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伊沙诗选(2001中)

◎伊沙



《春天,大概是九二年》



那时我的窗下
是四月疯长的青草
那天我的眼前
是大学的操场
春季运动会
而我在写诗
呆坐桌边
没有灵感
现想
硬写
我暗自决定
这一天
就这么过
默默抵抗着
一件好事的诱惑
小明约了俩女工
准备叫上我
四人一起进山春游
目的是性交
美妙的安排
我竟然拒绝
嘴硬
下边也硬
写诗
使一切变软
青春年少时
我不曾放纵自己
那时的我
是这么想啊
我扛住了这件事
以后
就没什么扛不了的


(2001)





《老板的训词》


“我给新来的同志提个问题
谁能告诉我
人身上哪个部位最软
哪个最硬?”

“怎么?没人答得出来
这确实是一个
比较深奥的哲学问题
是老子当年提给孔子的问题”

“好!确实没人知道的话
我来告诉大家
舌头最软
牙齿最硬”

“有一个什么意思在里面呢?
牙齿硬而短暂
舌头软而长久
牙齿没了而舌头还在”

“老子当年对孔子
就是这么说的
我理解牙齿就像是男人
舌头就好像女人”

以上所述是我的老板
在有新的员工——
尤其是新的女员工进来时
必讲的一段话

但这一次
他却无法阻止
一个风韵犹存的老女人
坐在墙角的嘀嘀咕咕

“又在开导小姑娘了不是?
讲什么讲啊
不就是牙是假牙
舌头又长在裤裆里了嘛”


(2001)




《江湖行》



当庙堂的檐角
在我眼前浮现
我说我独爱这一个江湖

这一个江湖
是哪一个江湖
海市蜃楼的江湖吗

我从中出没
是一个剑客吗
不!我不是一个剑客

江湖义气全无
缚鸡之力全无
儿女情长全无

将自己放逐江湖的我
走过的江湖之上
除了庙堂还是庙堂

我说我独爱这一个江湖
现在我可以说了
其实我不爱


(2001)





《反正是飞了》



这一刻的沉重与晦暗已到如此地步
连羽·泉演唱的《我是一只小小鸟》
都能让我飞起来
我走上阳台
然后就不见了
我飞了
在北门的城楼上
转了几圈之后
我就朝着自己的方向去了
我飞了
你们再也找不到我了
想气我的也气不着了
想留我的也留不住了
想杀我的
你们就翻弄大气
在空中找吧
我飞了
不论我飞得高还是不高
不论我强大还是弱小
反正是飞了
不回来了
再也不回来了
再也不回
你们纷乱的尘世
……
在我最终停落的山岗
远处有苍茫云海近处
浮现出一片静极的寺院


(2001)






《李白的孤独》



李白
在长安的孤独
是一摞码起来的空碗
似佛塔孤立
没有人会等到他酒醒之时
他们早已取走了他的诗
现在他要
独自穿越全城
回到他的家
在长安
李白的孤独
是最终见到两个傻儿子的孤独


(2001)







《七十年代》



从电锯声刺耳的
木材加工厂
出来的时候
天空飘起了雪花
我帮父亲
把加工好的木料
用架子车
拉回了家
后来那些木料
被一个
江苏来的小木匠
打制成捷克式家具
长久摆放在我的家里
而我在那天得到的
奖赏是一张电影票
电影快要开演了
没什么比这更加紧急
我在漫天的雪花中
从家朝电影院跑去
灰蒙蒙的天底下
一个孩子跑着
那年头没有比这
更平常的事了
他呼出的热气
使雪花
在空中融化
那一天
那个下午
他气喘吁吁
跑向的幸福
仅仅是一部朝鲜电影
《金姬和银姬的命运》


(2001)




《今后我就有经验了》



初次见面
如果是我
主动要请
对方吃饭
这个人
必在日后
成为小人
如果对方主动
则会成为朋友
难道说
我的饭
专养小人吗
也许吧
点菜时
我爱点肉


(2001)






《 9.11心理报告》



第1秒钟目瞪口呆
第2秒钟呆若木鸡
第3秒钟将信将疑
第4秒钟确信无疑
第5秒钟隔岸观火
第6秒钟幸灾乐祸
第7秒钟口称复仇
第8秒钟崇拜歹徒
第9秒钟感叹信仰
第10秒钟猛然记起
我的胞妹
就住在纽约
急拨电话
要国际长途
未通
扑向电脑
上网
发伊妹儿
敲字
手指发抖
“妹子,妹子
你还活着吗?
老哥快要急死了!”


