道这件事是在克里特岛还是在
西西里,或是在最合适的意大利
他躺在阳光下
在临死之前他说:
人生多么美丽
然后他就去了

有时你已经杀死了4千或是5千个
男人,之前你并不知道如何
相信麻雀
是不朽的,金钱如尿
是你已经浪费的
你的时间






我死了但我知道死并非如此



死去的人还能睡觉
他们不必起床和发火
他们没有老婆

她白色的脸
仿佛花朵在一扇关闭的
窗中抬起
凝望着我

死亡吸着一根香烟
一只飞蛾在高速公路上
被撞死
在我玩味我手部
阴影的时候

一只猫头鹰状的婴儿闹钟
吵醒我,快点儿快点儿
据说是在耶路撒冷被挤至
岔路口——被玷污的门厅的时候

上午5点钟的草现在带着鼻音
在战舰和山谷的嗡嗡声中
在被劫掠的光中
法西斯出现

我关灯上床
在她旁边,她认为我在那里
咕哝着蔷薇色的感恩心情
当我伸展我的腿
至棺材的长度
进入并且游开
自青蛙和好运那里






女人



这头颅像被一切事物装饰过的
茶碟
正如我们撅起的嘴唇和嘴唇
在无聊的欢乐中
我的手燃烧着愤怒的旋律
可是我想起了关于人体
的书籍
我因你而倒下
当国家怒火中烧……

从最令人同情的过失中复苏
并且重建,这是它在
承受损失并得到修整
直到他们接纳了我们

这星期六下午的光荣
像咬着一个烂桃子
你走过房间
百无聊赖
除了我的爱







啤酒瓶



一个奇迹般的事情正好发生:
我的啤酒瓶向后倒去
瓶底却站在了地板上
大伙都知道我是把它放在泡沫塑料下面的
但是今天拍照可不那么走运
我左边鞋子的皮革上
有一个小裂缝,但所有的事就这么简单:
我们没有学到太多的知识, 我们对法律
所知甚少,没有引人注目的习惯
使我们燃烧或冻结;不是让我们假定
是什么把黑鸟放在了猫的口中
或者为什么一些男人
像宠物身份的松鼠一样被监禁
当其他人沉浸在恶劣的心情中
捱过漫漫长夜——这是
苦差事和令人讨厌的行为,而且我们没有被教会
问为什么。尽管如此,它还是个幸运的瓶子
笔直地站在地上,虽然
我有一瓶葡萄酒和一瓶威士忌
无论怎样,这都预示着一个美好的夜晚
也许明天我的鼻子会变长
新的鞋子,较少的雨,更多的诗






击倒对手



他安逸舒服,肥得像一只蜂鸟
我逗他发怒
用拳猛击,划着十字,从容不迫:
每个人都在期待着这场拳击压轴戏
喝着啤酒,我在想
我们将如何装饰房子
我需要一个工作台和一些工具
后来他用右拳结束比赛——
其实我已经看到那只右拳
下面的事:我知道每个人都在
鼓噪,我跪下来
祈祷,当我站起来
他强壮,我弱小
那么好吧,我将穿过这里,回农场去
我总是一个贫穷的赢家






姑娘



我注视着
同一个
灯罩

5年时间了
它已经布满了
单身汉的灰
而且
走进这里的姑娘
也都太

顾不上将它打扫

但我并不介意
我也太

顾不过来
直到现在

那灯的
光芒
条件恶劣地
照彻了
5年的
价值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