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邪 ⊙ 生活日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03/06小辑

◎康邪



《站在高高的山尖上》

他站在高高的山尖上
仰起脖子,目光极力向上
更高的地方
白云飘飘
草消逝了
水消逝了
建筑消逝了
只有一只鹰如颗黑豆
在无边的白里
来回转圈
他久久地盯着那只鹰
倒退着下山
一脚落空
山谷里发出瞬间的尖啸
如夭折的闪电
突然中断
低处的草、水与建筑
再现
组合成春天的形式

03/06/27

《子夜》

风在空旷中游离
枕着黑暗不停动荡的
是谁的手臂
城市高处的脚印上
落满了寒露
一个瞎子以杖笃地
满大街地寻找
庄稼地
几只狗
在深巷的尽头
矫情地
狂吠着衰竭
月亮与星星
继续在屋顶之上
按顺序排列成
单身贵族的模样
低呤浅唱

03/06/22

《停在梧桐树上的乌鸦》

停在梧桐树上的乌鸦
直勾勾地俯视
树下吴屠夫的肉案
吴屠夫抡起屠斧
喀嚓  喀嚓地剁肉
肉屑满地

这是夏日的午后
太阳旋转着向西
饥肠辘辘的乌鸦
闭上眼
想像一块肉的形状
它越来越像一个瞎子
挥霍富足的
想像力

太阳旋转着向西
经过一棵树和一只乌鸦

03/06/25

《秘密》

我打最远的地方而来
带来一条鱼,一张网
我把鱼放进了大海
把网卖给了渔夫

03/06/17

《一棵树》

一棵树
在荫凉的山沟里
扭曲着枝条
向上
寻找双倍的阳光

这是一棵几千年的古树
我无法准确说出它的年龄

这棵很少被阳光
照耀的树
祖籍天堂

03/06/16

《躲藏》

我想把整个夜晚
整个六月
整个夏天
卷起来
插入上衣口袋
吹着响亮的口哨
穿过车流湍急的十字路口
我要让车轮
失去目标

时间之外
陌生人
拽着我
步入废墟

03/06/17

《野孩子》

我想在野外找到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给他大馍,给他苹果,给他光
野孩子,告诉我
如何才能平安地在夜间黑暗的时针上颠簸
野孩子,面对丛生的杂草和整夜的寒露
你虚构的故乡中
连忧伤也在奶奶的怀中慢慢弯曲
失明的小情人朝东寻去,而你
日夜向西,和无数的野地一同飘浮
我继续摸黑前移,就快
够着你冰冷的手了,我倾注一生的相怜
野孩子,你的脊背像空无一字的石碑
泛着草汁的光

03/06/15

《子弹》

他把一颗子弹装上枪膛,对准
自己的太阳穴,然后凝固,像座雕像
一年之后,他才缓缓地放下握枪的右手
退出子弹并剥去子弹的外壳
那动作麻利得像是剥根香蕉
月光照进窗子的瞬间,我看见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铁光
锃亮,硬梆梆

03/06/09

《歌词》

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一个人的夜晚
一只眼睛,一只手,一只耳朵
一片叶子的树
穿过无数座空城,面对
遍地鲜红欲滴的蛇莓
好多话哽在喉间吐不出口
一列火车日夜向西轰鸣着
故作忙碌

03/06/10

《风吹过下午》

风吹过电视塔尖
吹过钟楼
吹过一些枇杷树的叶子
才吹进我的书房

风还会继续往下吹
吹到我无从得知的地方

风是可以返回的
通常在最寂的寒冷的深夜

03/06/08

《我们》

就那么清脆的一声,利器击中了城市
整个下午,救护车呼啸之音挤满了耳鼓
十二具探出窗口的脑袋在盲目地搜寻
看不出他们脸上的表情,惶恐或平静。
他们沉默头目,或许
已无须他们开口说出什么抑或大叫一声
灸热的街面上仍匆匆行走着众人
杂踏着城市的心脏
更多诗意的罂栗花,全是那么短命
又易繁衍

03/06/08

《山影》
山坳里走出一个影子,颤微微
走走停停,依着山影或远或近
我努力地睁大眼睛渴望看清他的脸庞
太阳在西沉缓慢得有些吃重
又似要向群山的丛绿交待什么
最终,通向山坳的那条小路,在暮霭下
蜿蜒消失。在这个回忆的瞬间
我被失落轻蛰卫下,一眨眼
村庄一片沉寂……
一些模糊的东西悄然走在某条路上
磕磕碰碰,像极了去年的风
在山影下赤裸着嬉耍
03/06/07

《空荡荡的无聊之夜》

一个个裹着厚厚棉衣的夜晚,却无力阻挡
悬空的灯将每寸肌肤暴露得苍白如雪
一个人,动荡了一下,仿佛找到了悲哀的根源
他玩弄着火机手枪,听钟声挤过黑暗
他的卧室有四堵墙,四面镜子
映射出四层灰暗
我固执地将台灯调得暧昧
模糊自己,仿佛要与一些无声的幻影
隔离开来,然后伺机逃之夭夭

03/06/05

《夜抹黑了夜》

夜抹黑了夜。
一个男人提着啤酒瓶踉跄前行
黑,太黑。
他砸碎了酒瓶
刺瞎了自己的双眼
血,轻轻流出来落在青石板上
他分明看见
那红色的液体,依旧
如火焰色

03/06/02

《是这样》

我倒下
像棵大树
再次站起
像棵树苗
上帝是只可恶的猴子
每次都瞧准我
刚长成一种高度时
爬上去
嬉戏

03/06/22

《敌人》

在山的那边
或自另一座城市,另一道光
的背后
敌人
一路逼过来

但是夜
但是孤独
但是火枪
都太锈了

我呆坐着
听月亮用假声歌唱

03/06/23

《萨克斯:回家〉

高一声,低一声
深一脚
浅一脚
好多杂乱声
缓缓地
向一处汇集

大火中的宿命
一言难尽的灰烬
一个影子乐手
心情
患上了癌症
在天黑之前
给他一匹快马
折腾

03/06/24

byz3340@sina.com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