(2001)


  


《崔健的乐队没有名字》



摇滚乐队
如雨后春笋般
冒出来的年代
空中飘着许多
古怪的名字
我喜欢的有
唐朝和超载
不喜欢的有
黑豹和1989
而崔健
就是崔健
他的乐队
很早以前
也有一个
叫ADO的名字
在大家都有
名字的时候
反而不用了
那个一去
不返的年代
发生过许多
让我心跳的事
对我而言
重要的事
这只是其中
很小的一件
云集了当时
本土最好乐手的
崔健的乐队
没有自己的名字


(2001)





《报载人艺演〈茶馆〉》



“北京的农民来了!”


(2001)




〈上个周末我在北京〉



来来往往
我却是第一次来到
三里屯的酒吧一条街
是的  像一个农民
但问题是这里
更像是个农贸市场
当一帮人
在一条长桌两侧
安坐下来
每个人的面前
都有烛火跳荡
像是停电
像是空袭发生之前
塔利班在开会


(2001)






〈最懂我诗的女人〉



最懂我诗的女人
比所有男人
更懂我诗的
那个女人
并没有爱上我
从头至尾
始终没有
今天想来
这无论如何
该算是一件完美的事
她把一切
都拎得那么清楚
诗是诗
人是人
她只认为
诗与我的大头有关
而对头部以下的身体
她满足于无知
若干年前
她对我说
“你的诗比你
这人精彩得多”
并把这种说法
告诉更多的人时
我在心里说
“女士,你错了
但我十分满足”

最懂我诗的女人
已经离开了我的城市
两年了我第一次
意识到这个事实
那是因为
在刚刚逝去的
某个瞬间
我忽然感到有点无助
心里的空
想极了她的懂


(2001)





〈冷暖自知〉



季节带来的冷
感冒带来的冷
奔波带来的冷
心情带来的冷
此刻我回到家中
坐在电脑面前
裹在一件肥大的
羽绒服里面
点烟取暖
开始写作
这是我原在的位置
也是我返回的位置
如果还是感到冷
我就怀抱电脑睡觉


(2001)






《勇敢的心》



好电影
看完了也还睡不着
当苏格兰义军领袖华莱士
最终被英王
开膛破肚
凌迟处死
我的灵魂被震撼了
也可能只是我
体内的脏器
被吓得乱颤
久久睡不着觉
像在发烧
总是听见他在叫
free!free!free!
斧子自空中
劈下来的一瞬间
我决定了对这个词的
放弃


(2001)





〈非关红颜也无关知己〉



亲爱的
亲爱的
亲爱的
为什么
别人只见我
体内的娼馆
而你总能发现
我灵魂的寺院
并且
听到钟声


(2001)






〈阿兰·德隆的下巴〉



在我面前
她多次用爱的语气
提及阿兰·德隆的下巴
每一次
都让我万分自卑
自己撒泡尿
照照自己时
达到了极点
我的下巴那么短
和那一个差距明显
还有我的鼻子我的脸
如果那是一张驴脸
我就是一张猪脸啊
那是没法比较的
两种东西呀
后来终有一天
当我得知那个法国老帅哥
是个同性恋
我兴致勃勃地想把
这个消息告诉她时
她已不在我的身边
还远走天涯——
对,我说的仍是雷
是笼罩在阿兰·德隆
下巴之下那一小片阴影中的
我的初恋


(2001)





〈行色匆匆〉



烤红薯的大铁炉
立在十字街口的拐角处
浓郁的甜香
在空中弥漫
上班的途中
我常会买一只来吃
很久以来
这种快乐
已经远离我的生活
它是在哪一天溜走的
我已记不得了
现在的我
只剩下匆匆地往前赶
没命地往前赶
前方只是我
上的那个班


(2001)





〈歌星的消息〉



他在南郊的一所大学
租了一间房子
离我并不算远

当灵感枯竭
灵光不再时
就重返长安
那是在亲密无间的早年
我给过他的一句留言
丫在北京撑不住了
现在终于照办

回到长安
却无法回到
从前的生活中间
他是在请众人猜测
他的灵魂是居于他的
左心室还是右心房时
当年的伙伴一轰而散

就让他一个人玩吧
我绝无幸灾乐祸的感觉
只是想:这家伙
手里玩着个狗日的艺术
却整日寻思着不像人那样活
与自己的过去一刀两断
为背叛而背叛

他竟敢
在此一点上
丫确实比我大胆


(2001)




〈伊豆重生〉



伊豆
从未降生的女儿
我的没有的女儿
我至今仍没有
创造出你
我只能为你创造出
一帮弟弟

我知道
我是不灵的
能够为世界
创造美人的父亲
性情应该温柔
面孔应该清秀
说话应该娘娘腔
生就一副女人形

你的爸爸
从来不是
他必须等到宣战
才可以作战
他必须等到爱情
才可以做爱
他必须等到欲望
才可以生殖
他活得这么简单
却又这么刻板

可是
你不是我生出来的
而只是我写出来的
十三年前的夏天
我就写出了你——

“你一岁的黄毛
你五岁的小辨儿
你十岁的马尾巴
你二十岁的长发
都在照耀我
如天国的光辉”

所以
十三年后的今天
当你作为一个人物
在一部小说里
在别人的笔端出现
我是多么惊讶
又是多么不安

“我是我自个儿的爹”
这只能是你父亲的诗句
而无法成为你的台词
你的出场
无需台词

你不是混乐队的女孩
不是把摇头丸当糖吃
来向世界撒娇的女孩
不是光着屁股
并以此为旗的女孩
啊!我想过
不止一次地反复想过
这个问题——

天下任何一个母亲生你
都会把你生成淑女

“我是先有你
才有你母亲的”
十三年前我如此写道
十三年来我因为做诗
而在灵魂深处
步入僧侣的队伍
却无法省略
一个男人在肉体上
所需的一切

伊豆
当爱欲横流
慌不择路时
你是我
大致不错的方向


(2001)




〈长安的秘密〉



目的是为买一种药
我走完了这座城市
最繁华的一条街
霓虹闪烁
明明灭灭
我最终没有买到那种药
却走着走着
走出了一份好感觉
属于这座城市的光荣
已经所剩无几
我是它浑然不觉
深藏不露的秘密


(2001)






〈握手言欢〉



握手言欢的事
是突然发生的
他来到我身边
叫着我原来的名字
和我握手
彼此寒暄
继而相对无言
一些话已经
想不起来说了
另一些话想了起来
但发觉已没有
说的必要了
很久以来
我们缺少对方的生活
毫无异样
十分正常
现在他招呼侍者上酒
不过是想加重
这突然见面的仪式感
金巴黎歌剧院
不过是个虚拟的现场
我感觉我们更像是
在某个公共澡堂
突然相见
解开毛巾
让彼此的私处
突然相见
两个男人
反目多年
握手言欢
就是这份质感
这实在是一件
尴尬无趣的事啊
再度握手
无欢可言


(2001)






〈摇滚小子〉



我说灵魂
你们掩嘴一笑说小资
我说精神
你们奶牙一龇说小知
拉把椅子换个姿势
老夫我就说魂儿吧
你们缺的就是这玩意
所以无论你们怎样
把这乐器砸得
叮咣山响
也都没什么大用
你们的音乐
缺乏人声
小子们
请随我作深呼吸
然后哈气
看看谁的气息里
有着炸药的味道
警车声声
从四面传来
你们泰然自若
玩你们的乐器
如玩小时候的尿泥
无人感觉
这和自己有何关系
反倒是我这个
戴圆眼镜身体发福的
知识分子
近乎本能的
从座位上跳起
经厕所旁边的安全门
仓皇逃去


(200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